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帝国几何"之《繁荣的代价》:富有帝国的衰落与复兴


来源:凤凰读书

"帝国几何"之《繁荣的代价》

帝国几何,多维度解读帝国!

"帝国几何"之《繁荣的代价》重磅上市!

大明王朝、德川幕府、威尼斯共和国、哈布斯堡王朝、奥斯曼土耳其······从繁荣中走向衰落的帝国比比皆是,而下降的出生率、全球化贸易、增加的债务、下滑的职业道德以及爱国主义在多元文化国家中遭遇的挑战,正是毁灭富裕国家的五大力量。

【基本信息】

书名:繁荣的代价:富有帝国的衰落与复兴

外文书名:The Price of Prosperity:Why Rich Nations Fail and How to Renew Them

作者:[美]托德·G.布赫霍尔茨

译者:杨清波

定价:59.00元

ISBN:9787508678160

装帧:精装

开本:32开

页数:395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丛书:帝国几何系列

【媒体评论】

对这样一部涉及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尤其是历史学的引人入胜的作品来说,经济学方面的内容只是个引子。布赫霍尔茨主要想阐明的是:繁荣不足以维持国家团结稳定,我们还需要文化、共享精神、爱国主义精神以及婴儿!他让读者在充满活力、轻松愉快的阅读中得出了上述结论。

--艾伦·So布林德,美联储前副主席,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

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一个明明存在却被刻意回避的问题是美国是否正在衰败。在这部动人心魄、振聋发聩的著作中,布赫霍尔茨回顾了历史上其它富裕国家所犯下的错误,为当今美国重新获取其统治地位提供了清晰的路线图。

--格伦·哈伯德,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院长

托德·布赫霍尔茨写的这本书既引入入胜,又发人深省。他的那些有关其它伟大帝国衰亡的故事警醒了危机四伏中的美国人,确有裨益。我们在今年大选中应当好自为之,反思他的那些警示性故事。

--劳伦斯oHo萨默斯,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名誉校长

布赫霍尔茨认为民族国家的灭亡是场灾难。他指出,国家经济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会在国家内部造成破坏。但本书没有抱憾历史,也没有哀悼现实,而是提出了许多我们能够采取的重要措施--强化民族象征和历史渊源,建立民族认同感,帮助我们共同面对未来。

--罗伯特·图姆斯,剑桥大学历史学教授,《英国人和他们的历史》作者

这本《繁荣的代价》充满智慧,对我们当代社会所面临的棘手问题洞若观火,发人深思:繁荣国家将走向何方?是宿命难逃的垮台,长期的停滞不前,还是重新振作起来,实现伟大复兴?

--迈克尔·J·博斯金,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

【编辑推荐】

富有的帝国为何衰落?又如何复兴?

帝国几何,多维度解读帝国!

"帝国几何"之《繁荣的代价》重磅上市!

为什么国家越富裕,人们越不喜欢生育?

为什么国家通过贸易变得富裕,但随即四分五裂?

为什么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却更有可能陷入债务危机?

为什么年轻人和中年人的行为越来越像退休人员,不愿工作?

为什么对于如今的那些富裕国家来说,民族性格、民族文化和那些世代传诵的故事尤为重要?

有些帝国曾强盛一时,极度繁荣,然而最后却都从内部开始瓦解。

有人认为当经济相对繁荣时,社会就会变得更加稳定。这是一种常见的危险想法。在历史长河中,经济繁荣的国家都曾遭遇过明显的趋势:分歧,分裂,然后丧失其统一的使命即使当时他们的经济形势看起来相对稳健。

【内容简介】

繁荣的国家也会分裂,帝国的陨落是否真的不可避免?

这是知名经济学家、对冲基金经理、总统顾问托德·G.布赫霍尔茨在这本顺应时代发展、颇有见地的著作中所提出的观点。《繁荣的代价》既涉及经济史内容,又包含作者宣言,揭示了富裕国家所面临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裂痕,并阐明理由,建议把这些漏洞转变成力量源泉,变成民族复兴的基础。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强大国家是如何分裂的,布赫霍尔茨明确提出了五种强大但充满悖论色彩的分裂力量,这些力量在国家取得经济成功之后开始逐渐损毁国家的和谐稳定。其中包括:日趋降低的生育率、全球化贸易、不断增加的债务负担、日渐消失的职业道德和缺失的爱国主义精神。

帝国的衰败是难以避免的吗?答案是否定的。美国和欧洲能够重塑社会精神吗?答案是十分肯定的。《繁荣的代价》向读者讲述了一些昔日领袖们鼓舞人心的故事,其中包括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o凯末尔o阿塔图尔克、以坂本龙马为代表的日本明治维新领导者,以及以色列前总理"铁娘子"果尔达o梅厄,他们都成功扭转了国家当时的混乱局势。现在为时不晚,我们能够克服当下所面临的挑战,再次团结起来捍卫国家的和谐稳定,保卫我们的未来。

【作者简介】

【美】托德·G.布赫霍尔茨(Todd G.Buchholz)

托德·G.布赫霍尔茨(Todd G.Buchholz),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哈佛大学经济学年度教学奖获得者。布赫霍尔茨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经济学家,曾经担任老布什政府的白宫经济政策主任。他还是富有传奇色彩的老虎对冲基金的经理人,拥有剑桥大学和哈佛大学经济学和法学的高级学位,担任剑桥大学研究员,发明了数学箭头矩阵。他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以及《福布斯》等媒体的撰稿人,并时常做客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福克斯新闻网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他还是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泽西男孩》的联合制作人。著有《经济学的第一堂课》《天才的回声》《永不消逝的经营智慧》等书。

【目录】

引言有关繁荣的悖论

第一部分分裂力量

第1章有关国界、尿布和高尔夫球场的悖论--富裕国家不喜欢生孩子

第2章蛋糕忧郁症以及有关贸易的悖论

第3章借贷带来的麻烦--债务问题

第4章工作问题--滞留在一挡

第5章自拍时代的爱国主义、外来移民和坚毅

第二部分带头冲锋

第6章亚历山大大帝及其伟大帝国

第7章驶向西方的东方快车--阿塔图尔克

第8章东方能否迎头赶上西方?--明治维新

第9章无畏的领袖没有借口--唐佩佩与果尔达

尾声不要变得软弱

致谢 

【精彩书摘】

节选自引言

有人认为当经济相对繁荣时,社会就会变得更加稳定。这是一种常见的危险想法。大多数读者,甚至连一些社会学家都认为,经济形势下行会引发犯罪率上升。但是,与收入减少相比,低迷的国民精神以及对未来缺乏信心更容易引发绑架、盗窃和谋杀等犯罪行为。在20世纪30年代,诸多家庭围坐在一起,聆听罗斯福总统令人欣慰的讲话,当时他们感受到的是更强大的凝聚力和互助精神。相反,在20世纪60年代,犯罪率激增,尽管当时人们的钱包更鼓了,工作也更容易找了。为了阐明相对繁荣的社会为什么会产生分裂,我们将回顾历史,研究一下一些强大国家的分裂过程,比如17世纪的中国明朝、18世纪的威尼斯、19世纪的哈布斯堡王朝和德川幕府,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这些例子中,我们将看一下那些分裂国家的目标是如何引发投机行为,助长欺诈和盗窃行径,削减储蓄和投资的。我们将看一下这5种引发混乱的力量如何对国家造成威胁,让繁荣付出代价。这些帝国都曾强盛一时,极度繁荣,然而最后却都从内部开始瓦解。在这本书中,我选择的例子跨越不同文化范畴-从儒家文化到伊斯兰文化,再到天主教文化;涵盖不同地理属性-从航海发达的低地到群山环绕的高原地带;并且,当然也跨越数百年的历史长河。本书中的这些故事可以让我们在进行判断时不受具体时间、地点、地区或宗教的限制。

包装泡沫和泡囊

相对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能够瓦解传统,破坏民族精神。全球化趋势已经点燃了混沌(熵)的力量。什么是混沌(熵)?当然,这个词出自自然科学,是衡量混乱和不可测性的标准。因此,让我们用自然课上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加以说明。

假设我们有一块包装泡沫,上面有193个泡囊(这一数量也是联合国成员国的数量),每个泡囊都是独立的,里面装着不同颜色和口味的液体。比方说,其中有加拿大人的枫糖汁,墨西哥人的龙舌兰汁,秘鲁人的雪莲果汁和中国人的蚝油。每个泡囊中的液体保持均衡的密度、色调和口味。现在,我们拿着锋利的飞镖猛戳这些泡囊,里面的液体开始溢出,互相混合在一起。当然,这样做有时也是相当不错的一件事,因为这些混合物或许突然之间看起来赏心悦目,尝起来美味可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丧失了预测行为的能力。我们一旦戳破这些泡囊,里面的液体就失去了控制,获得了自由,这增加了不确定性。

我们想象一下,如果这些泡囊里面装的不是液体,而是不同的民族和国家,那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比方说,里面装的是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巫术魔法,不同的女权观点,不同的军事行动理念以及对孝敬父母的不同认识。此时,泄露出来并混合到一起的不同思想会引发局势动荡不安。难怪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的全球化世界所经历的恐怖主义、宗教狂热行为、国家分裂以及无政府状态要多于"二战"之后到1990年期间的次数。即使暂时把全球化政治搁置不管,只关注经济、金融危机,我们也能够列举出令人震惊的一份经济危机和经济泡沫清单,它们在过去20年里伤及无辜、毁灭家庭:墨西哥破产和救市(1995年);东亚经济危机(1997年);俄罗斯破产(1998年);互联网股市危机(2000年);阿根廷经济危机(2002年);房地产泡沫危机(2004-2009年);商品期货泡沫危机(2007-2008年);贝尔斯登公司和莱曼兄弟公司引发的世界股市崩盘(2008年);冰岛破产(2009年);葡萄牙、爱尔兰、冰岛、希腊和西班牙经济危机(2009年);塞浦路斯破产(2013年);能源危机(2014-2015年);中国股市危机(2015年)。所有这些经济泡沫或经济危机都是由混沌的力量引发的。本书前几章将对这些力量展开讨论。

各个国家都在疲于应对,试图理解全球化。与此同时,许多国家也在努力应对有关国内移民的争论。当这么多背景各异的新来者都在打开行囊的时候,国家又如何能保持稳定并持续发展呢?在本书第一部分,我将阐述那5种能够毁灭富裕国家的强大力量:(1)下降的出生率;(2)全球化贸易;(3)增加的债务负担;(4)下滑的职业道德;(5)多元文化国家中爱国主义所遭遇的挑战。在第二部分,我将深入研究有关个人和国家的有趣历史个案,这些是在整合千疮百孔的国家过程中所要面对的几乎难以摆脱的宿命。在本书结尾,除了其他方面以外,我还有一些过时的做法,要提倡老套的精神。的确,就连"老套"这个词听起来也够老套的了,它会让你想起自己曾祖母手工缝制的被褥,闻起来有一股樟脑丸的味道。不管怎样,顺其自然吧。

卷起的迎宾毯

全球化经济削弱了爱国主义热情。孤注一掷的金融市场鼓励人们拿他人的钱财进行赌博。学校中的溺爱文化消除了逃避兵役者的耻辱感。在美国,类似美国人集体野炊和爱国游行的社会传统被当作古董或极端爱国行为而遭到抛弃。2010年,欢迎新居民的迎宾团体卷起了迎宾毯,解雇了其手下2000名迎宾员。这些迎宾员(后来被称作欢迎代表)过去常常敲开新婚夫妇和新搬来邻居的门,向他们提供邻里间的建议、礼品篮以及当地商铺的优惠券。而如今,欢迎新居民的迎宾团体剩余的员工会把广告信件塞进邮箱,由邮局连同其他五颜六色的垃圾广告一同投递。媒体数量的激增也对民族文化造成分裂。当然,媒体数量增加并不总是坏事。YouTube(视频网站)、网飞公司、脸书网、"阅后即焚"软件(Snapchat)、谷歌以及照片墙(Instagram)激发了巨大的创造力,引发了广阔的言论自由。你可以瞬间了解克罗地亚古城斯普利特的历史、当前天气和交通状况。但是,成立数百万家网络媒体是要付出代价的。在以往的岁月中,每家只能收看10个频道,电视可以让人们感到更团结。当美国总统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卡特或者里根出现在镜头中的时候,即使你更换频道,也无法摆脱他们的形象,因为国情咨文演说几乎出现在每一个频道中。1970年,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一位名叫鲍勃·霍普的主持人在圣诞特别节目中吸引了全国将近2/3的观众,即使用1970年的标准来衡量,他的笑话也是乏善可陈。1983年,77%的电视都被调成只能收看一个节目-《陆军野战医院》的最后一季。电视台曾经是统一民众、团结社会的机构。但在过去的20年里,只有超级碗比赛曾跻身收视率最高的20个电视节目榜单。我们急需新的能够统一民众的机构,或者需要重建已有的机构。

但我们面临着一个难题:当今世界同所谓的最伟大的那代人以及他们在生育高峰出生的孩子所面临的世界已经大不相同,在这样的世界中我们如何能够保持社会的统一呢?"一元化时代"已经变成了"多元化时代"。

我将从历史和流行文化之中,不断利用文学、音乐和艺术方面的例子来阐明主要观点。我们在思考某个现代国家及其人民的时候,脑海中常常浮现出各种隐喻的形象:熔炉、色拉盘以及马赛克,等等。我想让大家近距离仔细研究一幅油画,比如乔治·修拉的点彩派作品《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如果站得离画太近,你所看到的可能只是不同颜色的小点,它们或许很漂亮,但没有意义。然后我们慢慢后退,此时塞纳河畔欢快的场景就会逐渐显现出来,你就可以看清楚其中的人物。你看,那是一条狗,这是一艘船,场面十分热闹。现在你意识到,油画中的每一个点都融合在更大的点里面。但是,假如你后退之后看到的还是那些同样的小点,它们根本没有构成图画,你根本无从理解,此时又会怎样呢?我想,在产生分化的国家中,一盘散沙似的人们的工作和兴趣爱好恐怕也不再能够有多大成就。对此,我们还有另外一种看法:过去,我们的政治制度和文化思潮或许在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之间交替变化。有时我们会看重秩序,尊重法律;有时又会倾向理想主义,对我们的国家抱有自由主义和浪漫主义情怀。你或许认为19世纪末期属于古典的维多利亚时代,当时梳着圆髻的严厉女教师会用山胡桃教鞭抽打不听话的顽童。20世纪20年代,打扮时尚的女孩和浪漫分子冲破藩篱,打破了有关时尚和约会的规定。作曲家科尔·波特曾经写过、歌手埃塞尔·默尔曼也曾高声演唱过-在过去的岁月中,"瞥一眼丝袜都会被看作不雅之举"。但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当一个国家开始展现出来的既不是古典主义也不是浪漫主义,而是更为现代的混乱趋势,比如表现主义艺术,那此时这个国家该如何继续发展下去呢?或者再比如像抽象主义大师杰克逊·波洛克的某幅作品那样,其中的滴画手法并不连贯?我曾参加过著名演员文森特·普莱斯举办的一次演讲,此人对美术的爱好甚至超过了电影。观众中一位女士抱怨说,她刚刚参观了一次毕加索画展,无法理解其中扭曲的人物形象-脑袋与身体位置发生位移,大腿弯曲、偏离臀部。她对普莱斯说:"画中的那些古巴人看起来可怕极了!"普莱斯哑然失笑。当然,她提到的是立体派艺术,但对于一个其社会经济和政治体现了立体主义的国家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们的确无法彻底了解彼此。或许,那就是美国的发展趋势。我们已经不再崇拜古典主义名画《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而是开始担忧人类距离毕加索名画《格尔尼卡》所表现的另一场人间悲剧近在咫尺。

修复与重建

100年前,人类的平均寿命大约只有50岁。当时几乎没有抗生素,只有低劣粗糙的牙医诊所。然而年轻人十分自信,认为自己能够在当地的磨坊、工厂、农场或矿场找到工作,养家糊口。如果他们无意中卷入麻烦,他们的邻居或教会就会插手干预,提供食宿,帮他们振作起来。传统"旧经济"模式下的工作已经在逐渐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那种鼓励人们冒险和志存高远的社会精神。受全球化进程影响而不断恶化的混乱局面对社会构成分裂威胁,正如它对德川幕府、威尼斯、哈布斯堡王朝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些强大国家所构成的威胁。这种混乱是不可避免的吗?今天,美国和欧洲能否重新修复社会精神呢?在随后的内容中,我将与大家分享历史经验教训,阐明这是可以修复的。我们无法重新像祖辈那样在古老的磨坊或矿场工作,但我们可以接受独特的美国传统,为新时代的繁荣创立新的基础。通过利用神经科学和经济学中的最新研究成果,我们可以制定政策,让孩子们变得更聪明、更坚强,更有能力在让人困惑、突出个性的高科技时代开拓进取,获得丰厚的收入,收获更加美满的人生。

亚历山大大帝从埃及征战到土耳其,推翻了当时的苏丹政权;之前的"恐怖分子"把哥斯达黎加改造成了一个稳定的民主政权;克利夫兰市的一个少年沉迷于电子游戏,在虚拟世界中地位极高,做了指挥官,但一直努力想要摆脱妈妈放在地下室里的睡椅-我们将沿着这些人的足迹,跨越千山万水展开研究。这将是一场国家的复兴之旅。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