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类在遗传上,和黑猩猩几乎没有区别


来源:凤凰读书

在黑猩猩的社会里,雄性可以利用互惠利他行为,雌性却不能。雄猩猩终生都和出生时所属的族群在一起,雌猩猩一旦成年,便得离开。等她加入别的族群后,生养小孩的责任又令她无法和新的队友建立长期关系。当猩猩群出外找水果吃时,要喂养孩子的母亲绝对跟不上队伍。而小猩猩倚赖母亲的时间又长达4年,所以雌猩猩一生离群的时间可能占了70%。

ayawawa(“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网红”)在接受姜思达采访的时候说了一些¥%…#…&*的理论。比如:

姜思达:“我适不适宜在比如前两次和对方见面的时候,打扮得很性感?”

ayawawa:“这是一个很剪子的问题。”

¥%…#…&*什么叫“很剪子的问题”?(懵)

于是,ayawawa搬出来人类的三个近亲“倭黑猩猩黑猩猩大猩猩”来说明“剪刀石头布”的意涵。在她看来,这三种猩猩代表着人类行为的底(择)层(偶)逻(策)辑(略):

 

  • 剪刀——倭黑猩猩——窃(hua)偶(xin)力

  • 石头——黑猩猩——忠诚

  • 布——大猩猩——多偶奉养

 

科学拯救理智,知识改变命运。

今天,让我们真正地了解猩猩的世界是怎样的。

节选自《演化的故事:40亿年生命之旅》

本文编辑|不二斋

黑猩猩的社会:“极端父权化,也极端残忍”

当一群黑猩猩找到食物后,雌猩猩总是得在一旁等待,等雄猩猩吃饱。

黑猩猩会和非血亲的黑猩猩合作,互相帮忙,甚至为对方牺牲;它们会一起去狩猎,寻找小羚羊或疣猴,然后分享猎物。互惠的合作可以协助黑猩猩争取社会权力,比方说,两只位阶较低的雄猩猩可以联合起来,推翻当家老大。但黑猩猩的忙可不是白帮的,它们会清楚记得帮过谁的忙,倘若被骗了,便停止示好,甚至惩处背叛者。

在黑猩猩的社会里,雄性可以利用互惠利他行为,雌性却不能。雄猩猩终生都和出生时所属的族群在一起,雌猩猩一旦成年,便得离开。等她加入别的族群后,生养小孩的责任又令她无法和新的队友建立长期关系。当猩猩群出外找水果吃时,要喂养孩子的母亲绝对跟不上队伍。而小猩猩倚赖母亲的时间又长达4年,所以雌猩猩一生离群的时间可能占了70%。

结果便是雄猩猩掌握了所有的权力。它们与别的雄性结盟,协助自己提升地位。互惠利他还可以帮助雄猩猩适应不稳定的食物来源。黑猩猩的主食为水果,为了寻找成熟的果树,必须不断长途跋涉。为补充营养,雄性还可合作狩猎,分享猎物的肉,有时甚至组织突击小组,攻击较小的猩群,侵占它们的果树。

从来没有机会结盟的雌猩猩,享受不到互惠利他的好处,因此无法像雄猩猩一样掌握权力。当一群黑猩猩找到食物后,雌猩猩总是得在一旁等待,等雄猩猩吃饱;雄猩猩还会对雌猩猩施暴,拳打脚踢,逼迫对方性交;或者当外地雌猩猩带着婴儿来投靠时,雄猩猩可能联合起来将婴儿杀死。哈佛大学灵长类专家兰厄姆说:“黑猩猩的社会极端父权化,也极端残忍。”

雌猩猩不会逆来顺受,它们会尽量设法保护孩子,寻找好伴侣。和其他人猿比起来,母黑猩猩性成熟的时间相当晚,有些灵长类专家认为这其实是一种策略,当它们成年离家时,若尚未交配,便可以减低带着婴儿加入新族群而使幼婴遇害的几率。等母黑猩猩性成熟后,便用性来保护自己的小孩。每次一发情,它的生殖器便会肿大并变得粉红,它会去接近群体中每一只雄性。通常优势雄性和它交配的次数最多,但却不能阻止它和其他的雄性交配。因此,每只母黑猩猩在生下一只小猩猩之前,平均会和13只不同的雄性交配138次但生殖器肿大只是掩人耳目的虚招,它真正会受孕的时间其实很短,所以90%的性交其实都白做了。母黑猩猩跟母狮子一样,它们和许多不同的雄性性交,目的是为了预防雄性杀婴的本能,让雄性无法确定婴儿的父亲到底是谁。

倭黑猩猩:把一串香蕉丢到猩猩群中,先吃的一定是雌性

倭黑猩猩于200万至300万年前与黑猩猩分支独立。

黑猩猩的社会里雄性至上,但在倭黑猩猩(bonobo,也称侏儒黑猩猩)的社会里,却由雌性当家。倭黑猩猩于200万至300万年前与黑猩猩分支独立。这两种动物从此演化出迥然不同的社会生活。

倭黑猩猩住在扎伊尔河南边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身材比普通黑猩猩小,也较苗条,腿长而肩窄。它嘴唇红润,耳朵小而黑,脸比黑猩猩扁,中分的毛发长而细。

黑猩猩与倭黑猩猩的差别不只身体构造而已。二战期间,盟军轰炸德国海拉布伦市,市内一所动物园养了一群黑猩猩,丝毫不受恐怖爆炸声的影响,但附近另一所动物园内的一群倭黑猩猩,却全部吓死了。几年后,两位德国灵长类专家研究海拉布伦的倭黑猩猩,发现它们的性生活和黑猩猩大不相同。他们描述黑猩猩性交方式“像狗”,倭黑猩猩性交方式却“像人”。除了人类以外,倭黑猩猩是唯一面对面性交的灵长类。

这两位德国专家的观察结果却遭到其他类人猿专家的忽视。直到20世纪70年代,新一代科学家才重新发现倭黑猩猩与黑猩猩其实天差地别。和黑猩猩一样,雄性倭黑猩猩终生留在出生时所属的社群,雌性必须在成年后离家寻找新的社群。可是当它加入新团体时,却不必面对一群想杀它的婴儿或逼它性交的残暴雄性。在倭黑猩猩的社会里,占优势的是雌性。

把一串香蕉丢到猩猩群中,先吃的一定是雌性,等在旁边的是雄性。倘若某只雄猩猩想攻击雌性,通常都会遭到一群愤怒的雌猩猩围攻。有人曾观察到一群雌猩猩将一只雄猩猩按倒在地,其中一只雌猩猩狠狠咬了它的睾丸一口。雄猩猩也有属于它们的社会位阶,但优势雄性必定是优势雌性的儿子,而且雄猩猩很少结盟。

灵长类专家估计黑猩猩与倭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大约活在200万到300万年前。倭黑猩猩住在潮湿的丛林里,一年四季的水果供应和黑猩猩所居住的开放性森林比起来,要稳定许多。就算倭黑猩猩的水果吃完了,还可以改吃在森林里大量生长的草本植物。

得益于食物来源充足,倭黑猩猩不必像黑猩猩那样快速移动,四处觅食,雌猩猩即使抱着孩子,也跟得上队伍。由于每个个体都有足够食物,雌猩猩不必彼此竞争,却能建立长期的友好关系。雌猩猩联合阵线,便能制住雄猩猩。因此,杀婴在倭黑猩猩的社会里,从未听闻过。对雌性倭黑猩猩来说,这样的社会结构好处非常明显:它们开始怀孕的时间比黑猩猩早很多年,可以生下的后代数量便多出很多。

人类在遗传上,和倭黑猩猩及黑猩猩几乎没有区别

珍妮·古道尔,动物学家,致力于野生动物的研究、教育和保护。她二十多岁时前往非洲的原始森林,为了观察黑猩猩,度过了三十八年的野外生涯。

我们貌似猩猩的祖先,曾经过着类似猩猩的社会生活,却在500万年前与其他的类人猿分支。

1999年,一群跨国科学家根据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基因研究,画出了一棵人类的演化树,人类紧靠着黑猩猩谱系,独立形成一小簇。这棵树显示,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实质上可以算是黑猩猩的一个亚种。

这棵根据DNA所画出来的演化树,显示出大猿类(Great Apes)的共同祖先是如何分支出红毛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及人类。每根枝丫的长度代表每一组类人猿在基因上与亲戚分化的程度。这棵演化树揭露了人类在遗传上,和倭黑猩猩及黑猩猩几乎没有区别。

科学家根据我们基因的突变速率,计算出黑猩猩与人类的共同祖先约活在500万年前。自达尔文的时代以来,古人类学家陆续发掘出许多古人类及十几种像人的物种(分类上为人科[hominids])的化石,显示人类的演化可以分成五大过渡期

第一期于500万年前开始,逐渐驱使人类的祖先迁移到非洲大草原;第二期的指针为250万年前石器的发明;100万年后,第三期开始,粗糙的刀刃转变成巨型手斧;50万年前,人类祖先历经第四个过渡期,懂得怎么用火,并且能制造出精巧的长矛等工具;最后,在5万年前,人类开始留下真正属于现代心智的痕迹,如洞穴壁画、雕刻的首饰、精密武器及繁复的葬礼。

最像黑猩猩,同时年代也最久远的一副人科动物化石,于20世纪90年代早期由一队科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科学家们还发现了好几种不同的原始人类,年代都在300万年前左右,而且全在东非出土。拉米达猿是已知最古老的人类祖先。这批早期人类祖先的生活环境动荡不安。当时全球气候逐渐冷却,把非洲撒哈拉南部的绵亘丛林,变成参差夹杂的森林与开阔林地。黑猩猩与人类祖先以极不同的方式适应了这个改变。黑猩猩继续倚赖浓密森林,留守中西非,熬过气候变化。人类祖先却适应了东非较开阔的栖境。随着气候冷却,我们祖先的身体也改变了。他们的脚趾变得比较不像手指,腿变长,头抬高,背挺直。

研究人员比较了已灭绝的人类祖先化石后,画出这株人类祖先的演化树。靠近树基的拉密达地猿在人类祖先与黑猩猩分支后不久即出现。 接着超过一打的不同种原始人类在往后几百万年内各自演化——其中有许多人种毗邻而居。到了3万年前,存活的人类祖先却只剩下一种——现代人。 

时光递嬗,人类祖先逐渐扩大活动范围。新的人种出现,到处留下化石遗迹,北至乍得,南至南非。到了250万年前,他们开始留下全新的化石纪录:石器。

黑猩猩也懂得使用工具,图中的黑猩猩正在用细枝挖白蚁。但它们无法像人类祖先那样,自250万年前便开始制作石器。

人类祖先用石块互击,敲掉边缘,制成简单的刀刃,用来劈砍或刨刮。他们并非唯一懂得制作及使用工具的类人猿。红毛猩猩会剥下长条树皮,用来搜寻树里的蜂蜜或白蚁;黑猩猩更灵活,懂得用树枝探物,还会把坚果放在石头上,再用另一块石头砸碎,仿佛在砧板上打铁的铁匠。它们也懂得拿树叶当海绵吸水,或在雨中当雨伞,或铺在湿泥上当椅垫。然而人类祖先在250万年前制造的石器,却远非其他类人猿亲戚的智力所能及。

在40亿年的地球生命史中,没有另一种动物曾经留下任何工艺的痕迹。

一把在坦桑尼亚发现的距今70万年的手斧。

新型工具发明后不久,更大批的人类祖先陆续迁出非洲。约在100万年前,人类祖先带着他们的工具,开始移入亚洲及欧洲。到了80万年前,他们便已散布于整个亚欧非大陆,西至西班牙,东至印度尼西亚。但这些人类祖先却从未移往北纬50度以北的地区——即英格兰南界。还要再等好几十万年,他们才敢北征(据称,这是因为北纬50度以北天气寒冷,是许多树根停止生长的界线)。

我们貌似猩猩的祖先,曾经过着类似猩猩的社会生活,却在500万年前与其他的类人猿分支,开始在东非大草原上探索一个新的生态龛位,他们的社会生活变得复杂许多。许多人类的特质——脑容量大、智能、语言天分及使用工具的能力——都可能因此而演化出来。同时,人类祖先为了求偶及繁殖而竞争,也可能在我们的心理上留下痕迹,塑造出今日我们对爱、嫉妒与各种情绪的能力。

今天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在15万年前才出现的同一位祖先的后代

我们繁盛的时段对浩瀚宇宙来说,不过一瞬。

就整个生命史来说,生命登陆仅是短暂的尾声,因为十分之九的演化都发生在水中;但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最后这几亿年的登陆期,却是最有趣的篇章。最早期的陆栖脊椎动物化石显示,这批动物在3.2亿年前分为两支。

一支为两栖动物,早期发展出许多庞然巨物,今天却仅由青蛙、蝾螈及其他小东西作代表。它们多半必须保持湿润,蛋卵很软,容易干死。另一支为羊膜动物(amniote),演化出坚固防水的蛋壳。2.5亿年前出现的恐龙,便是羊膜动物之一。后来恐龙变成主宰陆地的动物,直到6500万年前,大部分的恐龙家族才灭绝(唯一幸存者为鸟类,它们其实就是长了毛又会飞的恐龙)。

虽然第一批哺乳动物和第一批恐龙同时出现,前者却一直等到爬虫类对手消失后,才得以在陆地上称霸。我们所属的灵长类可能就在那时出现,不过一直要等到60万年前,第一位“智人”的化石才被埋入土中;而今天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在15万年前才出现的同一位祖先的后代。

寥寥数页,无法描述生命史的宏伟与深度,但有一项事实昭然若揭:我们存在于这个宇宙的时间短得无法想象!我们对生命史了解得更多后,人类历史再也不能和自然史相提并论。

倘若地球上自有生命以来的40亿年是一个夏日,那么过去20万年——从现代人类崛起,到语言、艺术、宗教、贸易、农业、城市的兴起,以及所有以文字记载的历史——也不过是日落前一闪即逝的萤火流光罢了。 

今天世界的野生生物面临的最大威胁,仍是滥捕。在中非洲雨林深处,猎人宰杀黑猩猩及其他灵长类,卖给砍伐当地森林的工人吃。就连缅甸最遥远的角落,猎人也用大自然无法补续的速度,宰杀最近几年才被发现的珍稀鹿种。

本文首发于文景(Wechat ID:shijiwenjing2002)

推荐阅读

揭示40亿年生命演变的奥秘经典再版《演化的故事》

著者:[美]卡尔·齐默

译者:唐嘉慧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