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妈妈,我恨你!| 一则包办女儿婚姻的故事


来源:有故事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时至今日,“包办婚姻”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绝大多数父母眼中,谈及儿女的嫁娶,“门当户对”依然是延存于血脉的“潜规则&rdquo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时至今日,“包办婚姻”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绝大多数父母眼中,谈及儿女的嫁娶,“门当户对”依然是延存于血脉的“潜规则”。而即便在当下,很大一部分人也没办法完全脱离父母的影响和建议,去完全自主地构筑自己的婚姻和家庭。

爱情和面包,到底选哪个呢?真正陷入恋爱、谈婚论嫁的情侣双方,有人会觉得爱情不可将就、真情和自由最是无可替代;有人却能以冷冽理性的现实目光来看待。其实,还有第三种情况:父母替你把心全操了,甚至替你做出了最终决定。

这种两代矛盾在我国屡见不鲜。有些家庭里,“我们一起奋斗”在“我也是为你好”面前,显得格外苍白。下面这个故事中,这位母亲对子女爱情的干涉力度,可不是过年回家催催婚那么轻柔......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19个作品

作者: 王淑梅

原标题:《我是女儿的法海》

儿子的婚礼,我很满意。

虽说,不能大操大办了,我还是小规模地给儿子办了一下。请了专业的婚庆公司,亲戚朋友也是选了又选,最后定了六桌。婚宴也基本是按照我的意思,虽说不那么奢华,但也的确够精致,客人们吃的很满意也很高兴。

现在,儿子和新媳妇已经回到我给他们准备的新房,喧闹了一天的客人也都回自己家了,连老公也彻底放松下来,早早进卧室睡觉去了。

我很累很累,身体软得像一滩泥,头脑却格外清醒,我一个人在心里又把婚礼的整个流程“默”了一遍,确认真的没有出现什么失误,心里才放心下来。

家里很安静,安静得我在客厅里都能听到老公的呼噜声,哎,真是人老了,睡觉的动静反倒大了。

“任务完成了。”白天,不止一个人这样对我说。是啊,任务完成了,我也这样对自己说。儿子结婚了,从此就要过自己的日子了。而女儿五年前,就已经结婚了,从为人父母的角度讲,我的确算是完成任务了。

“妈,等我们都走了,你一定好好歇歇,这几天太累了。”乖巧的儿媳妇和儿子刚才回他们新房之前,还特意嘱咐我。我不知道别人在我这种时候会去做什么,我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去睡觉。

“时间过得太快了,儿子都结婚了!”白天,也有人这样感慨。是啊,我儿子都结婚了,看着儿媳妇的父亲把自己女儿的手放到我儿子手里,听着儿子喊他爸爸,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五年前,我女儿的手也是这样被我老公交到了另一个男人手里,那个男人是我精挑细选的女婿。但却不是我女儿最想嫁的那个人。

我女儿最想嫁的那个人是她的大学同学梁俊,说起来,也是一个好孩子,对我女儿也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都是农民,还有一个小妹妹和他差十岁,正在读小学。听说,他母亲身体还不好,常年有病。

“闺女啊,我不是说梁俊不好,但他家负担太重了,将来,你不但要和他一起养他父母,还要和他一起养他那个妹妹。”勉强撑着礼貌性地送走梁俊后,我就迫不及待地和女儿摊牌。

“没事啊,我已经想好和梁俊一起努力了。”

听女儿这么说,我真后悔以前让她吃的苦太少了。我不谙世事的女儿哪里知道真实生活的艰辛?有情饮水饱的年龄,我又不是没过过,谁不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我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她妈呀。

为了女儿,我决定做一回“法海”——拆散她和梁俊。

我不怕别人说我嫌贫爱富,为了我女儿,我不怕别人指着脊梁骨骂我。谁骂,就让谁把自己闺女嫁过去啊,反正我铁定了心绝对不允许我女儿嫁到那样的家庭去。

我一方面紧急发动亲戚朋友给女儿介绍对象,一方面开始苦口婆心给女儿做工作。真的是苦口婆心啊,那些天,我真是把嘴唇都磨薄了。

我把女儿带到了离我们这个城市快二百里的一个山村,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出生、长到20岁,和她现在一样的年龄。自从父母前后去世以后,我就很少回来了,至于女儿,我更是一次也没带她回来过。

那时候,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我们那里的学校很多年也没人能考上大学。像我一样能上到高中的女孩子,也只是为了在找婆家的时候筹码高一点,没人指望谁真的能考上大学。我也以为,我会和别的姑娘一样,在娘家再养几年,然后出嫁,至于嫁给谁,我不知道,别的姑娘也不知道。反正,有专业媒人早就把三乡五里的姑娘小伙子们暗中称了斤两,到时候,半斤配八两。或者说,那时候,各家的情况也都差不多,都穷,只是谁家弟兄多,谁家弟兄少,谁家穷,谁家更穷的问题。

但我母亲,我女儿的姥姥,在陆续有媒人上门给我提亲的时候,却带我去了一趟市里,找到了她的老朋友,我叫她秦姨。

据说,母亲和秦姨相识的时间比我年龄都长,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秦姨在我们村“搞四清”,当时就住在我母亲家,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在那个年月结下了一段特殊的友谊——要说有多亲密,根本也谈不上,秦姨回城以后,她们就再也没联系过。但等母亲带着我找上她家门的时候,秦姨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且慷然答应了母亲拜托她的事情——在城里给我找个婆家。

之后,秦姨把我介绍了老公。我老公的父亲,就是我女儿的爷爷,那时候大小也算个干部。我和他儿子确定关系以后,我就变成了吃商品粮的。这在当时确实是改变一个人命运的事情,从此,我就告别了那座大山,成了城里人。

“如果,我当时嫁的人不是你爸,而是你姥姥家房后的那个人,现在你就不是大学生,而是初中没毕业就得出去打工,去超市收银或者在饭店给人端盘子,就像那个人的闺女一样。

女儿试图给我讲爱情,她认为我和他爸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你们就是搭帮子过日子。”

对啊,谁家不是过日子?王菲不也要吃饭睡觉吗?说心里话,如果单就老公这个人来说,确实不能让我十分满意。平常生活中,我们之间的分歧也很大,比如,我认为做人就应该不断地追求进步,就像爬山,今天五米,明天至少也要爬到六米,即使爬不到六米,也要试着爬到五点一米。但老公从来不这样看,他认为,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饿不着冻不着,就已经很好了,至于说往上爬,啥时候是个头啊,就算你吭吭哧哧爬到了六米,你头上不是照样还有很多人吗?

我说他不思进取,老公骂我势利小人,为类似的事情,我们没少吵架。说我势利?我不势利行吗?别人家都是男的冲锋在前,我有这样的老公吗?家里已经有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我再淡泊名利,一家四口吃啥喝啥?

“妈妈,我不怕吃苦,我可以和梁俊一起奋斗。”女儿看起来,像是下定决心了。

傻孩子啊,我在心里说,你说出这样的话,既证明你没吃过苦,你压根不知道一分钱逼倒英雄汉的窘境到底有多难,你从来没有过借遍全村也没凑够两元五角学费的日子,你没有经历过对生活失去希望,更不论绝望,同时也说明,你也没有真正见识人家过的好日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妈妈,我,拼尽全力也只能给你们挣个温饱,要想再前进一步,就看你自己的了。

再说了,一个女人真正美好的年龄也就那么几年,过了那几年,再好的衣服也穿不出那个味道来了……

在那个山村住了三天,我基本是不眠不休地给女儿谈了三天,我举了无数的实例,摆事实,讲道理,无非就是要让女儿明白——女人嫁人相当于第二次投胎,既然老天给了你这个机会,为什么不牢牢抓住?连最伤人的话,我都说了,我说:闺女啊,就你自己来说,相貌可以算中上等,至于能力啥的,也就像你和梁俊上的那所大学一样,只是个二本。要想靠你们俩人奋斗过上好日子,而且是背着他爹妈和妹妹的情况下奋斗,打个比方,就是人家坐汽车,你们不但没车,要步行,而且还要像沙僧一样挑着担子步行,你们也就只能看得见人家汽车后面的灰尘了。

半年后,在我的精心安排下,女儿和女婿认识了,两年之后,女儿出嫁了。

出嫁的前一天,女儿把自己锁在屋里,把之前的照片、日记,包括高中的课本,烧的烧,扔的扔,我知道,她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

正像我预料的那样,女儿婚后的生活波澜不惊。结婚时,婆家给他们准备了房子,车子,虽然不能说房子有多大,车有多好,但如果要靠梁俊自己去挣,至少也需要二三十年吧。

像今天一样,女儿的婚礼也得到了亲戚朋友一致的夸奖,大家都夸我好福气,女儿漂亮,找的女婿也算殷实人家,有一点小权,有一点小钱。

当然了,这些年也有我女儿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三年前我儿子也大学毕业要找工作了,我偷偷带了礼物去拜访了女儿的公公,拜托他为我儿子牵牵线,最后,我儿子的工作还不错,工作中认识了他现在的女朋友。虽说是普通工薪阶层家的女孩子,但至少没啥负担。正如我在婚礼上说的,我们是没有能力帮上他们,但至少我们能不制造阻力,只要两个孩子同心协力,相信他们的未来还是很美好的。

是的,我承认为了女儿在婆家争面子,我也做过许多以前不齿的事情,比如我会在女儿女婿上班的时间,去讨好女儿的婆婆,陪她打麻将,陪她做美容……然后用自己节省的钱,给自己买礼物,却告诉女儿,是她婆婆送给我的……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我也不觉得她婆婆对我有所怠慢,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女儿,只要她能生活得幸福,哪怕我把她婆婆当老板,她婆婆把我当雇工。

事实上,女儿也在慢慢适应她现在的生活,她终于活得像我希望的样子,比如没事就去做做美容,买买包包……

至于那个梁俊,估计她也早忘了吧。不但梁俊,女儿连她自己以前的事情都不提了,比如高中,比如大学,只要有人聊到这样的话题,女儿马上就像得了失忆症一样,好像结婚前的所有日子都成了一片空白。

这样也好!

如果梁俊今天没有突然无来由地出现在我儿子的婚礼上,如果我女儿今天没喝醉,如果我女儿喝醉之后没说那句话,我也许会一直觉得这样也挺好。

是的,我一向懂事听话的女儿,今天醉了,不但醉了,而且醉得还很厉害,我担心她随便说话惹恼她公公婆婆,对,她公公婆婆也被作为嘉宾,被我请来了。

我扶女儿去卫生间,醉得东倒西歪的女儿,醉得摇摇晃晃的女儿,猛地挣脱了我的手,她说:妈妈,我恨你!

同一天,前后不差俩小时,我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两个孩子,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两个人,我一心一意想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两个孩子,他们都对我说了一句心里话:

儿子说:妈妈,谢谢你。

女儿说:妈妈,我恨你!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留言讨论。)

 

责编:万虚舟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更多好故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