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帝国几何"之《分裂的王国》:约翰,男爵和《大宪章》


来源:凤凰读书

"帝国几何"之《分裂的王国》

帝国几何,多维度解读帝国!

"帝国几何"之《分裂的王国》重磅上市!

1215年,"无地王"约翰内焦外困。他治下的金雀花王朝山河残破,失去了欧洲大陆上几乎全部的领土。而贵族们对连年的征战与苛税忍无可忍,起兵胁迫约翰签署了《大宪章》。在风起云涌的大历史之下,普通人的生活依旧。商人、牧师与农民同王侯骑士们共同书写了令人兴味盎然的历史长卷。

【基本信息】

书名:分裂的王国:约翰,男爵和《大宪章》

外文书名:A Real m Divided:England in 1215

作者:[英]丹·琼斯

译者:周文佳

定价:52.00元

ISBN:9787508679143

装帧:精装

开本:32开

页数:254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丛书:帝国几何系列

【编辑推荐】

《金雀花王朝》作者聚焦1215《大宪章》之年!帝国几何,多维度解读帝国!

"帝国几何"之《分裂的王国》重磅上市!

在金雀花王朝的漫漫历史长河中,无不充斥着具有戏剧色彩的光景。这个时代有突如其来的战争,也有意料之外的革命;有悍勇的人民起义,也有极具毁灭性的瘟疫;有胜利时刻的欢呼雀跃,也有屈辱光阴的遗憾唏嘘。但是这些或跌宕起伏,或血腥残暴的年代,无论从情节还是重要性而言,与1215年相比都相形见绌。

1215年是政治云谲波诡、动荡不安的一年,充斥着反抗、内战、攻城略地和宗教冲突。1215年也是令"无地王"约翰颜面扫地的一年:在连年的对外战争中,他失去了英格兰在欧洲大陆近乎全部的领地。同时,1215年见证了虽然短命,但首次限制封建君主权利的《大宪章》的签署。

【内容简介】

1215年对于英国的千年历程来说地位非同一般。当时,"软剑王"约翰正忙着安抚躁动的男爵,而对世界法律和政治制度具有重要意义的《大宪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诞生的,并在此后对英国的民主政治产生深远影响。

同时,也是在1215年,约翰王也曾一度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在欧洲大陆上与卡佩王朝的争夺中,也逐渐失去优势。在稍远的东边,英诺森三世在第四次拉特兰会议上做出的决定,改变了数百万人的命运。

作者丹·琼斯曾创作畅销书《金雀花王朝》,这次,他挑选出1215年这一独特的年份,向读者展现了这个动荡的国度云谲波诡的每个细节。除了描写波澜壮阔的政治角力,琼斯同时也带领读者走近了13世纪英格兰的日常生活:上到皇室,下到平民的装束与饮食;社会秩序和法律正义;动物品种和热衷狩猎的贵族;妇幼的生活状态,等等。甚至还有约翰王及其家族奇怪的口头禅和癖好。总之,该书描绘出了一幅英格兰在这颇具转折性、风云暗涌的一年里的生动长卷。

【作者简介】

【英】丹·琼斯(Dan Jones)

丹·琼斯(Dan Jones),中世纪历史学家,伦敦《标准晚报》专栏作家,杂志编辑,毕业于剑桥大学,语言生动活泼,极富感染力。曾创作畅销书《金雀花王朝》,向读者娓娓道来金雀花家族长达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他的广播节目已在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播放,深受大家的喜爱。

【目录】

自序

日期小注

第一章 《基督胜利》

皇冠,长袍……与拖鞋

第二章 圣殿中的麻烦

豪食,憨饮……作乐

第三章 参加十字军

智慧、健康……与美貌

第四章 帝王将相

公正,法律……以及亡命之徒

第五章 伦敦

语言,传奇……以及姓名

第六章 兰尼米德

妻子,寡妇……与儿童

第七章 被包围的英格兰

飞禽走兽……以及血腥竞技

第八章 "无神"

后记

附录

致谢

【精彩书摘】

贵族胁迫约翰王签署《大宪章》

节选自:第六章兰尼米德

这片苍翠繁茂的草地名叫兰尼米德,大约坐落于伦敦以西23英里之处。泰晤士河流经此地,并灌溉着这片低洼、潮湿的绿野。兰尼米德周围树木成荫,西侧逐渐高耸,成为如今我们熟知的"库珀山"。自从撒克逊时代开始,兰尼米德就被视为一片边缘地带:这既是一个入口,又是一个边界,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一片渺无人烟之地;远古时期,这里是政治会晤之处-冲突双方常常在这个中间地带交锋,解决矛盾与纠纷。兰尼米德(Runnymede)可以拆分为三个古英文单词,分别代表该地在当时所扮演的角色:rūn,ēg和md,他们依次代表立法机构、法律顾问聚集之地,以及不是被水而是被沼泽、低丘包围的小岛,换句话说,兰尼米德是一块草地。毫不夸张地讲,在这片湿地上,国王可能会听取别人的意见,接受大众的劝告。这一点在1215年发生的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拉丁语中,常用草地-一大片草甸子,来描述兰尼米德。但马修·帕里斯曾写到,兰尼米德之所以如此出名是因为在"远古时期",这里是为了王国和平而召开会议的地点。

在英格兰历史中,在类似于兰尼米德的边缘地带解决政治纠纷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传统。在1016年,敌对的两位国王克努特大帝与埃德蒙二世在塞汶河的阿尔尼小岛发誓,同意将王国一分为二。有人认为所谓的"赫斯特爱斯维特",就是1041年忏悔者爱德华与英格兰领主们见面,并为了顺利加冕而同意领主们提出的条款的地方。"赫斯特爱斯维特"位于赫斯特之角的沙嘴处,这块突入水中的沙滩位于汉普郡与怀特岛之间。而在兰尼米德举行的"和平大会"可谓是对这一传统的认可。同样,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1215年夏天的兰尼米德也是约翰会晤反叛男爵的最佳选择。兰尼米德位于温莎西北与已被男爵所占领的伦敦的中间地带。男爵们可以经由一个名为斯泰恩斯的小镇到达这片草地;以泰晤士河为界,它位于温莎的河对岸,连接两地的公路是唯一通达彼岸的方式。如此一来,男爵与国王双方之间都没有为对方设下圈套的可能性:在会晤之地,不会有埋伏;双方也不会从自己的基地兵营中,向对方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兰尼米德的土地过于稀软,并不是发动战争的最佳场所,因此任何一方不会不顾后果地鲁莽行事。

在1215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这块渍水草甸上挤满了几百人。编年史家科吉歇尔的拉尔夫写道,男爵们"聚集在此,其中还有许多全副武装的著名骑士",他们席地搭起帐篷,这很有可能是用以显示反叛男爵首领的武装力量。菲茨沃尔特的战友萨尔·德昆西、温切斯特伯爵、杰弗里·德曼德维尔、尤斯塔斯·德维希以及其他两名英格兰最伟大的领主-诺福克伯爵和克拉尔伯爵,上述的所有人都收到王室颁发的具有安全通行权的信件,并被其保护。而国王的阵营在另外一边,是一个半永久式的大帐篷。除此之外,约翰还将自己在春季订购的王室旗帜插在了显眼的位置:那是一面由金线缝合而成的金雀花狮子大旗。

但国王并没有在兰尼米德露营,而是更多地留宿在其专横的温莎城堡之中,他高踞白垩岩绝壁,俯瞰河流。在这里,约翰接待了休-未来贝里圣埃德蒙兹修道院的院长,休在寻求国王批准自己选举时,在温莎城堡中找到了约翰-当他必须出现在兰尼米德时,他或是骑马或是从下游驳船到达了目的地。神职人员(大主教兰顿,都柏林的大主教亨利,伦敦的主教威廉)以及一些忠贞不二的男爵(这其中包括约翰的异母弟-索尔兹伯里伯爵威廉·朗格斯佩、威廉·马歇尔、瓦伦伯爵以及阿伦德尔伯爵等)是约翰的主要顾问。a我们并不知道约翰在这场讨论中真实的个人想法,但可以推测他不大可能十分高兴、谦恭地去面对近期曾密谋杀害自己的人(诸如菲茨沃尔特以及德维希)。但在那个时局下,约翰并没有其他的选择。虽然该事件发生时马修·帕里斯只有15岁,但在他描写这场13世纪的谈判时,依旧将国王想象并塑造成引入注目、花言巧语的形象。帕里斯写到,约翰虽然在公众场合光芒四射,富有魅力,但私底下他"咬牙切齿,爱翻白眼,像一个疯子一般猛地抓住棍子或者稻草,狠狠地将它们咬断"。的确,约翰有可能会有如是的行为举止,因为在6月早期就被反复研究的条约,将会出台一系列新的且具有毁灭性的政策,这将制约包括约翰在内的未来英格兰每一位国王的权利。

5月下半月,从国内传到约翰耳中的消息令他感到极度气馁,男爵们不仅堵住了伦敦的城门,叛军们还攻破了林肯郡和德文郡。威尔士人在其领袖卢埃林·阿普·约尔沃思的带领下在西边造反,进入并占领什鲁斯伯里。北部也面临着同样的外国反抗,苏格兰的亚历山大二世已经全然准备好与英格兰的"北方佬"联盟。不需要想象都能够猜出,看着自己的敌人-金雀花王国的窘迫境遇,法兰西的腓力·奥古斯都的内心该有多么欢愉雀跃。

因此,伦敦仅陷落一个星期,约翰就无奈地决定与男爵进行谈判,他认为男爵们能够在安全通行证的保护下前来见他。其中一封安全通行证就于5月25日星期一发给了尤斯塔斯·德维希。两天之后,另一封安全通行证发给了大主教斯蒂芬·兰顿,允许他来到斯泰恩斯,"充当王室与男爵的和事佬,恳求双方和平地解决问题"。因此,通过大主教担当谈判的调停者,约翰彼时与他的敌军建立了直接的联系。

一开始,约翰并没有打算全身心投入和解谈判,争取王国的和平态势。他命令都柏林的大主教威廉·马歇尔准备"两艘上好的桨帆船,并配上精锐船员"。同时,为威廉·朗格斯佩提供400名威尔士人用以保卫索尔兹伯里。在温切斯特,约翰还集合了从普瓦图调遣来的外国雇佣兵。6月的第一个星期标志着圣灵降临节的开始,约翰还利用这个绝佳的时机来到温切斯特,并在这里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检阅他的军队。与此同时,约翰还直接挑衅他的男爵叛军:他剥夺了属于反叛者的杰弗里·德曼德维尔和休·德比彻姆(贝德福德的城主,他曾在5月上旬接待了叛军)的庄园领地,并重新分配给自己的朋友-莫雷昂的萨瓦里克和哈斯卡尔夫·德苏利尼。但也正是由于以上的原因,约翰开始感到财源匮乏,财政吃紧。6月11日寄往斯卡伯勒的一封信展现出,国王为了支付拖欠仆人、弩手的薪水,绝望地将债务人的钱取出交给债主的情形。逝去的每一天都更充分地显示出,国王需要向男爵妥协,并给自己充分的时间整理队伍,重整旗鼓。

男爵们在6月的第二个星期提出的条款内容非常具体。令人吃惊的是,我们居然掌握了大量关于条款起草的程序与内容。因为除了《未知宪章》(《未知宪章》代表1215年初春的某个时点男爵向国王提出的要求)以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宪章工作草案,这其中也记录了国王的敌人们要求的款项。这个工作草案被人们称为《男爵条约》。一项项的条款被记录在一张羊皮纸上,并用王室印章进行了确认。由于这份条约被保存在坎特伯雷大教堂中,因而据此推测,很有可能是大主教兰顿妥善保管了条约。

在《男爵条约》制定起草之时,男爵已经在心目中描绘出想与国王达成的"和平"蓝图。"以下就是男爵要求国王应该授予的条款",条约以这句话开始,在这之后一共有49项子条款,男爵的要求甚为广泛,从继承、婚姻、商人的权利,到国王的官员逮捕国民的权力等。国王被要求从王国放逐他的外国雇佣兵,并驱逐一系列的外国顾问。除非公众许可,否则国王被禁止征收兵役免除税。"通过协商会议决定",被约翰所关押的威尔士和苏格兰的人质需一律释放归国。

在《男爵条约》中不再涉及亨利一世的加冕宪章,取而代之的是,《男爵条约》坚定地制定出最终有约束力,且很快会被国王公诸于众的协议。《男爵条约》的第一项条款就坚持要求国王设定一个继承遗产所需要缴付的资金限额,并称这样做的好处和价值将在"宪章中得到解释"。最后的条款再次提到"他(也就是国王)的宪章",同时,还提到在一定的期限之内"问题会在宪章中得以解决"。换句话说,《男爵条约》是基于"认为约翰会很快做出和解的行为"这一条件起草的,男爵们认为所有条款中争论的问题显然都会得到恰当解决。

在《男爵条约》中并没有记录具体的起草时间,但是有理由推测,保存至今、有约翰印章认证的那个版本起草于6月10日星期三。漫长的商议拉开序幕,在条约中还提及对威尔士人以及苏格兰人的特许权,这显示出随着新联盟的加入,男爵的要求也有所膨胀。再者,《男爵条约》还开始为男爵以下的阶层声张利益。一些条款担保,国王不应该允许男爵剥削其领主上的人,不得强迫他们履行封建义务。另一项条款还对骑士服务的界限做出了明确规定。这场谈判渐渐充斥了一连串新的利益主张。但在这个草案中,也有一些意味深长的留白:比如,只有很少的言语提及约翰对教会的义务,这令人吃惊,因为大主教兰顿在这场谈判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约翰也曾在公众面前,显示了自己作为基督教徒的忏悔,并与罗马结成诚挚的联盟。不过综上所述,《男爵条约》显示出,到6月的第二个星期,约翰迫于压力至少需要在英格兰(实际上,是整个英国)的政治社会的要求中做出一些小小的让步。

显然,《男爵条约》并不是一项已然完成的协议。但和平条约,初现雏形,并差一点儿就得以实现。在6月上旬,王室以及男爵代表们一直在研讨条约的细则。6月8日(星期一)和6月11日(星期四),王室派发了更多的安全通行证,允许男爵们进入兰尼米德,前往斯泰恩斯。有证据显示,6月10日星期三,约翰从温莎起身亲自前往兰尼米德,并与他的顾问及反对者们进行了一整天的讨论,因为当贝里的修道院院长来到温莎城堡,希望面见约翰时,被告知需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5天之后,最终版本的条约面世,历史上将其称为《大宪章》。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