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送你一块金表,你放我一马” | 有故事的人


来源:有故事的人

 

“送你一块金表,你放我一马”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35个作品

作者:衣袂飘飘

2009年年末,经过激烈的竞争:笔试,面试,考核。我从一个教育单位的工作人员,转型为纪检监察干部。

职业的转型,最初感受到的是新鲜,挑战,刺激。听同事们讲怎样与被双规人员打消耗战和勇猛战:有个被双规的女镇长,“关进去”的第一天,愣是24小时不睡觉,不停地走来走去,她的看护人,我的两个女同事,一面嗑瓜子提神,一面拿眼睛瞄着她。直到第二天天亮,那个女镇长再也熬不住,倒头睡去,才敢松一口气。有一个管过物资的副局长,自知问题性质严重,双规期间,一心向死,一天中午刚吃过午饭,就脱下皮鞋,朝着自己脑袋狠狠砸去,幸亏我同事手疾眼快,力气又大,死死抱住他,才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

说实话,听同事讲这些事时,我还是有点小庆幸的:因为我入这个行业时,早已取消了在县区设置双规点的政策,改由上级纪检部门统一管理了。这意味着我用不着和双规人员斗智斗勇了。

尽管如此,我和被调查人的斗智斗勇随着我开始做案件主办人,拉开了序幕。

2011年7月,我所在的纪检监察室接到由信访室转来的举报信件,领导签字处赫然写着由我主办。说实话,压力特别大,一来我是新兵,方法和经验有限;二来反映的问题头绪较多,且年代久远,有些证据都已灭失。

举报件长达25页,我和同事对举报问题进行了梳理,归纳了19个问题。同时对被举报人进行了侧面了解:被举报人人送绰号“郭老五”,某村前任村书记,50多岁,明媒正娶过5个女人,据说都是和上一任和平分手后,再与下一任结婚。共有6个孩子,最大的近30岁,最小的5岁。为人口齿伶俐,善于与各行业的人打交道。

案件查办速度很慢,步步关卡。艰难中调查完了18个问题。剩下最后一个,也是最棘手的一个问题涉及修路。举报信中反映:“郭老五根本没修那么长的村村通水泥路,合同上写要修800米,其实修了500米,剩下那300米的钱,哪儿去了?”

当时,交通部门有一个政策,每个村都要修村村通水泥路,且有专项拨款。根据举报内容,在查阅该村账目时,我和我的同组办案人员马哥,发现了2008年10月的一笔支出。“修村村通水泥路,32万元。”后面附了一页合同,合同的甲方为郭老五所在的杨树村,乙方则写着“钱大力”,内容大致为:杨树村将一段800米的土路,以400元每米的价格承包给钱大力,总金额32万元。在2008年11月份以前交工,但未标注要求所修道路的标准。

根据已获得的信息,我迅速列出了调查提纲,先做了外围取证,在对村民进行调查时,几个村民都面露难色。大致内容都在说:“别难为我了,我们不想干得罪人的事儿,那路修没修,你们自己都能看出来。”

向村长张海了解情况时,他当时外出学习,对情况不了解,郭老五只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已经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签了一份修路的合同,但因为张海是法人,还差他一个签字,等他学习回来,把字签了,就成了。

找村会计王志刚谈话时,他神情慌张,再三追问下,王志刚承认:当时只是大致地量了一下要修路段长度,有500多米吧,但郭老五让他报800米。也根本没走什么招投标程序,钱大力是郭老五的第一任妻子的四哥,合同是假的,实际修路人就是郭老五。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同事马哥,按照王志刚给的地址,找到了钱大力家,钱大力不在家,临走前我们告诉她妻子,让钱大力第二天上午7点在家等着,我们是政府工作人员,找他有急事。第二天再去,钱大力还是不在家。我通过钱大力所在村的村长,找到了钱大力的电话号,拨通电话,我马说:“钱老板,你好,我想购买3000棵三角枫的树苗,听说你家有,咱们约个时间,我去现场看看货。”钱大力欣然同意,两天后,一个黄昏,开始了对钱的艰难调查。

“你是否有修路资质?你签订这份合同时,都有谁在现场?修这条水泥路,砂石水泥从哪个商家进的货,用的是什么规格和型号的?”

我连续发问,马哥则在电脑上迅速地记着笔录。钱大力咬住一句话不放:哎呀,时间太长了,我记不住了。

我暗想,又遇到了一个难以搞定的家伙。开始改变策略。

“听说郭老五是你妹夫?”

“以前是,早都跟我妹妹离婚了。”

“你妹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也不容易,要是不离婚,也不用这么难。”

“没办法啊,郭老五这个人,不讲情义的。”

“是啊,你妹妹跟他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抛弃了你妹妹,不瞒你说,这个修路的事情问题可不小,如果合同是假的,责任可就大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郭老五担这份责任哪?”

“啊?我真什么也不懂,就心思他以前毕竟是我妹夫,找我我就帮他一个忙呗,就是写几个字的事。”

“你把过程说说”

“那份合同是假的,水泥路是郭老五自己修的,他把合同都写好了,让会计找我来签字,我就签了……”

至此,真相已基本浮出水面,但根据现有证据,还不能证实,到底修了多少米的路。也许这个答案只能在郭老五本人的笔录里。

鉴于对郭老五已有所了解。我和马哥决定,把郭老五“请”到单位设置在一楼的谈话室进行,以防“不测”。

那时已经是冬天,郭老五穿着黑色貂皮衣服,戴着黑墨镜,俨然一副黑社会大哥的形象,在我们约定好的时间,等在了“谈话室”的门口。

进了屋,刚一坐下,郭老五摘了眼镜,虽然50多岁,眼里不见多少风霜,脸上立即浮现出很谦卑的笑:

“两位领导辛苦了,我这点烂事,把你们折腾的,这么早就得上班,等这个案子结束了,大哥请你们去云南旅游。”

郭老五一边说话,手还在衣兜里里不停地动。我和马哥对视了一眼,根据经验,我们知道,他在偷着录音。

“郭书记,我们所在的谈话室,是录音录像同步的,所以你放心。从现在起,希望你不要谈及任何与案件无关的内容。”

“好好好,你问,你问,我都如实回答,说一句假话,我都天打五雷轰,你可以去我们镇上打听打听我郭老五是什么人品……”

“好了,现在你回忆下,2008年10月,你村修村村通水泥路的事。是谁对要修的路段长度进行的测量?原始记录在哪里保存?实际修路到底是多少米?起点和终点都在哪里?工程是否进行了招投标?中标人是否有修路资质?”

“呀,好几年的事儿了,我都忘记了。当时都是会计王志刚测量的,我也没在现场,他回来说是800米啊,我就上报了800米,实际应该都修了。招投标了,有资质,承包人钱大力挂靠到一个公司名下了。“

“钱大力跟你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阿,就是个承包人。”

“是吗?他不是你前妻的四哥吗?你们村那份合同都写好了,你让会计王志刚找钱大力签的字,而实际的承包人是你自己,你把实际情况说清楚吧。”

郭老五开始沉默,1分钟,2分钟,……足足有6分钟后,他忽然发疯一样地喊起来:“你们干啥这么逼我,这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

“你冷静点儿,我们这是在工作!”

又是几分钟沉默。郭老五突然趴在桌子上抽抽搭搭哭起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哭得跟临了雨的狗尾草似的。

谈话无法继续进行了。最后,我告诉他:“今天就谈到这,明天我会安排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去测量你修的那段路的长度的。”

那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是纪检委李主任吗?我是郭老五,你郭大哥啊。”

“你好,郭书记,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老妹儿,郭大哥这几年村书记当的不容易,你行行好,放大哥一马,大哥不想坐牢啊,我给你买块金表……”

“郭书记,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你有跟案件相关的情况跟我们反映,可以明天到我办公室去。”

“别的,妹子,咱两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谁也没抱着谁家孩子跳井,……”

我录了音,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和马哥联系了交通局工作人员,又联系了一辆挖沟机。来到杨树村,开始对2008年修的那条水泥路进行实地测量。挖沟机刚开始操作,要找出水泥路的起点和终点,郭老五带着几个体型健硕的男子,人手一杆扎抢,立在了挖沟机前。

“你想干什么?妨碍公务吗?你是不是嫌你的错犯的还不够大,想来个二罪合一啊?”我一边怒斥郭老五,一边暗示马哥报警。

“我豁出去了,不想好了。”

局面一度僵持,挖沟机停下来,工作人员面面相觑,郭老五和他的哥们儿们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10几分钟后,公安局工作人员赶到,工作得以继续进行。

最后,事情水落石出。郭老五做了假合同,铺了500米的路,剩下那300米的修路钱,共12万元,一直在他手中。因为涉嫌职务侵占,经常委会研究决定,将该案件移交检察院处理。

至此,我和郭老五这一拨被调查人斗志斗勇的“戏”落下了帷幕。

作者简介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投诉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