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只要开始,你就不会中止这段充满幻想、情欲的诡谲旅程...... | 一日一书


来源:凤凰读书微信

“在半个世纪以前,当第一批读者遇到福尔斯的《巫术师》时,一定是惊讶地直摇头,在此之前他们从未看过如此匪夷所思的小说。”

“在半个世纪以前,当第一批读者遇到福尔斯的《巫术师》时,一定是惊讶地直摇头,在此之前他们从未看过如此匪夷所思的小说。”

——Ted Gioia(泰德·乔亚)

 

作为后现代文学的经典之作,《巫术师》被列为英美高校必读英文小说,它以文艺的独特形式进行了一场关于人性和爱的实验,“充满幻想、情欲、道德领悟”,《泰晤士报》称其是“一场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的冒险之旅”。除此之外,《巫术师》也因其诡谲的氛围、扑朔迷离的情节,被认为是一部“奇书”,一发表即在读者中引起轰动,此后不断重印,并被译为30多种语言,畅销全球40多个国家。

 

内容简介

牛津大学的高材生于尔菲,为了追求诗意和自由来到希腊小岛上任教,但枯燥的岛上生活几乎让他发了疯。在一次沿着岛屿散心时,他闯入了大富豪康奇斯的庄园,不只是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让他看花了眼,还有美丽的女孩莉莉,让他魂牵梦绕。

然而,他很快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庄园里发生的事情越发诡谲难辨,仿佛有一名神秘的巫术师在操纵着一切,他陷入了一个又一个谜团之中,再也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

 

作者简介

约翰·福尔斯(John Fowles,1926-2005)

英国小说家。出生于英国埃塞克斯郡,毕业于牛津大学。出版多部小说、剧本、诗集,还从事翻译工作。代表作有《收藏家》《法国中尉的女人》《巫术师》。其中,《法国中尉的女人》获得国际笔会银笔奖和W.H.史密斯文学奖,并由英国著名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罗德·品特改编成同名电影,成为影坛的经典佳作。

 

 

各界·推荐

★ 兰登书屋二十世纪百大英文小说,BBC评选“史上最受欢迎的100部小说”,英美高校必读英文小说。

★ “小说已死,还在认真写作的只剩两个人,一个是马尔克斯,一个是约翰·福尔斯。”

——托马斯·福斯特

★ 在这部结构严谨的杰作中,人心是实验的素材。这种题材的作品很难写,但福尔斯却迎难而上,在我们心中引爆剧烈的震荡,直指我们内心深处!

——《独立报》

★ 《巫术师》充满了诡谲的氛围,作者为我们铺陈出一条充满香甜诱惑的道路,引我们进入他的故事大门。然而,当你一旦踏入了那扇门,意识到似乎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你就会渴望挖掘更多、知道更多故事底层的东西,你甚至会急于知道更多线索,这炽热的欲念绝对不少于故事的主角于尔菲。

——《周日泰晤士报》

《巫术师》

〔英〕约翰·福尔斯| 陈安全译

新经典文库|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17.10

 

 

精彩试读

 

至少有二十分钟没有任何声响。康奇斯洗完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接着便是一片寂静。寂静持续的时间很长,后来我终于撑不住,感到马上就要睡着了。但是就在这时寂静被打破了。他开门又关门,动作很轻,但不是偷偷摸摸。我听见他下楼去了。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我坐起来,下了床。

音乐声又起,但这一回是从楼下传来的古钢琴声。敲击发出的音乐隐隐约约地在石头房子里回响。有好一会儿我感到失望。似乎仅仅是因为康奇斯睡不着觉或者伤心,弹琴给自己听。但是后来传来了一种声音,使我立即迅速跑到门边。我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楼下的门一定也是开着的,因为我可以听到古钢琴机械装置的撞击声。但是令我毛骨悚然的是幽灵般淡悠悠的八孔竖笛声。我知道不是留声机放出来的声音,是有人在吹奏。乐声停了,再次吹响时变成了更快的6/8拍节奏。竖笛声悠扬回荡,吹错了一个音符,又吹错了一个,尽管演奏者显然技巧娴熟,能吹出很专业的颤音和装饰音。

我光着身子走到楼梯口,从栏杆上往下看。音乐室外面的地板上有淡淡的光亮。我可能只打算听一听,不下楼去,但这样光着身子实在太不像话了。于是我穿上套衫和裤子,光着脚爬下了楼梯。竖笛声停了,我听到了翻动纸张的窸窸声-是从乐谱架上传来的。古钢琴开始弹出一个长段落,一个新乐章,雨丝一般温柔,乐声悄悄弥漫了整座房子,神秘而遥远,十分和谐。竖笛也参加了进来,以慢板式的缓慢和低沉开始,曾一度吹走了调,后来又恢复正常。我踮着脚尖走到敞开的音乐室门口,但是我在那里止住了脚步,感到自己像孩子一样,过了就寝时间还出来淘气。门大开着,但它是开向古钢琴的,我从门缝朝里看,视线被一个书架的末端挡住。

音乐停了。有椅子移动的声音,我的心急速跳动。康奇斯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一个听不清楚的单词。我把身体紧贴在墙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站在音乐室的门边。

是一个苗条的姑娘,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二十岁出头。她一只手里拿着一支竖笛,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深红色的乐器专用小绒毛刷。她穿一件宽领、蓝白条纹连衣裙,两臂裸露。有一边的肘部上方戴着臂镯,裙子几乎长及脚踝,底部收窄。她的脸漂亮而迷人,但完全没有晒过太阳,不施粉黛。她的头发,她的外形,她笔直的站立姿势,一切都是四十年前的样式。

我知道自己认为眼前的姑娘就是莉莉。显然就是照片中的那个姑娘,特别是珍品柜上的那张照片。波堤切利式的脸,灰紫色的眼睛。眼睛特别美,很大,椭圆形的眼眶稍稍弯曲,柳眉杏眼,孤傲冷漠,给她的脸平添一种天然的神秘,否则她的脸就会变得平淡无奇不完美了。

她立即看到了我。我一动不动地站在檀香木地板上。起初她似乎和我一样感到惊奇。后来她的大眼睛迅速而神秘地转向坐在古钢琴前的康奇斯,然后又回过头来望着我。她把绒毛刷举到嘴唇处,轻轻摇了摇,示意我不要动,不要说话,她自己笑了。像一幅风俗画-神秘,劝告。但是她的笑很奇怪,她似乎是在跟我分享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是我们两个人共同抱有的幻想,不属于那个老头子。她的嘴也很有特色,镇定又顽皮,既神秘莫测又像要揭开谜团,既装模作样又像承认在装模作样。她又回过头去偷偷看了一眼康奇斯,然后往前探出身子,用绒毛刷的末端轻轻捅了一下我的手臂,好像是叫我离开的意思。

▲ 巫术师电影剧照

这整个过程总共不会超过五秒钟。门关上了,我站在黑暗中的檀香木地板上。我想,如果它是一个鬼魂,如果那姑娘透明又无头,也许我不会感到那么惊奇。她的意思十分明确:这一切当然都是一个谜,但是康奇斯不应该知道这是谜;她穿漂亮的衣服是为他,不是为我。

我迅速穿过大厅,来到前门,轻轻地把门闩拉开。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柱廊上。我透过一个狭窄的拱形窗往里看,马上看到了康奇斯。他又开始弹起古钢琴来了。我变换角度寻找姑娘。我可以肯定,谁都没有足够的时间穿过砾石地跑掉。可是她已经不在了。我又转到他的背后,直到可以看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她确实不在了。我想她可能在柱廊的前部,于是仔细环顾四周,四处空无一人。琴声还在继续。我站立着,一时没了主意。她一定是从柱廊的另一端跑过去,绕到别墅后面去了。我低下头,弯下腰,从窗户底下跑过,偷偷地穿过几道敞开的门,环视了菜地,又绕着它走了一圈。我敢肯定,她一定是从这条路逃走了。但是没有任何人的踪迹,也没有任何声音。我在那里等了几分钟,康奇斯的琴声停了,灯很快也灭了,他也不见了。我回到柱廊上,在黑暗中找到一张椅子坐下来。深深的寂静。只有蟋蟀在唧唧地叫着,声音像水滴落在大井底。各种猜测不断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看到的人,我听到的声音,还有那恶臭的气味,都是真实的,不是超自然的。不真实的是没有看到实施这一切的手段-没有秘密的房间,没有逃遁的场所-和任何动机。这个新的情形,即既是为了康奇斯也是为了我,而“幽灵”登场的暗示,才是最令人困惑的。

我坐在黑暗中,希望有什么人能出来解释这一切,我希望这个人是“莉莉”。我又一次感到自己像个孩子,像一个孩子走进一个房间,并意识到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掌握了一些有关他而他自己却不知道的情况。我还感到受了康奇斯伤心的欺骗。“死去的人通过爱活着”,他们显然也可以通过扮演而活着。

但是我最希望知道的是谁在扮演莉莉。我必须知道那一张年轻、聪颖、艳丽的北欧面孔是谁的。我想知道她在弗雷泽斯岛上做什么,她是从哪里来的。我想知道谜团背后的真实。

我等了将近半小时,一点动静没有。没有人来,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最后,我爬上楼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我一夜没睡好。五点半玛丽亚来敲门时,我醒过来,还感到像酗过酒似的头昏脑胀。

然而,一路走回学校还是很惬意的。一路上,清凉的空气,柔和的天空由粉红变成淡黄再变成蓝色,仍在熟睡的灰色无形的大海、漫长的山坡上静寂的松树林,一切都令我心旷神怡。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走的是重新回到现实中来的路。周末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似乎正在逐渐远去,被锁定,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是当我走在路上时,因为时值清晨,又是孤独一人,再加上前几天发生的一切,我竟产生了一种进入神话境界的奇异感觉;体会到既年轻又古老是怎么一回事,就像尤利西斯在要去见喀耳刻的途中,忒修斯在前往克里特岛的路上,俄狄浦斯仍在搜寻自己的命运。我无法描绘它,完全不是一种文字可以描绘的感觉,而是一种极其神秘而具体的兴奋感觉,是一种觉得什么都仍然可能发生的感觉。似乎整个世界在过去的三天里突然被重新塑造过,而且完全是为了我。

 

相关荐读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