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的孩子啊!你在哪?你是谁? | 有故事的人


来源:有故事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每个人都有故事,只是有的人不愿打开自己,不愿想起曾经噩梦般的经历,因为那是心灵上的牛黄。而我却倾诉内心的独白,揭露在特定生活环境下人性的卑鄙和阴暗,因为在当时计划生育的非常时期,不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每个人都有故事,只是有的人不愿打开自己,不愿想起曾经噩梦般的经历,因为那是心灵上的牛黄。而我却倾诉内心的独白,揭露在特定生活环境下人性的卑鄙和阴暗,因为在当时计划生育的非常时期,不知道制造了多妻离子散的悲剧,我的故事不过冰山一角而已!」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28个作品

作者: 楚梦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年一到中秋节,神州大地到处都上演着一幕幕久别亲人团聚的喜人场面,而我却是个另类,白天戴着一副别人熟悉的面具,有说有笑,大大咧咧。可是,夜深人静时,我却像个孤独的野兽,对着越来越圆的月亮,发出痛苦而凄凉的哀嚎……祥林嫂泣血而亡,即便她还活着,她的话早已使人生厌,谁也不能帮她解忧,因为一不小心失去了自己孩子的遗憾,永远没法弥补……

而我就是活着的祥林嫂,不需要说的太多,很多时候,都没法跟别人叙说这个不是故事的故事。只有星星知我心,望着星罗棋布的天空,我那早已变成了牛黄的心,隐隐作痛。这满天的晶亮的星星啊,你们就是人世间的孩子的眼睛,可我却不知道,多年前,被我一不小心弄丢的孩子是哪一颗?面对浩淼的苍穹,闪闪的群星,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我多么希望奇迹的发生,就像山鲁佐德在一千个夜晚的祈祷,就像西西弗斯伫立在群山之巅,我张开了胳膊,渴望我的孩子入怀,无数次地呼唤:“孩子你是谁,你在哪?”

孩子,你可知道?每年的农历八月二十三是你的生日——我们老家是按农历计算的。而今你已经过了第二十五个生日了,现在的你一定是个健康而美丽的成年女性。在这漫长的时间河流中,本来我可以让你在我的怀抱里撒娇,时刻陪伴着你慢慢地长大,可你我却越来越远,天各一方,相见何其地艰难!不怪你,是我那时年少,一不小心,弄丢了你。

从你嗷嗷待哺,到现在风华正茂,我没尽到一个母亲一点点的义务和责任……每当我看到大街上那些长发飘飘,身姿阿娜的女孩时,我幻想着在这些妙龄少女中有一个是你——可我却无从判认!就像很久以前,每当听到有清脆的童音喊“妈妈”时,静听,回头,寻寻觅觅,我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应答——可惜那是人家的小天使,我是多么的“羡慕嫉妒恨”啊。

你我咫尺如同天涯,即便迎面而来,也无从相认——因为,我已认不出了你,而你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着我——一个擦肩而过陌生人的血。我对你的记忆还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样子,十月怀胎,一遭分娩,我们只有短短六天的相处,从此就骨肉分离……

前世今生,千言万语,都是我的错,一步走错,步步错。人到中年的我在心里不断地忏悔,希望你能出现,或让我知道你在哪,你是谁,你过的好不好?我并不想你叫我一声“妈妈”——我真的不配!失去了你,我已经玷污了这个伟大而温暖的称呼。孩子,对不起,虎毒不食子,而我却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啊!

那是1992年初秋,农历八月二十三的六点多钟,经过一天一夜死去活来的阵痛后,我在洛社医院里生下了一个六斤七两的女婴。几天后我们回到了南西漳村,那是我们的租住地,他在村带钢厂上班,而我以前在菜市场做小生意。

我公婆从老家赶来看我了,可我连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到来会让我万劫不复。原来他们是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说现在计划生育紧张的很,老家的墙上到处可见“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的标语。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个孩子,老百姓便纷纷打起自己的小算盘:第一胎若能生个男孩,皆大欢喜;而生女孩的人家则把女孩当成弃婴处理了,更有甚者就是在怀孕期间做胎儿的性别鉴定,是男保留,是女则偷偷摸摸的做了……

农民的思想传统而愚昧,男尊女卑,他们认为在农村养儿防老,多子多福,而女儿却是个赔钱货。所以每个村上很多生了女孩的人家,都悄悄地将女婴送掉了。神不知鬼不觉,这种风气悄然地蔓延着,在计划生育高压下,第一胎选择性的出生和养育使得人性都丧失了。人们纷纷模仿和跟风,家家老人千方百计的想要个孙子,新婚夫妇只得送掉头生女,以后才有机会生男孩……

我的公婆也不例外,传宗接代就是他们义无反顾的责任,他们便苦口婆心,软硬兼施的要求我把女儿处理了。我被他们的话吓的不知所措,紧紧地抱着女儿,不肯撒手……从出生后,她一直不哭不闹,乖巧的如同人见人爱的小天使,与其他的孩子简直大相径庭。

见我死不松口,他们也就不勉强了,那些天他们唉声叹气,愁眉紧锁。渐渐地,我也放松了警惕,酣然入睡,什么时代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现在的社会,女人有出息的多了去了,女人几乎能做一切男人能做的事,上天入地,如虎添翼。然而,就在几天后的一天凌晨,一觉醒来的我,忽然发现我的孩子不见了,顿时呼天喊地,觅死觅活……

不一会儿他们回来了,却把我的孩子给丢弃了。在我声嘶力竭的追问下,他们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丢弃婴儿的经过:他们到那个菜市场时,天色刚麻麻亮,毕竟心里有鬼,他们把婴儿放在一个纸箱里,身上放了一个写着出生日期的字条,偷偷摸摸的放在菜市场的大门口,然后悄悄地躲到了不远处……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回来时,已不见了婴儿,而市场上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从此我像祥林嫂似的整天以泪洗面,哭哭啼啼,甚至出现了幻觉,我仿佛看到我的孩子无依无靠,没吃没喝在秋风里奄奄一息……他们死活不肯告诉我,丢弃孩子的具体位置,害怕节外生枝。于是,像大海捞针似的,还没满月子的我便向南奔跑,哭喊,问询,一路上看到别人家挂在屋外的尿布,我就仔细辨认——我女儿用的是蓝白条纹的尿布,包裹她的是我的一件灯芯绒金钱豹图案的外衣,她头上戴着粉红的兔子形状的开司米帽子……那些天,我得不到一点确切的消息,面对陌生的环境,本地方言我听不懂,我的话别人也听不懂,我觉得自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从那以后,我性情大变,喜怒无常……

后来,有一次还在那个村上,我竟然意外地获悉了一个小女孩的身世,她和我女儿一样大,属猴,被一个杨姓人家抱养的。听说她是六年前从那个菜场附近一个老太太手里买来的,花了五千元。我与那个小女孩第一次见面,就有一种女人直觉使然,似曾相识,并断定她就是我的孩子。

我觉得她与我儿子,尤其与那个人有着惊人的酷似。可当我看到代表着她的出生证明时,我又纳闷了,上面的地址竟是河南某地的……尽管这样的结果非我所愿,但我还是抑制不住对她的好奇和欢喜,有一次我领她到小卖部买东西,我本来想买吃的给她,可她却选了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六岁的她显得倔强而固执,与我小时候的性格真的很像。当我要带她出去玩时,遭到她一口回绝,她要去找自己的奶奶。那时她的养母好像在服刑……

这个孩子从小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与我小时候的经历又何其地相似;我是第一代留守儿童,父母在我年幼时去外面讨生活,我一直和着奶奶相依为命。不过,她的养母很快就刑满释放,跟他们父女团聚了。这个女孩长相甜美,身材高挑,深受养父母的宠爱和喜欢。我从那里离开了后,还一直偷偷地去看她,看到她想认又不敢认,只好在心里默默地流泪,我多么希望她就是我丢失的女儿,但我又害怕不是……我为她感到庆幸,拥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除了奶奶,还有一对视如己出的养父母。可我只能远远的为她祝福,却一直没有勇气去证实——即便她就是我的孩子,我似乎也没必要再去搅动一池水……因为我和那个人早已分道扬镳,劳燕分飞。虽然我们第二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可我们的婚姻早已千疮百痍,经历了刻骨铭心的伤害,而失去了女儿成了我最大的心头之痛……

人生如梦,世事无常。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往事如同流水,一去永不回头。而今,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烙印在我心灵上的伤痛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灰飞烟灭,那已经愈合的疤痕却在不断地发炎,溃烂……二十多年来,令罪孽深重的我食不知味,夜不安寝,千呼万唤:“孩子,你是谁,你在哪?”

孩子,真的对不起,是我不负责任的把你带到了世界上,又让你自生自灭,那时的你那么弱小,那么无助……我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如果需要赎罪,我愿意去吃天下人不吃的苦,我甚至愿意折寿……我善待别人的孩子,同样我希望我的孩子得到别人的善待;只要你拥有爱你的父母,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孩子,你是谁,你在哪?请你接受一个母亲迟到的忏悔——我们何时相见相认?

责编:万虚舟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