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性性高潮指南 | 知识周刊


来源:凤凰读书微信

我们准备谈一谈行为进化领域里最模糊的一个问题——女性的性反应。

性高潮

by [英] 伊莲·摩根

本文选自《女人的起源》/三联书店·新知

我们准备谈一谈行为进化领域里最模糊的一个问题——女性的性反应。

现在与简·奥斯汀的时代有着天壤之别,众所周知,女人有能力体验性高潮,她们也确实做到了。显然,这一生理过程必然有其特别之处,否则也不会引出前面的言论。大家都认为没必要再重复类似的话,"现在每一位权威的生物学家都认为女人能够体验性的快乐",或者"不能再否认,女人和男人一样,她们也能达到性高潮"。

然而,确实有过那样的时期,女人的反应大同小异。那时候,妇女进入洞房,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所知很少,甚至一无所知。还有人会向她们提出一些模棱两可的警告,告诉她们可能会很痛苦,但必须忍耐。那些掌握了最先进医学知识的人武断地说,女性性高潮的论调是堕落的幻想,绝对不能相信。哈夫洛克·埃利斯引用了当时英国学术权威阿克顿的话,他谴责了女人有性感受的论点,认为那是对女性"无耻的诽谤"。

当然,那样的时代一去不返。你可能会认为,现在所有的疑虑都已消除,所有的混淆都已澄清,20世纪科学的发展已经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但是,事实与想象相去甚远,还是让我们深入内部,拨开迷雾,仔细看看它的本来面目。

最初,对于女性性高潮现象的研究只局限于智人这一个物种身上。在金赛的时代,相关调查通过问卷形式展开,可以理解,当时只能这么做。但若是走上前去询问一只雌性动物,问它达到性高潮的比率是多少,那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到了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时代,问卷调查的形式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用仪器监测人们的生理反应。可以想象,争取动物的合作比较困难。若是跟一对夫妇讲清自己所做的实验具有科学意义,那他们会很愿意配合,但却没有办法让动物明白你的意图。

研究人员会遇到各种困难,但他们足智多谋,总能想出对策,从侧面寻求突破。可结果出乎意料,只有极少数的人真正达到了预期目的。样得出必然的结论--也可以说是原因--大家达成了一致见解,即比人类低级的雌性哺乳动物从来没有性高潮的体验,这种推断和19世纪人们的认识恰好相反。那时候人们认为,人类的爱是精神方面的,女人若喜欢婚姻带来的肉体快乐,那就是"形同禽兽"。但按照现在的观念,肉体的愉悦也很重要。女人尽管与男人不同,但也远远超过了其他低等级动物。我们在下文中会详细谈到这一怪诞的理论,当然相关的材料也不在少数。

那些妇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当我们把目光从动物的身上转向人,情况则完全不同。有许多言论与女性性反应有关,而且这个话题到现在还很热门,不断有观点相左的专家和思想迥异的学派针锋相对,达成的共识与既定的事实仍然非常有限,比我当年谈到这个问题时略有增加,凡是达成共识的,都是客观存在的。马斯特斯和约翰逊详细说明了这一论点。他们二人事无巨细地列出身体各部位的生理反应,包括性行为前期、中期和后期的。他们做笔记、录影片、做测量,项目有性器官的充血、消退,激动时出现的潮红,以及心率、出汗等。事实证明,女性的多数反应和男人相同。

他们还解决了一个长期困扰人们的问题。金赛曾经提出,有14%的女性声称能够多次达到性高潮,这和男人有所不同。该言论遭到反对派的猛烈抨击。比如,伯格勒和克罗格指出:"一些妇女志愿者对金赛说(他深信不疑)她们有过几次性高潮的经历,这是最大的天方夜谭。这14%的人显然应该归为性冷淡的花痴,即使反复兴奋也无法达到高潮。金赛上了这些理想主义者的当。"然而,这一常见的现象得到了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证实,他们说,那些妇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金赛并没弄错。

到目前为止,除了这一点初露端倪以外,其他的事情仍然混沌无序。我们知道,性高潮确实存在,但在妇女中能达到的比例有多少,能持续多久(从进化论的角度),发生在哪个部位,如果达不到情况又会如何,究竟是什么导致它的产生,又为什么会常常失败,所有的这些问题仍然处于激烈辩论中。

男人有男人的感受,女人有女人的感受

男人有男人的感受,女人有女人的感受,从生理反应来看大同小异。但女性的性高潮到底是自发的,还是由男伴引发的(德斯蒙德·莫里斯直言不讳地称之为"拟男性反应"),这一切都有待于进一步证实(当然,至今还没有一个人大胆地提出来,问问男人的性反应是不是因女人而来的被动反应)。女人有女人的感受。具体是一种感觉还是两种感觉,人们对此争论不休。一派认为,阴蒂会达到高潮,阴道也能,这一派人中有一小部分认为,前者是低级的,后者是高级的。有人对此高谈阔论,认为只有阴道产生的高潮才是真正的高潮。另一部分专家也不示弱,他们的观点恰恰相反,认为阴道能产生高潮纯属谬论。

女人有女人的感受。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人们认识到了这一点,鼓励她们有所期望,有所追求。同时,男人在这方面获得的知识非常多,都是为了帮助双方获得性快乐,但似乎结果并不是很理想。这又引起了争议,到底是谁的责任,是一方的责任,还是双方都脱不了干系,是她性冷淡,还是他缺乏性技巧,抑或是一方或双方的早期教育缺失,权威人士对此莫衷一是。所以可以肯定,没有这种争论的卧室基本上不存在。

为了不让大家觉得我是在夸大其词,特附上部分引言和观点。认为没有反应的:罗伯特o奈特(RobertD.Knight)说:"大概有75%的已婚妇女体验不到性生活的快乐,或者体验甚少。"金赛说只有10%的女性达不到性高潮,玛丽o鲁宾逊(MarieRobinson)怀疑在40%以上,特曼(L.H.Terman)则认为是33%,韦斯(Weiss)和英格利希(English)给出的数字是50%,尤斯塔克o切瑟(EustaccChesser)认为只有15%。伯格勒断言,性冷漠"与70%或80%的妇女有关"。英奇和斯滕·赫格勒(Ingeand Sten Hegeler)在《性爱入门》(TheABCofLove)一书中反复强调"女人不存在性冷淡现象"(该书第55页,第60页,第62页)。

谈论性高潮本质的:弗洛伊德认为,阴蒂部位的高潮是不成熟的表现,也是神经过敏、男性化和性感缺失的表现,妇女须通过学习来达到成熟、精神健全和完全女性化,从而"转向"所谓更深层次、更有满足感的性高潮,这个部位当然在阴道。伯格勒甚至说不能达到或从没有过阴道性高潮的女性都患有性感缺失症。(值得一提的是,在与性有关的文学作品中,对于男女"性感缺失"的看法往往表现得极为不同,如同盲人摸象一般。)

金赛的观点完全不同,他坚信阴蒂性高潮是主流,且看他的论述:"有了现代解剖学作基础,再加上性行为的生理学知识,想让我们相信阴道性高潮的确太难了……文学作品中常常把阴道描写为感觉刺激的中心,但从身体和生理学的角度看,它几乎对所有的女性都是不可能的。"

西奥多·范德维尔德不肯在两者之间做出实质性的选择,他把它们比作"两种风味的葡萄酒,或者是两种色彩,甚至是不同色彩的搭配"。还有专家把它们看作互为补充,黑斯廷斯(Hastings)则指出,"弗洛伊德说支持转换理论的人都没有流露出可以把两种性高潮类型区分开的迹象"。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观点颇具权威性,他们认为只要存在不同的生理反应,就不可能把两者分开。

所以,到底有一种还是两种?如果只有一种,是哪一种?为什么会有人说还存在另一种?如果有两种,男人为什么只有一种?哪一种占多数,哪一种占少数?要想寻求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你得付出代价,需要更具慧眼。这有点像各派神学家在争论三位一体的内在本质。

另外还有一点没有达成共识,即对女性性反应的认识是否为女人带来了成就感。女权主义者伊娃o菲格斯曾大声疾呼:"在现代女性认识到了性高潮后,或许它(与生育控制一道)成了男性主导地位终结的最大动力。"安妮o寇伊德(Anne Koedt)也是一位女权主义者,但她不同意这种观点。她曾出版过一本书,名为《阴道高潮迷思》,书中暗示,这种特殊形式纯粹是宣传鼓动,是那些色鬼们凭空捏造的虚假谎言,目的是劝诱女人和他们上床,并想让她们明白自己也非常喜欢这类事情,还会在事后愉快地对他们说声"谢谢"。

那么,它究竟有什么重要之处?

那么,它究竟有什么重要之处?

金赛说:"即使没有性高潮,人们也能从性兴奋和性关系的社会角度得到很大的满足。"范德维尔德认为:"现在,由于缺少性兴奋和性交带来的彻底的精神放松,很难估计它会造成多少人意识的混乱和神经失衡,以及婚姻的不幸。"哈费曼指出:"虽然许多妇女从来没出现过性高潮,但她们也对性爱情有独钟,性爱给她们的身心带来了无尽的欢娱。"汉密尔顿则说:"除非性的渴望得到完全的释放,否则至少有20%的性生活达不到最终的性高潮。最轻的后果也会导致经常性的紧张、焦虑和不满。"亚当斯对此也评论道:"如果婚姻中的其他条件都能令人满意,那妻子即使完全没有性高潮也能享受到婚姻带来的幸福。"

但可怜的勇士玛丽o斯托普斯一直都致力于与愚昧、偏见做斗争,最后她认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竟然让她的丈夫签署了一份文件,内容是在丈夫无法满足她时,允许她从健康的角度出发,通过其他方式得到性满足。

其实,这些人为的分析过程还只停留在事情的表面,远非它的真实面目。弗洛伊德晚年时曾说:"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女性知识,一定要依据自己的切身体验,不然就去向诗人请教,再者就是等待科学能给出准确合理的解释。"不久以前,罗伯特o阿德里像弗洛伊德一样无奈地表示:"我们对于原始社会女性的研究还没有得出最终的结论,就算真有这么一天,那些无聊的分析人士也一定会不断找来某些病人过去的琐事,吹毛求疵,胡搅蛮缠。我们继续谈论时仍只能纸上谈兵、妄加揣测,不能从新的视角去看待我们的女性伙伴。"

多数明眼的读者都会看出,我们以上探讨的问题还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除了这个问题之外,能够引起这么多的专家学者唇枪舌剑的,我想恐怕就只有经济了。个中因由大概是人们在潜意识中感到自身的利益、能力、幸福、地位和自尊心都会受到辩论结果的影响。所以,也许我们开辟的"新思路"最好应该尽量远离人类自身,而应在动物中间进行。

目前,对非人类雌性动物流行的看法是,它们不会体验到我们所说的性高潮。对此,人们提出的两大理由比较可信。至于为什么智人的妻子会进化出这样一种机能,在这个星球上开了先河,也有两种解释。

第一个让我们相信动物没有性高潮的理由是,女人的性高潮存在致命的缺陷,它必定是新生事物,没经过自然优选的过程,缺少自我完善的时间。于是埃尔肯(E.Elkan)推断这种现象还会继续出现。特曼探讨过弗洛伊德理论中有关女性病人的"性饥渴"等重大难题,结果无功而返,他的结论是其原因多半是生理性的和遗传性的,与心理因素无关,他与埃尔肯的看法一致。而德斯蒙德o莫里斯也认为性高潮这种现象即使没有在其他动物身上出现,至少是在智人身上最先出现的。

第二个理由基于四足动物的总体表现而得出,在交配之后,这些动物都会慢慢走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清楚地表明,什么不同的风味、色彩纷呈等对它们来说都属无稽之谈。

据说,人类中突然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以下两点。第一个原因是我们远古的朋友生活是这样的:她的配偶变成勇敢的猎人,为了维系他们的对偶关系,他就得让性充满情趣。而她作为猎手的妻子,在他回家时要随时满足其性要求,自己也应该得到新的"行为慰藉",于是,性高潮应运而生。第二个原因看起来更合情理。据说,当女人变成两足动物时,她的繁殖能力受到了新变化的阴道角度的危害,里面的精液会流出,如果她站起来马上行走的话,精液就很难保留。所以,她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暂时被一种强大的不可抵御的力量所征服,致使她保持平躺不动,等到精子到达了目的地,她再站起来。

我认为这两点的可信度都不大。的确,女性的这一机能存在缺陷,特曼断定,这一缺陷与孩童时期在仓房里见到的肮脏事无关。他说得没错,但我认为此事不会再出现在其他动物身上。它只会出现在为了生存而奋斗的种群中。如果这一机能的出现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繁衍,防止女性拒绝性行为,那很奇怪,为什么女性在年轻的时候虽已具备了生育能力,却表现得十分羞怯,达到性高潮的概率最小。按照金赛的统计数字,需要在结婚15年后,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最佳状态,而此时的生育能力已经下降,也不会再有羞怯的表情。

另外,让我们再想想维多利亚时代的家庭规模。那时,人们认为谈论女性性高潮是件不光彩的事,很显然,如果它真能影响生育的话,作用一定非常小。总之,如果有性高潮体验的女性比没有那种体验的生育能力更强,那这一现象必然会继续出现并发扬光大,没有任何理由证明它只会在目前存在,或者曾经存在。

至于四足动物的木然反应,我们能不能说它们在任何方面都无法与人类相比呢?我们在呕吐的时候,大概会发出一些声音,然后面色苍白地坐在浴缸边上,情绪沮丧,气喘吁吁,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差不多要用5~10分钟的时间。然而很多动物在呕吐时,几乎与吃东西时一样,悄无声息,而且,之后它们会立即"若无其事地走开"。我们只知道有事情发生了,因为可以看到吐出的东西。同样的道理,似乎人人都相信雄性动物经历了性高潮,因为可以看到它排出的精液。但如果我们希望雄性黑猩猩能表达出它兴奋的感觉,或者筋疲力尽以及性交后的慵懒心情,那恐怕没什么希望。那么,也许断言男人的"行为慰藉"才刚刚开始进化是一个错误的结论。

也有人反对这样的说法,他们不认为上帝只会赋予一个种族这样的慰藉,来让女人为出猎的丈夫保持忠诚,还要能随时为他们服务。无论如何,它不会对忠诚产生任何作用,如果这种慰藉充满诱惑,那么不忠诚得到的乐趣会更多。至于随时可以提供服务,确实不假,许多低等的雌性动物在它们非常短暂的性周期期间只是被动地接受,而女智人从生物学的角度而言,也是一直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

当然,也绝不会是因为她的男人拿起了长矛而导致她突然发生了转变。性高潮和打猎一点关系都没有,它只不过是一个漫长的被动接受过程在逐渐增强,最后达到了顶峰。这个过程稳步增长,伴随着我们从低级动物向高级动物演化。在我们成为高级的猴子和猿时,尽管雌性还是常常受困于发情周期,但这个时期,它们通常会随时接受求爱的表示,包括有身孕的时候。这一良好的势头一直延续下去,陪伴我们从原始人演变为智人,但它始终没有加速发展,我们也没有确切理由断定在某个进化的特殊时期产生了新的因素。

公正地看待世界上的一切,不把女性看作二等公民

最后,说说认为女性性高潮可以让女人保持仰卧的姿势,以便让小小的精子进入体内的理。对此我不敢苟同,我怀疑性交后所出现的乏力现象所持续的时间,在女人身上是否比男人更长。无疑,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女人在事后会继续躺上一会儿。但在我们的文化习俗中,性生活都会在床上进行,而且大多发生在晚上,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不希望被打扰。她没有理由跳起来说:"好了,结束了,我得马上冲出去。"

不过我敢保证,不管她的伙伴多么优秀,如果她突然闻到烧焦的味道,意识到自己只有半小时的逃命机会,他绝不会看到性高潮能确保她稳稳地躺在那里,这种事情放在今天也不会发生。那我们的祖先总是日出而作,在阳光明媚的热带草原上,若是发生了交配事件,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不相信她会仰面朝天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分钟都不会。

在了解了所有的这些推测之后,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那个大胆假设:我们摆脱了大男子主义的观念,不再认为这个世界上雄性动物生来就有性的需求和性欲望,在获得这一切的同时要伴随着性愉悦;雌性动物则生来就是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增加他们的快乐还要为他们生儿育女。

让我们试想一种更民主的方式:公正地看待世界上的一切--自然、上帝、进化论或者其他任何事物,不把女性看作二等公民。问题非常简单:怎样才能让动物甲和动物乙为了生育的目的而结合到一起?答案似乎也超乎寻常地容易:让他们在一起时更快乐。什么样的进化目的会只为其中的一半服务,让动物甲充满欲望追求快乐,并报以感官的享受,动物乙只能温顺地服从,被动地忍耐?我们能找到的与动物行为有关的所有环境方面的证据都得出同一个结论:性的原动力是相互的--雌雄双方都有需求,都能得到满足,都认为性交是美好的事情。萨雷尔o艾默和欧文o德沃尔都认为:人们吃饭不是因为需要食物维持生命,人们性交也不是因为它是保持种族延续的基本条件。母亲爱抚孩子并不是因为离了她的照料,孩子就无法活下去。我们吃饭,我们性交,如果我们是母亲,就要照顾孩子,因为这一切都能给我们带来快乐。

当然,从理论上讲,我们完全可以不把性看作群体伙伴的合作,而把它当作特殊的没有杀伤性的猎食,就像猫吃老鼠一样,只要它愿意,完全不必在意老鼠的感受。

的确,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男人的野性根深蒂固。在很多种语言中都对男人追求女人做出过比喻,男人是狼,女人则是类似一盘菜、一只鸡或是一个桃子等美味可口的东西。

然而在动物世界中,根本不存在这种事情。除了智人以外,没有其他哺乳动物可以在违背雌性意愿的情况下进行交配。

伦纳德o威廉姆斯(Leonard Williams)提醒我们:"实际上,雄猴如果没受到雌猴的主动邀请则无法进行交配,雌猴要愿意合作才行。在猴子的世界中,不存在强奸、卖淫以及委曲求全等现象。"比灵长类更低级的动物,情况也是如此。马塞尔o西耳(Marcel Sire)在他的《动物的社会性生活》(The Social Life of Animals)一书中对褐鼠做过以下描述:"例如,雌鼠会追求地位较高的雄鼠,正常情况下它五天就应该交配一次。但是有一只雌鼠在两个月之内始终拒绝交配,大概因为眼前的雄鼠都不能让它满意。终于有一天,它遇到了一个可心的,立刻就交配了。"

还有更低级的果蝇。霍尔丹(Haldane)讲述了他做的果蝇实验。他把黑雌蝇和黄雄蝇放在一起,这种雄蝇具有隐性基因,身体呈黄色,这在求偶中处于劣势。雄蝇企图交配,可雌蝇对它们不太满意,97%的雌蝇"积极抵制,它们有的会躲开,有的会做出踢的动作,有的干脆把产卵器甩掉"。最后能够有效产卵的只有3%,这成功的一小部分也并不是因为抵制失败造成的。经过进一步的基因实验证明,这部分雌蝇天生是色盲。

如此看来,除了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中,成功的性接触必须有雌性的积极配合。有迹象表明,很多雌性动物表现得比雄性更主动。1970年,斯图尔特o戴蒙德(StuartDimond)博士做过一项实验,让雌雄老鼠都去按操作杆,目的是引诱一位性伙伴。处在性高峰期的雌鼠会连续不断地按动,即使雄鼠已经表现出厌倦,它们还在不停地按。灵长类动物无论如何也不应例外。罗伯特o阿德里对此解释说:"在高级灵长类动物的日常生活中,雌性成为了性的发起者,爱的实施一定要有主动的一方,多半情况下这一角色由雌性来担当……欲望总是由她而起。"

我希望大家能从中总结出在智人出现许久以前就存在的这一现象。雌性哺乳动物和雄性一样,在性方面一直在展示自我,她们和配偶一样体验着欲望及其中的乐趣。没有理由认为雄性能够从中得到慰藉,而雌性却得不到。同样,也没有理由相信,单从生理上讲,男人来自性行为慰藉的需求与银背大猩猩在生物学上会有所区别,他们的雌性配偶也是一样。我们确有理由相信男女两性的生理机能完全相同。1953年,一份来自金赛研究所的报告称:"发生性接触之后,身体的某些部位就会立刻因充血而膨胀、增大或变硬,最迟也会在几秒钟或一分钟内产生这种现象,这在人类和较低级的哺乳动物身上会有相同的反应,雌雄动物都一样。"

在我看来,最简单、最合理的推断是雌性的性反应在几百万年以前就得到了进化和完善,我们无法确定它适用于哪一级哺乳动物,但可以肯定,它们比我们要简单原始得多。它们在这方面没有大惊小怪的原因,准确地说就是因为已经完成了进化,性行为简单得如同吃饭一样,愉悦的报偿十分自然。

所以,我们不应该问:为什么人类的女性进化出了这样一种复杂而神秘的机能,又是如何得到的?而应该问: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被人类搞得混乱不堪?甚至在有些人身上还会错位或遗失?

我们首先来理一理头绪,看看性高潮到底因何而起。大家最好暂时忘掉金赛、马斯特斯和约翰逊,以及五花八门的说法,忘掉人类的那些闲言碎语,一心只想着猫、猴子这些四条腿走路的动物。这样一来问题就简单了。性高潮的产生完全是因为人们所做的短暂而富有激情、快速而富有节奏的摩擦,这才是事情的源头。近来,有些理论家对女人各种情况的性高潮做了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它的情形和打喷嚏有些相似。也就是说,你在它来临之前就知道,但如果喷嚏没打出来,就会感到强烈的不适(如果打出来了,就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但是,如果简单理解,只把它当作释放情绪的行为现象来看,途径则是短暂而有激情、快速而有节奏的摩擦。那么,更相似的感受立刻会在脑海中闪现,这可不是打喷嚏,我们要面对的像一种特殊情况的痒。单纯从主观上说,性高潮并不觉得痒;从美学角度看也没有可比之处,至少它有失斯文;从生理学的角度说,这种类比也不完全对等,因为痒一般是皮肤表面的感受,而性高潮却是深层次的。但不考虑这些差别,单从动物行为的效果来看,两种经历非常相似。

理想的阴道内部摩擦是采取后位方式。由于位置的关系,比如猫,不能用传统的方式由后腿完成抓挠(摩擦),那就必须求得另一只猫的帮助,猴子也不例外。这类对于帮助的需求简单自然,就如同它的肩胛上落了只跳蚤而感到不舒服一样。

此外,还有一点我们需要提出来,在许多灵长类动物以及更多的四足动物中,压力不仅来自后面,而且要从上向下,使它适用于阴道的腹壁。在一些灵长类动物中,两性间的差异也表现出了这一点--雄性更高大,腿更长。还有一些物种,如猕猴,两性间的差异很小,但它们也有办法达到目的:雄猴双脚站在雌猴后腿的关节处,以取得所需的高度。猫则是靠雌猫的姿势来保证的--它叉开两条后腿,将脊椎骨尽量贴近地面,很多动物的行为也是如此。德斯蒙德o莫里斯观察过交配的长尾刺鼠:"雌鼠同意后就不再从雄鼠身边走开,而是蹲伏下来,摆开性交的姿势。这与顺从地蜷缩有几个方面的不同。首先,雌鼠的身体很低,但没贴到地面。其次,它把后背展平,以便尾部相应地抬高……"看来至少在哺乳动物中,它们有意抬高体位进行交配。

到目前为止如果没弄错,那么我们现在要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要对性专家们针锋相对的不同意见做出公断,即女性性满足的原始状态是集中在阴道还是阴蒂。你可以看看猫或大多数四足动物的解剖图,它们绝大多数都不存在阴蒂。只有极少数有这一器官,但是长得并不很小,也并非发育不全,而是又大又突出,有的甚至在里面还长有骨骼,就像某些动物的阴茎骨一样。但这些现象与性行为没有直接的联系。

没有人能确切地说明白这些动物怎么会进化到这样高的程度。伦纳德o威廉姆斯对其中的一种动物所做出的解释更容易理解,他认为这和性的关系较小,和排尿的关系更密切。他曾仔细观察过绒毛猴的举动,他认为,这些猴子的阴蒂之所以长得又长又硬,是因为它们非常讲究,一定要保持树上的窝清洁干爽。因为这样就可以直接把尿液排到窝外,与雄猴的动作相差无几。

还有一种因阴蒂长而闻名的动物--鬣狗。雌鬣狗阴蒂的长度堪比雄鬣狗的阴茎,而且也能勃起,所以人们无法从外形来判断它们的性别。对于它们的如此长相,不会有人认为这是雌鬣狗性欲强烈的表现,碰巧这种动物的雌性比雄性更具支配权。另外,雌鬣狗还长着两个非同寻常的脂肪球,酷似阴囊。因此可以说,它们这样的长相最初是用来警示那些虎视眈眈的不速之客的,告诉它们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不会轻易就范。

与它相反,雌绒毛猴显然并不处于支配地位。这两种动物只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共同点,大概就是在排尿时都需要准确定位,因为鬣狗的尿道口处于阴蒂的位置。(当然,女人的这两个部位是分开的。)作为支配者,雌鬣狗在犬科动物中占主动地位,由它来划归自己的领地,有时它们也通过传统的尿液气味来实现这一目的,尽管目前它们已经进化出特殊的嗅迹腺体,但在发情期,它们依然用尿液来圈定地盘。如果我们忽略阴蒂,和其他大多数的四足动物一样,权当它是与性无关的器官,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就是兴奋中心最初时是在阴道。若如此,我们就陷入了更难的困境,顶尖的专家们会一致反对,金赛、马斯特斯和约翰逊曾异口同声,声称这在生理上绝对没有可能。他们会摆出那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即阴蒂上布满了高度敏感的末梢神经,而整个阴道内壁几乎没有,它的表面非常麻木。马斯特斯和约翰逊通过实验证实了这一点,他们的方法是轻轻抚摩内壁,结果证明受试者没有任何感觉。

我对此深信不疑。但是我们已经探讨过猫和猕猴的例子,它们不是轻轻地抚摩,而是快速有力地摩擦,好比狗会拍打耳朵的背面。以此类推,人人都知道不能用轻轻抚摩来解除难忍的瘙痒。如果你出过水痘,一定有人告诉你,要是把水痘尖挠掉就会留下疤痕,那你就可能会轻轻地挠一挠,因为不可能置之不理,可结果你会发现还不如索性不去管它。用力抓挠就能解除痒的感觉是何道理?可以肯定,它不是皮肤表面的东西在发挥作用,而是来自更深层的某种东西,单靠抚摩解决不了问题。

假设猫、猕猴,或者其他更高级的四足动物的性体验来自于水平的阴道,那么对阴道腹壁下方或腹壁的剧烈摩擦是必要的,这是雄性动物的必要过程。像其他高度进化的行为机制一样,只要雌性动物配合正确,每次都像做梦一样。

对我们的祖先来说,这颇具讽刺意味。当初,他把她按倒在地,她不仅害怕,还会感到痛苦,丝毫体验不到快乐。不管他多么尽心尽力,也没对腹侧阴道壁做过摩擦,而只停留在背侧的阴道,这里并没有敏感的肌肉组织,只有坚硬的尾椎。从女性的角度看,他所做的一切都徒劳无功。当然,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等到明白的时候,全族的女性都已经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没有任何理由地变得性情乖戾和性冷淡了。

一个必然的结果是水猿的发情期开始消亡,这是种良性进化。雌性完全没有必要在一个固定时间内欲望强烈却得不到满足。或许雌性的性欲周期在某段时间内处于低潮,难以相处,也可能因为要照顾孩子,不愿意被无尽的欲望所扰乱。自然选择通过消除发情期的方式确保他们代代相传,兴旺昌盛,周期性的发情最终退出了遗传选择。

我们永远处于变化当中,这才是永恒的真理

你可能会想,女人获得性高潮的能力也会消失,但进化没必要朝这个方向发展。拉马克的看法是,生物的本能在某个特殊的群体中得不到利用,它都会倾向于慢慢消亡。然而,当今的科学家认为废弃本身还不足以引起这种变化,如果这个群体中出现了适应优势,它才会消亡。

这种优势既没出现在人类的雌性身上,也没出现在整个种群中,结果性高潮的能力没有消亡,它存留下来,并一直延续到今天。即使这样,它作为性慰藉的功能仍然处于潜伏状态,这当然是对个体而言。就整个群体而言,这种情况可能存在,而且还会延续下去。至于它是否如早期的避孕者们所记录的那样,普遍处于潜伏状态,很值得怀疑。如果这一机能如我所说,则不难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性高潮更常出现在长期的婚姻生活中。对新婚夫妇来说,男人很快达到高潮,但女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但过了几年之后,即使在维多利亚禁欲时期的婚姻中,女性性高潮也不是没有发生的机会,而且相当频繁。随着男人的反应变得越来越慢,而性行为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妻子的性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他从未找到正确的角度,也没有人找到过,但长时间对腹侧阴道壁的摩擦最终发挥了作用,就像正确角度而产生的短暂兴奋所达到的效果一样。如果我们再回到小孩子得水痘的问题上来(很抱歉又提到这个缺乏诗意的比喻,后文中我的比喻尽量诗情画意些),如果水痘奇痒难忍,又不让他用力挠,而抚摩又不起作用,他最终会发现用手掌快速来回摩擦,时间长了也能起到缓解的作用,即使没有用力按压。

天知道那些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想法从何而来。他们自然不会对外人说起,但许多乏味的婚姻在失去了所有的吸引力之后,一定是碰到了意想不到的刺激因素而峰回路转。性高潮出现过一次之后,就会重复而频繁地再次发生,因为她知道怎么做能如愿。这就是所谓阴道高潮"训练有素"的反应。

它也能解释一些现象,比如绅士小说家笔下常被曲解的做爱细节。当作者描写到撩拨人心的卧室场景时,他会安排女主人公疯狂地搂着男主人公的后背,对白则是:"不要走开,千万别离开我。"实际上的意思却是:"我的直觉相信如果你进入的位置再往下一点,再低一点,那个点就会受到刺激膨胀起来,那就更妙了。"当他描述女人不经意间弓起身子时,他会让女主人公说:"噢,天哪,我兴奋极了,我要爽死了。这就是我高潮的反应,我快疯了,我的全身在颤抖。"可它隐含的意思却是:"噢,太好了,如果你不能调整你宝贝的角度,那我只好自己来。"

现在再让我们谈谈那些阴蒂派学者,他们一直围绕着这个热点做文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理论体系在发挥作用。我并不否认它的存在,只是认为它更像一个替代品。阴蒂和阴茎相对应,属于女人退化的器官,它像男人的乳头一样毫无用处。它最初存在,是因为基本的胚胎原形具有双性特征,在确定男女之前,单纯而简单的人已经定型。它和男人的乳头相仿,布满了发达的末梢神经,因为在性别选择过程中会需要它们。

然而,当正常的性机能开始出现问题时,阴蒂还在,它便派上了用场。德斯蒙德o莫里斯说,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非常兴奋的状态下,单单是刺激耳朵就能引发性高潮。很明显,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要达到同样的效果,阴蒂刺激所需的时间会更短。因为,尽管它原有的作用不比耳朵更与性有关,但它更敏感,存在的意义更大。

这样的替代现象在进化史中屡见不鲜。例如,爬行动物的颌骨就巧妙地起到了哺乳动物内耳骨的作用,而在哺乳动物身上,它是多余的骨骼。如果我们的性器官还在继续完善,那这些最初毫不相干的器官就能够改作他用,在原有的四足动物行为模式出现问题时作为代偿。

我们永远处于变化当中,这才是永恒的真理。世界在发展,再也不会回到四足行走的伊甸园。后位的方式无法让人满意,从理论上讲,它们最接近原生的用途,但现在用途已经发生变化(双腿行走对阴道造成压迫,致使它破旧立新,沿耻骨边缘演变为弯曲状态),这样的位置对女性十分有利,根本不用特意调整姿势。阴蒂高潮只是突发现象,而阴道高潮才能达到满足的极限,但对某些妇女来说无论如何也体验不到。这诚然都是假设,但这一假设却比其他的更接近事实,它也解释了解剖学方面一些细微的神秘现象,比如,为什么阴道壁的某些部位本身就很敏感,而位于腹侧的则表现得尤为突出。我自认为对前面一些难题所做的假设合乎逻辑。在此之后,我看到了凯格尔(A.H.Kegel)博士的文章,他的文章可以从完全不同的角度为这些假设提供证据。凯格尔博士是位妇科专家,专门研究压力性尿失禁,这是一种生理紊乱现象,重症患者一般需要通过手术进行治疗。凯格尔发现,这种疾病也可以通过一整套针对性练习得到改善,即练习耻骨尾骨肌,这些肌肉恰好附着在阴道壁上。凯格尔在写给《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oftheAmericanMedicalAssociation)编辑的信中说,这种练习不仅治愈了病人的失禁,还让她们得到了意外收获。一些妇女主动提到她们的性反应有所增强,对性生活更加满意,有的甚至是在结婚多年后首次获得了性高潮。

鲁思和爱德华o布雷彻在他们的《人类性反应解析》一书中也提及这一发现并做了如下评论:"从这种现象我们可以看出,阴道高潮的生理基础与耻骨尾骨肌特殊的神经末梢有很大关系。性交过程中,阴茎的插入会对它起到刺激作用,它能对外来压力和深层的接触做出反应。"而且,"这类练习还可以治疗性冷淡,凯格尔指出,通过日常训练,可以增强这些肌肉的力量,六成以上的妇女在训练之后都获得了成功"。

作者:D·莫瑞斯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译者:周兴亚/阎肖锋等

出版年:1988

《裸猿》一书曾简要回顾了哈迪和他的水生理论。与此相仿,布雷彻在他厚达350页的书中用了一页的篇幅专门谈到凯格尔,把他看作一个古怪的理论家,认为支持他的人很少。我认为,凯格尔阐述了一个简单的真理,当它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时,就意味着布雷彻其余的349页都成了历史,特别是对弗洛伊德那些深奥理论的论述更是毫无意义。这就是水猿之所以面临尴尬局面的原因,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也不符合自然规律,其中,多数性行为的发动和受益仅限于雄性一方。

女性智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发情期现象。男性意识的深处埋藏着一个观念:女人是脆弱的、虚伪的,如果她们不是这么该死地做作,她们每个人都应该经历那样一段时光--比如一个月中有一周的时间--她会兴奋地在大街上乱跑,承认自己为此疯狂,像大喊大叫的猴子一样向所有的异性求爱,直到天黑时还在不停地寻找目标,而所有的男人都会望而生畏,退避三舍。

为智人祝福,我们女性的行为已经彻底改变,再不像从前那样,只是男人的配对物。我们追求他是为了爱,为了陪伴、兴奋、好奇、安全,为了一处居所和一个家庭,为了威望、消遣或躲在他臂弯里的快乐。但在他急切的欲望和我们的欲望之间仍存在失衡状况,所以当特殊时刻到来时,妓女便大行其道。

我相信这种失衡在最初时并不存在,它是人类的创伤之一,时时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曾接受过"洗礼",艰难地度过了上新世,顽强地存活下来。这不是男人的过错。上帝知道,当然也不是女人的过错。但是,或许还要历经几百万年的时间,男人才能彻底消除郁积在心中的愤懑。

本文选自——

本文选自《女人的起源》/三联书店·新知

责编:糖糖

知识| 思想凤凰读书  文学| 趣味

主编:严彬(微信:larfure)

投稿邮箱:book@ifeng.com(需原创)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投诉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责任编辑:唐玲 PN039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