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理想者俱乐部:那些曾漂在央视的“临时工”


来源:凤凰读书

口述| 杨伟光

编写| 刘世英

 

本文选自《我在央视当台长:杨伟光口述实录》。杨伟光执政中央电视台的时期,是央视改革力度最大成就也极显著的时期。从《新闻联播》到之后的《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和《实话实说》,每一次改革都伴随着巨大风险与压力。也实现了诸多技术突破。尤其是大胆改革人事管理制度,启用有才能的新人,成就了众多央视名嘴,更成就了央视的辉煌,使其从曾经的“弱者”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媒体”。

本书展现杨伟光一段非凡的人生岁月,同时,也见证了一个国家电视台及众多知名电视人的发展和成长。

 

从1994年11月,中央电视台与第一批招聘人员正式签订聘任书那一刻起,本台的第二用工制度正式具有了法律效力。

与国家给编制(编者)的第一用工制度不同,采用第二用工制度录取的人员,都是“临时”性质。这种“临时”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他们多没有北京户口,不少人戏称自己是“漂泊北京”;第二,从人事关系上来说,他们多是以“临时工作人员”的身份在此工作。他们的工资来源也和之前不太一样,国家拨款中没有他们的人头费,我们用台里的广告收入给他们发工资。

但是,他们的这种“临时”又和传统意义上的“临时”有很大区别:他们多受过良好的院校教育,有不低的学历,有很高的职业素养,很多人在来央视之前有着不错的工作。此外,他们在这里从事的工作也不是辅助性或是无关紧要的,而是节目创作等主要工作。

另外,他们对于央视的贡献也绝对不会少于正式人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实话实说》及其他节目的成功。正是他们,用青春的热血和奉献的激情,书写了央视历史上最激情的一笔。

第一次真正的对外公开招聘是在1993年年底。那个时候,央视分党组决定在新闻中心增设评论部建制,计划需要100多名采编人员,但是依靠内部调动很是困难,于是,我们决定通过对外招聘的形式实现人才的供给。就这样,央视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编辑、记者的活动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作者: 杨伟光(口述) / 刘世英(编著)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年: 2017-8

虽然这次招聘是为新增设的评论部招聘采编人员,但由于当时评论部还尚属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在社会层面并没有形成什么号召力,所以,我们最后还是以《东方时空》《观察思考》《今日世界》三个栏目的名义在《中国电视报》《人民日报》和《北京晚报》上发表了招聘通知。

报名时间定在了1993年12月26日,地点在梅地亚二楼多功能厅。当时,整个招聘考试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初试阶段,也就是报名阶段。报名的同时,应试者还需要回答考官提出的一些问题,通过者当场就能拿到参加第二天早上9:00的笔试通知。第二阶段是笔试阶段。应聘者需要通过我们的笔试考试。第三阶段是试用期阶段。通过笔试的应聘者,将会有3个月的试用期。根据统计,初试那天共有400多人投递了表格,这比我们的预期多了一倍,参加第二天笔试的也有300多人。

对于笔试题目,评论部的同志们也没有像常规的招聘考试一样,设置一些文史类的考题,而是出了这样一道题:请你根据《观察思考》《今日世界》《东方时空》栏目的选题范围,确定一期适合电视报道的选题,并根据你所报考的专业的特点(编辑、记者、摄像),制订出详细的报道计划。

在求贤若渴的时候,本就该用些非常规的方法。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些应聘者中很多人虽然很有电视创造的天赋,但是往往都不知道宋徽宗的年号是什么和同时期世界上其他国家发生了一件什么事情,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宋徽宗而失去一个未来能为我们的节目和事业奉献出大智慧的优秀人才。

就这样,经过笔试,有128人通过了考核。随后,负责招聘的同志分别将面试通知寄给了他们。面试是在梅地亚二楼的一个会议室进行的,主考官是当时的副台长沈纪。

经过这一番面试,最后有50人脱颖而出。但在第二天,也就是这50人接到评论部工作的试用通知之后,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询问诸如“试用期满后能否解决北京户口?”“能否调入中央电视台?”等这些与他们有着密切关系的问题。

但是很遗憾,答案是否定的。这个时候,对于不少人来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这些人中有不少本来就有正式的工作和不错的岗位,放弃稳定的生活和工作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是不是值得,必须要考量清楚。最后,有些人因为不愿意冒这种风险而选择了放弃,留下来的只剩下三十几人。

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原来就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首都各报社,大都没有电视工作的经验,所以,很有必要在正式进入试用期之前给他们来一场比较系统的培训。这场培训为期3天,是在1994年元旦之后进行的,之后,他们便进入了为期3个月的试用期。陆陆续续地,有的人觉得不适应或是不满意,在试用期就走了,有的人是因为原单位不放,不得不离开了。剩下的人,或是加盟了《东方时空》,或是加盟了《焦点访谈》,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

发出《中央电视台关于从台外聘用人员暂行规定》之后的3个月,同样是在梅地亚多功能厅,我们又举办了一次面向全社会的全员招聘考试,聚拢到了更多的人才。再后来这种招聘方式也得到了人事部和中组部的认可和表扬,一直沿用至今。

在最初尝试这一招聘方式时,谁也没有想到这种招聘方式会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也许就是机遇使然吧,因为面临人才困窘,我们不得不去创新,从而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之战。所以说,在改革的洪流中,任何一小步的前进都可能产生深刻而重大的影响。

你也许很难想象,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评论部上演着怎样一种奇观。临时工作人员远远多于正式工作人员,两者的比例高达一比十几。这在当时中国的电视界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另类的奇观。可是,正是这种另类,创造了新的时代--央视用人的新时代。

看来,理想真的可以创造奇迹。尤其是早期那些义无反顾、背井离乡来投靠《东方时空》栏目的年轻人。与原来的工作和生活相比,他们在央视过得很艰苦。《东方时空》栏目组在一个地下室开辟了一个集体宿舍,《焦点时刻》在电视台附近租了一层廉价的旅馆做宿舍,《生活空间》则是在北医三院附近租了民房做宿舍。在忙的时候,像《焦点时刻》因为要赶时效,所以夜里加班是常有的事情,晚上就睡在走廊里也是常有的事情。白岩松、王志都曾是其中一员。

多年以后,已经成名的他们回想起这段生活,依然记忆犹新。白岩松笑着说:“一帮人天天住在地下室里,每天吵来吵去,拍桌子都有,那个时候大家很平等。”王志则说:“由于吃饭长期处于打游击状态,因此大家请了一个保姆,专门负责做饭。这个尽职的保姆,每天给我们把账算得很清楚,谁领来一个朋友吃饭,钱自然是不能少交的。”

所以,在很多时候,看着这群充满理想和活力的年轻人,面对着他们曾为理想付出过的坚持、执着与艰辛,我对他们充满敬意。

 

【作者介绍】

◆ 杨伟光

广东梅州市梅县区人,1935年生。历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副台长、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台长、广电部副部长等职。《新闻联播》的开创、突破性贡献,《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实话实说》《新闻调查》等名牌栏目的诞生,使杨伟光成为中国电视产业最早的拓荒者之一。2014年9月20日因病去世,享年79岁。

◆ 刘世英

著名财经文学作者财经传记作家,畅销书策划人,北京大学国际EMBA。北京广天响石企划机构董事长,赢智汇财经出版中心总编辑,《总裁读书会》电视访谈节目出品人。长期致力于财经人物和企业案例研究,策划撰著多部热销财经作品。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