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茱萸:小满前主角是樱桃鲜红的吻痕


来源:凤凰读书

小满前主角是樱桃鲜红的吻痕;,,小满后则迎来了大批杨梅,,,……,,还少不了团在粗糙躯壳里,,那南来的令人心动之莹白。

小满前主角是樱桃鲜红的吻痕;

小满后则迎来了大批杨梅,

……

还少不了团在粗糙躯壳里

那南来的令人心动之莹白。

——茱萸《酸甜小史》(节选)

 诗

 语

 屑

茱萸

是我们真正的弱点所在,因为它以言辞为栖身之所,这人类的言辞,看似鲜亮,实则昏晦,如柏拉图的苏格拉底在《斐多篇》中谈到的那样,映射的正是我们的有限性。

从理念论的角度来说,它时常和意见、情绪和想象纠缠在一起,离真理和谬误都仅有一步之遥

尤其是,当言辞注目于尘世上的可见事物时,它变得更为混沌,换句话说,可见之物加深了言辞的晦暗。言辞是人类在经历“巴别之乱”后,从终极存在那里获得的仅剩的恩赐,这种恩赐不是完全的救赎,而只是终极存在从高处抛出的绳索——你抓住它,并从这高处获得理性的前提和保证。

但或许正如克莱因(Jacob Klein)在注疏柏拉图《美诺篇》时所说,“将我们的理性的假定充分明晰化的能力,或许无法赐予有死的人们”。

诗和理性有所交缠而又互相区别,却共同来自观察和言辞的恩赐。人类的易朽和有限,使得我们只能够短暂拥有诗这种言辞的恩赐,享用因对它的运用而带来的一时欢愉。

茱萸,本名朱钦运。诗人,青年批评家,随笔作家。哲学博士。现供职于苏州大学文学院,从事新诗史、当代诗及比较诗学领域的研究。出版作品、论著及编选十余种,诗作被译为英、日、俄、法等多种语言,获美国亨利·鲁斯基金会华语诗歌创作及翻译奖金、全国青年作家年度表现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国际华文诗歌奖、《星星》年度诗人奖等奖项。杜弗·青年诗丛出品人。

 茱

 萸


诗十首

1. 避雨的人

2. 失踪

3. 桃木

4. 陇上歌

5. 会稽秋

6. 霜露浓

7. 池上饮

8. 澡雪词

9. 酸甜小史

10. 解连环

避雨的人

他们互相望了望,在路边医院的

玻璃廊檐下,听匆忙的脚步。

裂开的乌云带来白昼的消息,

往地面倾泻恩典与光束。

一辆货车驰过,面孔和雨披交替

出现在这幅画面的角落。

不断有身影投向雨幕,不断有风刮过。

额上的水珠,滑入新来者的沉默。

都是已经上岸的赶路者,

太阳一照,没人记得水的痕迹。

在这样的晴天,你要走向避雨的人,

成为那群人中最新鲜的一个。

2012年8月24日;2016年4月修改。

(感谢黄灿然先生的修改建议)

失踪

那些生命中渐渐陈旧的名字

失踪于某年某月,某个黄昏

这个夏天的末尾

邮戳失踪于风雨

泥泞还在路上兼程

大片的叶子飞得决绝而无情

我在很深的黑暗里

闻到了来年草色腐烂的气息

2004年8月

桃木

树下筑巢而居,东海辽阔

神荼和郁垒的生活

从此渐渐好了起来

透明发光体围绕在你的周围

我们射覆、泼茶、浣衣

倒行逆施

手工丝织品在那一年贱卖

度朔山上盛产野味

百鬼喧哗,他们要哄抬物价

桃木板长六寸,宽三寸

颜色黯淡,落满灰尘

定制业务还没有正式铺开

如何关注万物的生死

“我本生性凉薄,不能为此”

焚烧的姿势如此平淡无奇

神荼和郁垒的嘴唇

转成惨绿色

2007年4月

陇上歌

壮士的马蹄音很脆,你第一次听

陇上的风声灰暗

这散乱的色彩,薄薄地紧贴地面

秋天渐近,那些过去的情节

那些植物:青草、樱花、白玉兰和野芒花

它们都是迅速变亮的事物

在陇上,有人试图复制早已落了俗套的

对话、唱词或拥抱

生命简单,天地开阔。所有的相遇都是可能的

我若碰上你,请你转告她:

“你爱的人像被挤压的水滴,

你爱的人,病得很虚弱。”

2007年7月18日

会稽秋

这个秋天深入到菊花的心脏了

我们同是风中的江南草木,不冷不热

打算和自然法则商量一下,调整花期

你裙裾飘飞,打扫丛生的龋齿

时间的蜜色下颚,平坦如你光滑的小腹

我亦手持兵戈,与这满城的风声对垒,跳干戚舞

我们何曾救出过自己?与世界的谈判

只适合在秋天进行,它肃杀、悲凉、慷慨激烈

我偏要将自己置于高台,受上苍的问讯,姿态不改

我偏要,从乌托邦里抢救出不成器的众神

而我明知我的卑小、固执和微不足道,它们让风景

成为可以取乐的空白。它们拿万物交换,

交换我们,交换……相聚、别离和黑暗

黑暗里,我们在越国故都拥抱和奔跑

我说,我能拿我的不朽和你一起分享吗

2007年10月

霜露浓

美可以没有起点,人生的一场大雾由此开始

遮住的不仅仅是我的光阴和赞叹

往更深处,更浓更耀眼。你的屏风、流裙和尺素

不能驱赶的是风,是半枯的植物和颜色

她意味着雪白、明净、寒冷和忧郁

她正走着漫长的旅途,不知疲倦

难道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单调,更晶莹,更纯粹?

我们整理这造化的遗物,并编织与世界对抗的声音

她从来都不需要知晓时间的法则,只是加紧,

加紧攫取凛冽的开端,覆盖住通过的痕迹

你通过什么样的取暖来保存自己?

仅容侧身而过的甬道,狭小而阴暗

霜露浓,霜露浓,浓入这个季节的眉心

和眼角。你无法衡量这个季节的体温

于是我们的肉身,充满火焰的味道

2007年10月10日

池上饮

忆昔西池池上饮,年年多少欢娱。

——[北宋]晁冲之

我们湿漉漉的对话,要保持恒温且鲜绿,

如刚刚过去的春昼般冗长,却并不乏味。

说的话题细碎而干枯,哦,这真不是什么坏事情,

南方的三月细腻到了极点,她随时可以

制造新的腐烂,天气的变化更令人无从谈起。

夜色只是浅,无法溶解你我嘴角的间歇性缄默。

是的,它们近乎微笑,近乎苛刻。

对酌,不明液体的爬行导致话题偏移,

多么有趣!它们已被抽象成一套虚构的动作,

承担着符号赋予的强大指涉权。

在暗处,我们的声音扭曲成形而上的尖叫,

你能否立即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混乱,它

像极了田园里的稗草,硬的端顶迅速

刺破时间的这块美学伤疤,耀眼而疼痛。

该承认的是,我向来缺乏言说的耐心。

我不清楚每一株植物、每个细节的名字,

却偏要用形容词堆积出大量的烟幕。

它们晦暗、偏执、寒冷,沾染着密室政治的

恶习,它们不干净。

池上饮,绝不能效仿干枯的古人们

沾染着吴越一带的甜腥来谈论

治服、习技或房中术。

我仅仅试图拗断链条中的任何一环,

你看,饭桌上便立马多出了

几道古怪的菜肴。

哲学家的菜园里,樱桃红还没成为流行色,

春天却贬值了不少。

几只呆瓜足以修饰人群的寥落,

早在落座之初,我们便搁置争议,

跨过点菜环节:新疆烤羊肉、冰镇思想史,

外加全民造句运动的余绪——

打折年代里,不知道这样的优惠套餐,

能否适应我们国家那副巨大的阴性脾胃。

2008年03月03日

澡雪词

造化之盐增添了

尘世的甜度——这无疑

暗合烹饪的道理。

当然,烹饪之道还关乎

火候和食材的搭配:

自行车深埋在素白中,

素白又伸出半截黄褐色

消防栓,如同东亚人

羞涩又不安分的阴茎;

工人们口里呵出热气,

铲着成堆的云朵,

而云朵和堕天使一样,

刚于肮脏的路面围拢。

在岛国的北方,红绿灯

交换闪烁的间隙,一缕

来自上方的光线刺破了

新近熟悉起来的、

冰雪中肉体的欢愉。

2015年1月13日,札幌

酸甜小史

市声溢出街衢,涌入幽深的

社区花园。音调里,甜裹着酸。

小满前主角是樱桃鲜红的吻痕;

小满后则迎来了大批杨梅,

挤在三角地菜场全部的水果铺,

将色调替换成凝固的暗紫。

还少不了团在粗糙躯壳里

那南来的令人心动之莹白。

果肉紧贴在核上献出汁液,

悄然提供攻占味蕾的机缘;

残余的梗与叶却依然执迷于

最初的摘采。唇造就宇宙的

第一缕光,如树结出果实:

这是独属于铺叙的时刻——

真正被点燃的是石榴嫩枝,

再过几个月,那饱满的颗粒

终将回忆起初夏的孕育期

这扑簌而来的火焰之色。

2015年5月23日

解连环

金质勋章、玉器,脱落的墙体和

蕾丝花纹、泡沫皮肤,包裹着闪光的躯体

这无边的空茫,弯曲的嘴唇

他病得很重,病得找不到自己了

故事没有尾声,关于那些年的爱和恨

都很虚弱,怯懦

而不知所措

轻得记不起当年的重量了

也许是在街头,在前世的宫殿里

或者今生的地铁车厢

那一瞬间,你什么都没说

只伸过来一束,野蔷薇

2007年7月

________

本诗选经作者授权,选自《花神引》(四川文艺出版社)

责编:野行人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