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口普查员:我想要生活延续下去


来源:凤凰读书

凤凰诗刊:弗罗斯特的诗

 

人口普查员

RobertFrost
 
 
一个风吹云动的傍晚我去
一所黑纸覆盖、石板搭建的房子办事,
房子只有一间屋一扇窗一扇门,
是方圆一百英里的
山间荒野唯一的住所:
但现在却没有住任何男人或女人。
(它从来就不曾被女人住过,
我这是伤心个什么劲儿?)
我作为人口普查员来到这废弃之地
统计人口,一个人都没有,
方圆一百英里没人,房子里没人,
这是我最后来的地方,怀着一点飘渺的希望,
在长时间从悬崖上观察这片
连石头都浸透了的空旷之后。
我没发现任何人敢显示他们自已,
外视的眼中没有人不在隐藏。
时逢秋季,不过有谁能
说出是一年中哪个季节,当每棵
能掉叶子的树都已倾颓,
除去树桩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只能在树脂糖浆里显出年轮;
每棵尚能站立的树都只剩一段朽坏的躯干,
没有一片叶子可凋落于秋天,
没有一条树枝可在叶子凋落后鸣响。
也许,如果没有尚在呼吸的树的帮助,
风会说出关于一年或一天
更多的东西,用它把门
摔脱门栓的方式,就像粗鲁的男人们
一个个进门,猛然把门在身后甩上,
让下一个人必须自己打开。
就这样,我算了我没有权利包括的九人
(但这只是恍惚的非官方统计)
之后我自己成了第十个踏过门槛的人。
哪里有我的晚饭?哪里有任何人的晚饭?
没有点亮的灯。桌子上空无一物。
炉子是冷的——从壁炉脱落了——
倒向缺腿的一边。
那些吵闹不休从门口穿过的人
是耳朵听到的而不是眼睛看到的。
他们没在桌子上支着胳膊肘。
他们没睡在铺位的隔板上。
我没在那儿看到人,也没看到人的骸骨。
为了对付这或许存在的骸骨
我从铺着草屑的地板上捡起
一段沥青染黑的斧柄武装自已。
不是骨骸,只是脱了位的窗户咯吱响。
门不动,因为我手掩着门,
一边想着我能做什么,关于
这座房子——关于那些不在此的人。
这座房子用了一年时间败落,
它给我的悲哀不比用一万年
所倾废的那些房子更少,一万年
亚洲这把楔子都能把非洲从欧洲挤走。
我看不出有什么可做的
除了发现那里没有人,
对着太远而没有回音的悬崖宣布,
“这地方荒芜了,不管是谁
还在沉默中徘徊,如果他对此怨恨,
就请现在打破沉默,否则就永远沉默。
让他说出不该如此宣布的理由。”
不得不统计这些一年更比
一年少的灵魂所导致的忧伤
在它们减少到空无一人时达到极致。
这肯定是因为我想要生活延续下去
 
杨铁军 译
 
………………

- 诗人简介 -

 

弗罗斯特
RobertFrost
 

 

弗罗斯特(RobertFrost,1874-1963),美国诗人。1874年3月26日生于旧金山,十一岁丧父之后,随母亲迁居新英格兰,生活饱受波折,他养过鸡,在工厂做过零工,长年经营自己的农场,农闲的时候教书贴补家用,四十岁时才出版首部诗集《一个男孩的意愿》,第二部诗集《波士顿北》确立了自己的声音,曾四度获得普利策诗歌奖。

 
林间空地
作者:[美]罗伯特·弗罗斯特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99读书人
译者:杨铁军
出版年:2015-5
页数:632

[责任编辑:袁菁菁 ]

责任编辑:袁菁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