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在北极,遇到了北极熊……


来源:凤凰读书

"轰--"又是一声。向导忽然拿起望远镜朝对面的山梁上看。我们也手搭凉棚地朝对面瞎看。看着看着,忽然看到一个白点儿向着我们这边儿跑过来了,白点儿越来越大,最后都能看清楚眼睛、鼻子和嘴了,目测从对面山梁的天际线到能看见鼻子和嘴的地方大约有1500米,这家伙居然用了不到2分钟就过来了,真的比刘翔快啊!幸亏对面山梁和我们之间隔着一道100多米宽的悬崖。

野外遇见北极熊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是很多初到北极或者要去北极的人必须面对的。最早,我是在电视里听一位扛着机器闯进北极的摄像大哥说的。他曾得到的"权威"答案是,如果你遇见北极熊,一定不要跑,正确的方法是--躺在地上,因为一躺下,它就认为你怂了,你怂,它就不会攻击你了。我敢断定,这位大哥的北极之行,一定没有亲自实践过这个做法,如果他真的用了这个方法,那他一定是回不了家的。

实际上,站在极地食物链最顶端的北极熊,几乎一切喘气的东西,都是食物。因此,你不用装怂,在北极熊看来,任何喘气的东西,比起自己,都是怂的,并且都是食物。我还曾听到不止一人说过另一个类似于装怂的方法,只是其过程更加难受和恐怖。他们说:遇到熊,你可以装死,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熊只要嗅嗅你没有生命气息,它就走了,因为熊是不吃"死食"的。

而这,更大错特错了。几乎所有的熊科动物,不管是棕熊、黑熊还是北极熊,个个儿都是吃"死食"的行家,不仅吃"死食",而且嗜食腐肉,有的还喜欢"自制发酵食品",即把肉食隐蔽好,等放臭了再吃,这有点儿像我们中国某些地方的人们爱吃的"臭豆腐"或"臭鳜鱼"。

在斯瓦尔巴群岛生活、科考和探险,人类所面临的危险中,排在第一位的,不是寒冷,也不是冰裂缝,而是北极熊的吃人问题。北极熊是吃人的!到北极,请你一定要认清这个问题,不然,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在首府朗伊尔城,有很多条规定近乎苛刻,而苛刻背后的潜台词,都是:当心,北极熊!例如,任何人只要跨过城市边界,都要带枪;建筑物临街的大门不能上锁,以备有人被北极熊追赶时就近避难(北极熊不会开当地建筑物的门把手)……

如果你是斯瓦尔巴大学报到的新生,老师教你的第一堂课往往不是专业知识,而是--如何开枪。他还会耐心地告诉你,并叫你牢牢记在心里--"当在陆地见到北极熊,而此时北极熊也发现了你,你要开枪把它吓跑,如果不成功,它向你扑来,你要在最短时间把它解决掉……""面对一只向你扑过来的北极熊,要往左前肢上面靠内侧的地方开枪才有效,因为那后面是熊的心脏……"

"注意不要向熊的头部射击,那没用,熊的头骨很厚,足以挡住你的枪弹,并且你会把它激怒……""如果你的枪膛里有六发子弹,而你打光后还是不能将其杀死(因为运动中的'左前肢上面靠内侧的地方'真的不那么好瞄准),那你要扔下枪不顾一切地快跑,这时你只能指望上帝……"

如果你只是个普通游客,在斯瓦尔巴群岛所能自由漫步的地方,只有首府朗伊尔城和周边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群岛的大部分地方都是不对游客自由开放的。例如,你想爬山,你要雇当地持枪的向导兼保镖一同前往;你在邮轮或考察船上想在某处登陆,船上的探险队(执业注册过的安保人员)会提前踏勘附近是否有北极熊,全程陪护前往,并限定时间。

如果你问我在北极陆地上是否遇见过北极熊、应该怎么办之类的话,我只能用我唯一一次与北极熊在陆地偶遇的经历来告诉你--

北极熊的足迹VS人的手印

那是一个夏季的傍晚,在北纬78°14′,东经21°23′附近的一个无名高地上,大家都在兴冲冲地准备干自己的活计。我们的考察队这时在行进方向上出现了分歧,植物生态组说要"拉样方",得留在山坡下面数植物;地质组和动物组说山底下什么都没有,得到山上去。在野外,这种事情本来就不算什么,咱们考察船上的船员多,保镖(探险队员)多,枪也多,一个队伍留下一个保镖一杆枪,外围再多留一圈儿持枪的船员,出发!

于是,地质组和动物组就呼啦啦地朝山上走了。大家又是探冰川,又是找沉积岩,又是寻鸟,忙得不亦乐乎。忽然,有人面朝山下说了一句:"哎,这刚几点呀,植物组怎么坐船回去了?"果然,山脚下的冲锋舟载着那一干人等荡起一绺子水花儿朝着大船方向扬长而去。"这帮人,干这么会儿就累了,真没劲!"有人正唠叨着,"轰--"一声闷雷般的枪响,还带回音,这是船员使用的猎枪发出的声音。"不对,有情况!"向导说着就拿起了手台向山下呼叫,山下回话了,除了向导,我们谁也没听懂。向导叫我们这帮人集合,向山下走。我们谁也没敢吱声,乖乖儿地,一声不吭地跟着人家下山。其实,大家心里都猜到了--这一定是"大家伙"来了……

下到海拔60多米,距离岸边直线距离不到2000米的台地时,忽然向导又示意我们马上停下,就地待命!紧接着,"轰--"又是一声闷响,向导又跟对讲机里的哥们儿询问了下面的情况。这回他明说了:"在山的那边,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现了北极熊,其中一头是成年母熊,就在下面的滩涂上,离我们的船很近;另一头,未成年,约三岁大,朝山上跑来了……"好么,大家伙不是一头而是两头,我们几十条壮劳力愣叫人家娘儿俩给分割包围了,怪不得植物组那帮人跟兔子似的吱溜儿一下跑了呢!怎么办呢?" 

面对北极熊的那片海滩

山下的船员正在放枪,把它们朝别处赶,你们现在下山坐船正好在母熊的攻击范围之内,所以大家在这儿原地待命,等熊走了咱们再走。"

熊什么时候才走呢?我说了不算,这得看人家对你们是不是感兴趣。在北纬81°的时候就领教过北极熊的好奇心,那叫一个强呀,能盯着你瞅40分钟不带错眼珠儿的。

即使相隔如此之远,这家伙居然用了不到2分钟就过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听见有人的肚子都开始叫了,我也开始后悔没把面包和肠儿带上来了。"轰--"又是一声。向导忽然拿起望远镜朝对面的山梁上看。我们也手搭凉棚地朝对面瞎看。看着看着,忽然看到一个白点儿向着我们这边儿跑过来了,白点儿越来越大,最后都能看清楚眼睛、鼻子和嘴了,目测从对面山梁的天际线到能看见鼻子和嘴的地方大约有1500米,这家伙居然用了不到2分钟就过来了,真的比刘翔快啊!幸亏对面山梁和我们之间隔着一道100多米宽的悬崖。

听向导说,这是那只3岁大的小熊,但就我们看来,3岁大的北极熊已经和成年熊没什么区别了,胖墩墩的身体每走一步都会颤一下。也许是不饿,或者因为那道不可逾越的悬崖,那小熊朝我们这帮人看也不看,径直地朝着斜上方的大冰川方向走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天际线里。而此时向导也收到回话,那头母熊离开了海岸,朝着对面山上走了。向导举手命令我们"开拔",哥儿几个那叫一个疯跑呀……

临出发的时候,印象里曾经有个外籍船员跟我们说:"你们根本不用害怕,这地方已经三年没有北极熊来了!"现在要是能弄清楚这句话当时是哪个家伙说的,我非把袜子扒下来塞到他嘴里不可。

如果,你现在还要问我在陆地上遇到北极熊该怎么办的时候,我只能告诉你,在北极熊的领地里,你要严格遵守这里的各项法律法规,在守法的情况下,即使与北极熊遭遇,只要淡定面对,多数情况下都是能够化险为夷的。请勿自误!

与熊有关的一则新闻对话

关注北极熊的生存问题

2013年的8月至9月间,忽然有许多媒体记者联系我,原因是,英国《卫报》记者在斯瓦尔巴群岛看到了一头死去的北极熊,而这个尸体看似一张"地毯",这名记者在没有经过调查研究的状况下,便"想当然"地把这头熊的死与"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拉起了关系,尤其看到死去的熊样子非常瘦,便炮制了一条"气候变暖饿死北极熊"的新闻,向全世界播发出来。而凑巧的是,在他报道这条消息的9天前,我就在那头死熊的身边,并为它进行了一次较为细致的"尸检",发现事情真相其实并不是那样的,遂在我的科学网博客--"博物地理"把自己收集的物证罗列开来,谁知其后就是一整月忙不完的"被采访"。

我和那头死去的北极熊

尽管"被采访"占用了我大量用于思考问题的时间和精力,但我始终没有抱怨,原因是:这件事告诉我,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而这类问题原本也是需要依靠大家都来参与才能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不至于继续恶化下去。尽管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对我所收集的物证和观点抱以怀疑态度,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包括最早发现那头"地毯熊"的科学家--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生物科学学院教授伊恩·斯特林曾在回答我国记者提问时回答,他对某些新闻媒体引用他的话说这只北极熊肯定是死于饥饿,表示"有点失望,尽管并不惊讶",但强调"这当然是不正确的"。

这令我感到,大多数科学家还是客观的,在事实证据面前并不是"视而不见"。我把当时在博客和媒体上发表出来的两篇具有"对话"意义的文章"我眼中的那条北极熊新闻"和"北极熊到底过得怎么样"附在这篇关于描写北极霸主正文的后面,希望亲爱的读者可以凭借自己的感官来思考应如何尊重客观世界,并借此关注这些可爱动物的未来命运。

我眼中的那条北极熊新闻

离开近极点地区已经有几天了,这下好了,互联网又来了。刚刚在百度上看了一下新闻,结果就遇到一张熟悉的照片被炒得很热,照片的主角是:一只死去的北极熊。这篇配图的新闻很简短,中译文的发表日期是8月8号(2013年),标题是"关注全球变暖:北极熊被饿死"(不同媒体转载略有不同),大体上是这么描述的:"近日,在北极圈挪威Svalbard群岛,惊现一只瘦成毛毯的北极熊尸体,这只本该具有超强大捕食能力的巨型动物,在一场北上搜寻海豹的绝望之旅中活活饿死……专家认为在不远的将来,由于全球升温冰融加剧,北极熊无法再在海冰上猎捕食物,它们都将承受相似的命运……北极熊的生命就是靠海冰进化而来的,它们要靠海冰捕食海豹,而海冰面积的锐减使得它们无处觅食,这就意味着北极熊溺水的可能性与同类相食率的上升,物种数量在普遍减少。"

我发现,关于这只熊本身的描述很少,但对它的评论却很多,并且旗帜鲜明,即归结于"全球气候变暖"。以往,遇到我感兴趣的新闻,我总会问,真的是这么回事吗?因为,我知道,全世界的新闻都是有导向性的,就连标榜自己为"最自由的国家"的新闻,也是有导向性的。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遇到我感兴趣的新闻,我总想知道那些导向背后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凑巧的是,在我离开斯瓦尔巴群岛前往冰海的前一天,我正好在这头北极熊的身边,得以对它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和影像记录。

事情是这样的,7月29号,当我们的船来到群岛主岛斯匹次卑尔根岛北部的德克萨斯湾的时候,船上的探险队长乌迪说,附近的岸上有一只16岁大的北极熊死了,我们一会儿可以上去看看。我们问他为何对这只熊的年龄能有这么确切的了解。他说,挪威极地科学研究院曾经对这头熊标记过,前不久,还回收了它耳朵上的标签。看来,乌迪和他的同事早就知道这头死熊的存在,并且从挪威极地研究院那里获取了所在位置坐标。

熊皮地毯

我们随后在德克萨斯湾的一处古冰川遗迹上登陆,那里如今连冰碴子都看不到了,只留下一片凸字形的海滩,一颗大大的、圆圆的漂砾孤零零地待在那里。在漂砾的不远处,就是一座十几米高的台地,地上开满了紫红色花朵的无茎蝇子草,老远就看见,一张大大的"熊皮地毯"铺在那里。

我看到,熊尸的外观保存得很完整,头尾躯干上的毛皮几乎没有破损,四只大大的熊掌上还保存着爪甲。的确很瘦,本该浑圆的熊屁股软塌塌地铺在地上,脊柱部分顶着长长的熊鬃高高地屹立着,一副"马瘦毛长"的样子。我记得当时的情景,对于这样一具熊尸,我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意外,但还是做了一般性的外部体格检查和影像取证。因为,像这样的野生动物尸体在野外,其实并不罕见,有两个最直观的证据显示--这是头老年动物,并且老得吃不动东西了。

第一个证据是牙齿的磨损程度,这是体现大型哺乳动物年龄信息最可靠的证据之一。我看到,这头熊的门齿和犬齿磨损得相当严重,右上侧的犬齿齿尖已经磨损得相当浑圆,而另一侧犬齿的齿尖,居然已经磨损得消失殆尽了。

第二,这头熊的爪甲也相当地钝,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捕猎和磨砺过似的,这些都是老年动物最明显的特征。北极熊,靠长长的利爪和同样长长而锋利的犬齿把它的主食--海豹拖上浮冰并肢解。失去尖牙和利爪的北极熊,无疑不管全球气候变不变暖,它的结局终归只有一个:挨饿→消耗自己的脂肪→消耗殆尽后死亡。

况且,尸体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内部蛋白质和脂肪总是最先腐烂,看起来会更加瘦并使躯体趋于扁平。即使在极地,腐烂的速度比较慢,但这里数以万计的苍蝇也会很快地把这些"最好吃"的部分先分解掉。在熊尸的一侧,我用相机记录下分别属于不同世代的苍蝇--幼虫、蛹和成虫,还有羽化之后留下的蛹壳,看来,苍蝇的家族已经在这堆"食物"上生活好几代了。

在新闻故事的描述中--"一般来说,野生雄性北极熊的寿命都超过20年,过去数年间,科学家都在斯瓦尔巴群岛的南方区域捕获过它并进行身体检查,今年4月,科学家在同一地区见过它,当时的检查结果为健康。可是3个月后,人们却在250公里以外的群岛北部发现了它的尸体。"文中无限惋惜它的"英年早逝"。但实际上,在不同地区北极熊的寿命是不同的,这与该地区食物的丰富度有着直接关系。诚然,在加拿大,或者是阿拉斯加甚至是西伯利亚,雄性北极熊可以活到20岁,但是在斯瓦尔巴,由于这里生活相对艰苦,16岁的北极熊已经算是高寿了,而这个年龄的动物犹如龙钟老人一般,即使在食物条件并不缺乏的情况下,也是极容易患病并出现"恶病质"(一般由消耗性疾病带来的快速消瘦)而死去的。因此,笔者认为,年老导致的无法捕猎和进食,加之患病,可能是导致这头北极熊死亡的直接原因。

在此指出,我并不反对做新闻要坚持自己的导向性。的确,全球气候正在快速地发生变化,理应获得关注,从近年来的几次极地考察中,我有深切的感受。但在描述自然科学的问题上,媒体最好还是丁是丁卯是卯,先调查清楚再评论的好,不要过于武断地指出或评论就是这个,就是那个。不然,打错了比方会错了意,还不如不说的好。

选自段煦《斯瓦尔巴密码:段煦北极博物笔记》

作者段煦现为博物学研究与传播机构NHCC首席科学家,有着深厚的动物、植物、地理、冰川等多学科知识背景。一本系统介绍北极斯瓦尔巴群岛动物、植物、冰川地貌、人类历史遗迹等知识的科普读物。曾多次进入极地,足迹涉及南极大陆、北极冰区及斯瓦尔巴群岛、东非高原及裂谷带、南美巴塔哥尼亚、西南印度洋及南太平洋诸岛屿、马来群岛等地,进行博物学考察及研究。     

书名:斯瓦尔巴密码:段煦北极博物笔记

著者:段煦著

书号:9787122311610

责任编辑:温建斌

出版时间:2018.6

责编:南宋贵族咪咪酱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