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只黑猩猩某些方面让我想起你”


来源:凤凰读书

达尔文[1]太太 1852年4月7日。去了动物园。我对他说 ----那边那只黑猩猩某些方面让我想起你。

2018-02-01卡罗尔·安·达菲

诗人桂冠卡罗尔安特达菲与女王一起为特德休斯奖得奖者颁奖,特德休斯奖由达菲创办,达菲每年出资5750英镑,奖励那些在诗歌领域中有杰出贡献的人,达菲称“这对其他的诗人来说是一个荣誉,不希望把这个与金钱混在一起,最好能把它回归到诗歌上去。” -英国卫报


这位超酷的341年来英国首位女性,籍苏格兰桂冠的诗人都写了什么?

野兽派太太:达菲诗集

- 夺麦克风有成的古今沉默太太们卡拉OK嘉年华

卡罗尔·安·达菲(CarolAnnDuffy)于1955年出生于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格拉斯哥),五岁时随家人迁居英格兰的斯塔福德郡(斯塔福德),后来进入利物浦大学就读,于1977年获哲学学士学位。2008年,她获得基尔(基尔)大学和斯塔福德郡大学颁发的荣誉博士学位。达菲于2009年荣膺英国桂冠诗人,是341年来英国首位女性桂冠诗人,同时也是第一位苏格兰籍的桂冠诗人1999年年,她就曾是桂冠诗人的主要候选人之一,许多评论家认为她当时与此荣衔擦身而过,其中的两大原因是:她是女性;她是女同性恋者(或者,双性恋者)。

达菲写诗,也写剧本,为大人写,也为儿童写,从1974年年首本作品结集至今,出版的诗集,童书,童诗,剧本多达五十余册。达菲的诗作曾多次获奖,“站立的裸女”(StandingFemaleNude,1985)和“另一个国度”(THEOTHERCOUNTRY,1990)获 “苏格兰艺术协会年度书籍奖”;“阴暗时光”(与此同时,1993)获“韦伯特诗歌奖“和” 前进诗歌奖 “(年度最佳诗集);”出售曼哈顿“(SellingManhattan,1987)获” 毛姆奖 “;”狂喜“(被提,2005)获” 艾略特奖“;”蜜蜂“( TheBees,2011)获 “科斯塔诗歌奖” 和 “艾略特奖”。

达菲出版了二十多本诗集,其中最为读者津津乐道的当属1999年年出版,我们中译的这本“野兽派太太”(TheWorld'sWife图)[30首诗作的诗题 - 譬如小红帽,莎乐美,喀耳刻,美杜莎,大利拉,欧律狄克,得墨忒耳,皮格马利翁的新娘,女金刚,希律王后,伊索太太,达尔文太太,西西弗斯太太,浮士德太太,弗洛伊德夫人,温克尔太太,伊卡洛斯太太,拉撒路太太,野兽太太 - 清楚地揭示这是一本以女性观点为中心的诗集2000年,这本诗集被改编成戏剧,在爱尔兰的剧院首演,此后在各地不断上演,2009年由女名伶琳达·马罗(LindaMarlowe)担纲演出的版本,8月从爱丁堡开始在英国各地与境外巡回演出。

“野兽派太太”题材多元,诗风多样,时而幽默滑稽,时而嘲讽批判,时而抒情忧伤,达菲以戏剧性独白的手法,试图从女性观点出发,重新审视,诠释,甚至嘲弄,颠覆惯常以男性为主体的人类历史,神话故事,“圣经”故事,童话,小说,电影,流行音乐或民间传说,巧妙地融合严肃与荒诞的元素,以独特的叙事策略和切入角度,赋予老故事全新的情节和结局,让我们发现原来表象背后的真相如此扣人心弦,发人深省,原来古今众多知名男士在他们妻子心中的评价如此超乎想象,原来熟悉的人物,事物或事件可以透过另类或逆向思考,开创出如此丰富的趣味。

野兽派太太达菲诗集

 

卡罗尔·安·达菲

达尔文[1]太太

1852年4月7日。

去了动物园。

我对他说 -

那边那只黑猩猩某些方面让我想起你。

[1]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09-1882),英国博物学家和生物学家,于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以“自然选择”(物竞天择)为核心的进化论学说。

小红帽[1]

在童年的尽头,房屋逐渐消失

成为游乐场,工厂,情妇般由

屈膝已婚男豢养的副业生产地,

沉默的铁道,隐士的篷车,

直到你终于来到树林的边缘。

在那儿,我初次见到那匹狼。

他站在林间空地,高声朗读他的诗作,

以狼族特有的拖腔慢调,毛茸茸的脚爪拿着平装书,

红酒沾湿了蓄胡的下颚。他的耳朵

好大!他的眼睛好大!牙齿好大!

中场休息时,我颇为确定他发现到我,

二八年华,未经人事,靓妞,流浪儿,并且请我喝一杯酒,

我的第一次。你或许想问为什么。原因在此。诗歌。

这匹狼,我知道,会引我入树林深处,

离家,到猫头鹰的眼睛是唯一亮光的

荆棘纠缠的暗处。我紧跟他身后徐行,

长袜被扯烂,运动衫因枝干钩刺而

成红色碎片,谋杀案线索。我弄丢了鞋

但到达该处,狼窝,最好小心。那晚的第一课,

狼之气息入耳,是情诗。

我依偎着他扎人的毛皮到天明,因为

有哪个小女孩会不喜爱狼呢?

然后我自他笨重如垫的脚掌间溜出

去寻找一只活鸟 - 白鸽 -

它笔直地从我手上飞向他张开的嘴。

一咬,死了。真棒,床上早餐,他说,

舔食着带骨的肉。他一入睡,我便爬到狼窝的

后方,那儿是一整面书墙,发出绯红和金色的光。

文字,文字,活生生的在舌上,在头里,

温暖,拍击,狂乱,带翼;音乐和血液。

而当时我还年轻——在树林子

花了十年才知道原来一颗蘑菇

塞住了已下葬尸体的嘴,鸟

是树吐露出的心思,逐渐苍白的狼

对月嗥唱同一首老歌,年复一年,

季复一季,同样的韵,同样的原因。我拿起斧头

挥向柳树,想看它如何哭泣。我拿起斧头砍鲑鱼,

想看它如何跳跃。我拿起斧头砍睡梦中的

野狼,用力一劈,从阴囊到喉咙,看到

闪闪发光,纯白的我祖母的骨头。

我用石头填满他的老肚皮。我将他缝合。

我离开森林,拿着花,唱着歌,只身一人。

[1] 《小红帽》(Little Red-Cap,或Little Red Riding Hood),一则家喻户晓的欧洲童话。

浮士德[1]太太

先说重要的事——

我嫁给了浮士德。

我们在学生时期相遇,

同居,分手,

和好,结婚,

抵押贷款购屋,

经济好转,

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没小孩。

两件毛巾料浴袍。她的。他的。

我们工作。我们存钱。

我们再次搬家。

快速跑车。帆船。

在威尔士买第二间房子。

最新的玩具——电脑,

移动电话。飞黄腾达。

再度搬家。浮士德的脸

聪明,贪婪,有点疯狂。

我也一样糟。

我渐渐爱上这种生活方式,

而非生活。

他渐渐爱上声望,

而非妻子。

他嫖妓。

我的感觉,不是妒忌,

而是慢性焦躁。

我去学瑜伽,太极,

风水,心理治疗,大肠水疗。

浮士德常在晚宴

自吹自擂

到亚洲做生意的

本钱。

然后搭出租车

载着欲望去苏活区[2],

说得好听点,

去安置鬼魂,

迷失方向,会黑豹,赴宴。

他贪得无厌。

有一个冬天黄昏我晚归,

尚未进食。

浮士德在楼上的书房,

开会。

我闻到雪茄烟味,

仿佛置身地狱,怪异的情色味,世俗不容。

我听到浮士德和另一个人

放声大笑。

接下来,世界,

如浮士德所言,

伸展双腿。

首先是政治——

安全席次。国会议员。阁下。嘉德勋章爵士。

然后是银行——

离岸的,海外的——

和企业——

副主席。主席。老板。巨子。

够了吗?安可[3]!

浮士德是枢机主教,教宗,

比上帝更有学问;

飞得比音速还快,

在世界各地,

吃午餐;

漫步月球,

打高尔夫球,一杆进洞;

在太阳上点根圆滚滚的古巴雪茄。

然后凭着预感——

投资智能炸弹[4],

投资伤害,

浮士德买卖武器。

浮士德深入商场,全身而退。

买了农地,

复制绵羊,

浮士德上网

找志趣相投的小牧羊女。

至于我呢,

我行我素,为所欲为,

一天之内看完《罗马》[5],

将干草纺成黄金,

整容,

隆乳,

让臀部紧实;

去了中国,泰国,非洲,

归来,茅塞顿开。

年届四十,行独身主义,

禁酒,素食,

信佛,四十一。

染金发,

红发,褐发,

走土著风,猿猴风,

玩得疯,玩得亢奋发狂;

东跑西跑四处窜,孤单;

回家。

浮士德在家。跟你说句话,他说,

我和虚拟的特洛伊海伦

共度了愉快的夜晚。

那张引发一千艘战船的脸。

我亲吻它的唇。

问题是——

我和梅菲斯特,

那个恶魔之子,

已做了约定。

他已上路

前来取走

我欠他的,

收割我播种的成果。

这些年来

欺瞒诈骗,

汲汲营营,

在红尘打滚,

我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他说着话,我听见

毒蛇嘶嘶作声,

尝到邪恶的滋味,嗅出它的气味,

此时恶魔举起长满鳞片的手

向上戳刺

穿透赤褐色的托斯卡瓷砖,

对准浮士德的光脚,

然后带着诡异的假笑,当场

就将他直接拖入地狱。

噢,好吧。

浮士德的遗嘱

留下了所有的东西——

游艇,

几间房子,

小型商务喷射机,直升机升降场,

战利品,等等等等,

全部——

给我。

C’est la vie. [6]

我生病时,

痛得要命。

我用信用卡

买了一个肾脏,

然后康复了。

我还守着浮士德的秘密——

那个聪明、狡诈、无情的混蛋

没有灵魂可出卖。

[1] 浮士德(Faust),欧洲中世纪传说中一位著名人物。他学识渊博,精通魔术,为了追求更多的知识和权力,与魔鬼梅菲斯特(Mephisto)做出交易,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2] 苏活区(Soho),位于伦敦西区的一个繁华区域。

[3] 安可,encore的音译,意为“再来一遍”。

[4] 智能炸弹(smart bombs),又称“激光制导炸弹”。

[5] 《罗马》(Rome),由美国HBO电视网出品,英国、意大利及美国合作拍摄的历史题材电视剧。

[6] C’est la vie,法语,意为“这就是生活”“人生如此”。

莎乐美[1]

我从前曾做过这事

(而且毫无疑问我迟早还会

再做一次)

醒时旁边的枕上放着一颗头 - 谁的? -

那有何关系?

好看,当然啦,暗色头发,颇为蓬乱;

颜色变淡不少的微红胡须;

眼睛四周满布深凹皱纹,

因为痛苦,我猜,也许是大笑;

一张深红的美嘴 - 显然颇晓得

如何吐露甜言蜜语......

我曾亲吻过......

比白镴还冰冷。

陌生。他叫什么名字?彼得?

西门?安得烈?[2]约翰?[3]我知道我会好受些

如果喝点茶,吃吐司,不涂奶油,

于是按铃叫唤女佣。

的确,她让杯盘碰撞发出的

纯真响声,

她清理杂物的声音,

她带有乡音的喧呶快语,

正是我所需要的 -

喝了一夜的酒我宿醉不成人形。

绝不再犯!

我需要修正自己的行径,

变得更健康,

戒酒戒烟戒性。

是的。至于后者,

该赶走坏家伙,

打人者或咬人者了,

不然他们会像羔羊入屠夫之手般

走向莎乐美的床榻。

在镜中,我看到我双眼闪亮。

我将湿黏的红被单往后一抛,

那里,如我所言 - 人生不就是煎熬 -

[1]莎乐美(Salome),希律王后希罗底与前夫所生的女儿,自幼仰慕施洗者约翰,16岁时告白遭拒后,对施洗者约翰怀恨在心。希律王为了欣赏莎乐美的舞蹈,答应了她的要求:杀掉施洗者约翰,并将他的头放在盘子上送给她。

[2]西门,安得烈均为耶稣门徒。“新约·马太福音”第4章第18节:“耶稣在加利利海边行走,看见弟兄二人,就是那称呼彼得的西门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里撒网”。(和合本译本)

[3]即施洗者约翰。

本文内容选自“野兽派太太-达菲诗集”,责编:大富翁美丽咪

作者:(英)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着

译者:陈黎,张芬龄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12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