注册

那年花开月正圆——叶锦添与他的“新东方主义”美学


来源:凤凰读书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

叶锦添,游走于当代艺术创作、电影美术、服装设计等多个领域的著名艺术家。他曾凭借电影《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和英国电影学院“最佳服装设计”,是唯一获此殊荣的华人艺术家。他所提出并践行的“新东方主义”美学,更影响着全球对东方艺术之美的理解。

8月30日,由华视娱乐出品,孙俪、陈晓、何润东、任重、俞灏明、胡杏儿、曾淇等主演的近代传奇女性大作《那年花开月正圆》开播,剧中角色的服饰由新东方美学大师叶锦添亲自操刀,服装的色彩、纹饰、材质都与角色身份相对应,且所有服饰都是由手工缝制而成,精制细腻。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 : 流形》 叶锦添著/ 新经典文化/  2016年11月版《叶锦添的创意美学 : 流形》 叶锦添著/ 新经典文化/ 2016年11月版

美学大师叶锦添三十余年美学实践和美学思考的整体呈现,他以感性和思辨的笔触,写到了滋养他丰沛艺术创作的哲学、美学、地理、历史文化之源,并以丰富而具体的艺术创作案例,来阐释他的美学实践和理念。其对美的表达和呈现,令人低回不已。书中以过去、现在、未来为框架处理历史与现实的幻觉,在迷乱的现代性中呈现一场融汇历史与当下、在场与环境的图景。

 

东方是一个广泛有别于西方视觉的世界,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母体、根源,是超越国界的共同体,因此东方美学精神更重要的在于无形的表现

新东方主义尝试看到人存在以外的世界,却仍处于同一个世界中。人是在时空中被确认其身体的实在,但人所存有的灵性却是超越时空的,当人困惑在实存空间时,正是聚焦在作为人的事实上,究竟人回忆的层次能走到多深多远?它的尽头是否正是陌路的边缘?

时间像一个层层叠叠的漩涡,不同界面的时间会堆叠在空间的范围。让视野模糊、时空错乱。可以感觉现在初生之人已活在复杂之中,因为伴随着人的存在这早已经发生的事实,它带着复杂的曾经。可能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总是带着不同的记忆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中。如果这个叫自然界,那这个自然界不代表永恒也不代表其他空间的模型。它也是在虚空密集交错留下的原动力所促成。如果自然跟人是两个不同的源流,它们就会找寻各自的路向。复杂的网络蕴含着不同的曾经,交合就是它们的戏剧。这个神秘的界面,经常会在举目所见的场景中发现其痕迹。这种分别好像构成了人类的烦恼,活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如果相对于自然来讲,人比较靠近电脑,他们的思维是计算所得,他们的情绪是记忆的反射,储存了多少记忆,就会形成人性格的特征。他们所无法洗掉的,就是占满了脑海内的各种回忆。这些记忆让他们孤立在环境以外的封存经验中,只有个体能全面感受。看着自然界其他动物群体的效应,个人总显得多愁善感。他们总是背负着一个难以填饱的空虚与不协调。人的内在归属在哪儿,真的是数字所推算出来的王国?

在我的创作世界里面早已包含了无界限的文化领域,牵扯到每一分每一秒在全世界发生的所有,都可以归纳在一个整体的流动里,不管你在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开始观察到全世界所发生的事情,都可以使用到全世界文化的含量。在这个地球上我们将会发现到不同事情的经脉,里面的来源与它的去处,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更具体的结果,就是全世界的关系网路。不只是学术上,更深层一点的是关于所有事情的回忆。因为在 21 世纪里面,所有回忆都会重新组合。我们用新的方法去记忆从前,一切以前累积下来的东西都会遭到推翻与重整。
新东方主义是把以前的系统到未来的系统做了一个可能性的衔接。当代艺术给了我一个启示、一个方法、一个平台,把这些心里面的问题可以透过具体的艺术体现,产生一个对应,一个了解的过程,产生一种重新去组织它的可能。现在这种想法已经推行到实际的行动中,一直在融合世界各地的文化,透过各种艺术手段,各种不同艺术家的合作,产生了不同文化的空间。我会把它一直延伸,不断地缓冲,产生不同的冲击。在这个冲击底下我发现它的范围之广,所牵扯到的内容与回忆的层次,形成各种未来的可能,在整个发展的过程里面,会慢慢建出一套未来重新处理资料的方法与创造的无限潜能。

接下来我将会全面地解决对未来的题材,去发展出一套属于未来的语言,触发出非常多未来的想象。

东方色彩大家叶锦添的艺术作品回顾

1993年,《楼兰女》。创作《楼兰女》的时候,我想将整个中国文化打成碎片。——叶锦添

 

1993年,《霸王别姬》。“我的电影与创作,每一次都寻一个不一样的角度,使自己从更多方向去理解东方美学与精神的真实性,并努力诠释这种历史再现的可能。”——《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1999年, 《大明宫词》 “在创作的领域里,全世界经历过看到过的物质都留在我的心里,就像海潮一样,没有预设,随时等待它们的出现。”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00年,《卧虎藏龙》。“东方美学是需要沉淀的,努力寻找东方美学千年文化的源头,才能找到新东方美学文化的实质。”——《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04年,电影《无极》,“戏剧于我极为重要,我从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开始,这个空间存在于一大群隐藏在黑暗中的人面前。当我将自己置于光的中央时,这些人围绕着我,我发现我们具有超越了存在着的这个具体世界的体验。”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08年,电影《赤壁》

2009年,电影《风声》,“中国有一种独特的美学,自古以来都注重头脸的装饰性,很多女性高度的审美来自装扮,在装扮的意义上,虚拟实景的诗意美学得以实现,一切相关的美学元素,都可以直接受益于剧作的表现上。”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10年,电视剧《红楼梦》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我感受到的红楼梦总是充满哀伤,不止是那种不完整性,红楼梦牵引着中国人情绪的依托。曹雪芹营造的美,是逝去的美,有很重的象征色彩,这样东西无法用传统符号化的方式表达出来。争取一种我所期待的空间,色彩是红楼梦能给我的强烈印象。曹雪芹收藏的风筝,丰富色彩早已深入民心,中国红楼梦虚实并置,看着孙温的画本,林黛玉婉弱雅幻之姿,又浮现精细及带着浓烈的神秘感与伤逝色彩。”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13年,舞台剧《如梦之梦》 “戏剧于我极为重要,我从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开始,这个空间存在于一大群隐藏在黑暗中的人面前。当我将自己置于光的中央时,这些人围绕着我,我发现我们具有超越了存在着的这个具体世界的体验。” ——《叶锦添的创意美学:流形》

 

2014年,舞台剧《郑和》

 

2015年,舞台剧《昭君出塞》

 

 

2017年,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 “我的电影与创作,都试图向着那个靶心射击,每一次都寻一个不一样的角度,使自己从更多方向去理解东方美学与精神的真实性,并努力诠释这种历史再现的可能。”——《叶锦添的创意美学 : 流形》

剧中角色的服饰由新东方美学大师叶锦添亲自操刀剧中角色的服饰由新东方美学大师叶锦添亲自操刀

叶锦添开创的“新东方主义”美学,不仅仅是他对神秘东方的重新解析呈现,更体现了他对探索过去、现在、未来的巨大好奇心,驱使他以令人惊叹的全新方式呈现他的视觉想法。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