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突然,耳朵深处响起骨灰坛的声音……


来源:凤凰读书

明日香转身走进客厅。我追了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明日香转过头"啪"地给我一记耳光。过了一会儿,我才感觉到左脸热热的。,,"别闹了!你不要以为只要摸摸胸,我就会感到舒服!"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同名电影剧照

内容简介:

在东京尽情享受大学生活的川尻笙,某天父亲突然到访,告知他30多年前失踪的松子姑姑最近在东京被人杀害了。负责整理姑姑遗物的笙,开始调查松子的一生。

从中学教师到风俗女郎,松子一生都在追寻名为爱之物,被家人驱赶,遭情人抛弃,被命运百般羞辱,却始终对人心无戒备。对于爱,她不懂什么叫绝望,只知道要勇敢地去追寻。

她的一生,是荒诞的一生,是失败的一生,却也是不放弃希望的一生,是认真活过的一生。


摘自平成十三年(二〇〇一年)七月十一日的新闻报道

足立区日出町公寓内发现女尸

十日上午九点左右,东京都足立区日出町公寓光明庄一〇四室,公寓管理员接获通知,从该户敞开的门中发出恶臭,经察看后,发现室内躺着一具中年女尸,随即向警方报案。根据警方分析,死者是独自居住在该户的五十三岁女子。尸体的衣着整齐,但全身有曾经遭受暴力攻击的痕迹,经解剖后发现,死因为内脏破裂导致的失血死亡。因此,警方认定为杀人事件,正展开深入调查。


第一章骨灰

1

我离开门上的猫眼,然后,压低嗓门,转头对客厅的方向说:"赶快穿衣服。"

"谁啊?"

"先别问了。"

我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服装。下面穿了一条短裤,上半身是玛丽莲·梦露的T恤。嗯,完全没有问题。

门铃又响了。虽然我也曾经考虑过假装不在家,但我还不至于这么不孝。

门铃响个不停。

我下了决心,取下门链,打开了公寓的门。最先映入我眼帘的,是黝黑额头上的汗水。面前的这个男人之所以不擦汗,是因为他双手抱着一个用白布包着的箱子。

我一言不发地望着他。在高温三十二摄氏度的天气下,此人身穿老鼠色西装,捧着一个用白布包着的箱子,右肩上背了一个咖啡色的大背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汗水流进了眼睛,他那双细长的倒吊眼睛眨了好几下。两片厚唇依然横在脸上,但小平头中夹杂了许多新增加的花白头发,身体也好像缩小了一圈。

"最近好吗?"老爸冷冷地问我。

"你怎么突然来了?"

"嗯,我来这里办点事,顺便有事拜托你。"老爸看了一眼箱子。

"要来之前,也打通电话嘛。"

"我可以进去吗?没想到东京这么热。"

我回头张望了一下说:"进来倒是可以……"

"你怎么了?说话干吗吞吞吐吐的。"

"我有朋友在家里。"

"那更要去打声招呼。这个先帮我拿一下。"

老爸把箱子塞到我手上,没想到竟然出乎意料地轻。箱子略微倾斜时,轻轻发出"哐当"的声音。

"这是什么啊?"

"骨灰。"老爸脱下皮鞋回答道。

"谁的?"

"我姐姐的。"

"那就是我的姑姑喽!我还以为老爸那里的亲戚只有久美姑姑而已。啊,你等一下。"

老爸不理会我,经过我的身旁,往狭小的厨房走去。他依旧这么我行我素。

"哇,真凉快。"老爸站在客厅门口,正准备脱下西装,却停下手,随即又穿了回去。回头看着我。他瞪大了细长的眼睛。

"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有朋友在。"我大步超越了父亲。

明日香穿着白色短裤和橘色背心,正襟危坐在地毯上。还好她动作利落,已经穿好了衣服,如果被老爸看到她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内裤躺在钢管床上,可能会因为心律不齐倒地吧。

明日香双手放在膝盖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鞠了一躬说:"伯父好。"

她一低头,背心胸口处垂了下来,露出洁白的乳沟。

老爸慌忙移开视线。

"呃,这位是渡边明日香,我大学的同学。"

明日香挑着眉毛看着我,柔软的双唇无声地动了动:"同学?"

我对着明日香偏了偏头。

"我老爸。"

明日香再度挤出笑容:"我叫渡边明日香,小女子不才,请多关照。"

她哪里学来这些咬文嚼字的话?

老爸虽然点着头,但一脸困惑,仍然回答说:"彼此彼此。"立刻用手背拍了拍我的手臂。

"好痛啊。"

"既然女朋友在家,就说清楚嘛。"老爸垂着嘴角。

"伯父,您要不要喝点凉的?"明日香站了起来。

"不用忙着招呼我。如果有啤酒的话,给我来一杯吧。"

明日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爸愣在原地,一副搞不清楚她为什么发笑的表情。

我在老爸面前坐了下来,把装着骨灰坛的箱子轻轻放好。

"你不要站着,坐吧。我家没有坐垫。"

老爸环顾房间,盘腿坐了下来。这间一室一厅的公寓房租六万五千日元,在距离JR西荻洼车站十分钟路程的地方,以这个价钱来说,算是普通水平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都是家里寄来给我,但生活费要靠自己打工和奖学金搞定。这是我来东京时,和家里的约定。

"房子整理得还蛮干净的嘛。"

"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

明日香拿着罐装啤酒和杯子。但只有一个杯子。

"你们怎么不喝?"

"我们是未成年。"

老爸点着头,似乎并没有发现未成年人的家里为什么有啤酒这个矛盾点,说:"你刚才说,有事要找我?"

明日香双手捧着啤酒罐,说:"伯父,请用。"

老爸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一下,但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他顺从地伸出杯子,看着啤酒倒入杯中。等明日香倒完之后,老爸轻轻地举了举,表示感谢,就仰头一饮而尽。

"真好喝。"

明日香立刻帮他倒了第二杯。

"所以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就是这件事。"老爸用下巴指了指骨灰坛。

"你可不可以说清楚点,你每次说话都过度省略。"

"笙,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伯父说话?"明日香气鼓鼓地说。

明日香没有化妆,一头短发也没有染过。她并不是那种不需要化妆的美女,皮肤白皙,配上一双眯眯眼,有一种纯和风的素净。不过,她开怀大笑时的表情超级可爱。

"啊,没关系,没关系,笙以前就这样。"

听老爸这么说,明日香嘟起嘴,点点头。

"我姐姐叫松子,比我大两岁,今年应该五十三岁了。她差不多在三十多年前就突然失踪,之后杳无音讯。三天前,我接到东京警察局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川尻松子的家人。"

"为什么是警察……?"

"因为,她被别人发现死在公寓里。"

我瞥了一眼骨灰坛。

"孤独而死吗?"

"不,听说是他杀。"

"他……他杀?"

"她身上有严重的伤痕,死因是内脏破裂。"

"谁干的?"

"凶手还没有找到。"老爸再度把杯中的啤酒喝干了。明日香愣了一下,又为他倒了一杯。

被冷气冷却的空气似乎比刚才冷了。

"啊!"明日香叫了起来。

我和老爸同时坐直了身体。

"对了,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说是在日出町的公寓,发现了中年女子的尸体。因为身上有遭受暴力攻击的痕迹,所以警方认定为他杀,准备展开调查。该不会就是……"

老爸皱着眉头:"真是的,临死还给家人添麻烦。"

"松子姑姑到底是怎样的人?我还以为我们家在东京没有亲戚呢。"

"她是个令人头痛的姐姐。算了,这件事就别提了。我想叫你去你姑姑的公寓整理一下,准备退租。"

"整理?"

"我工作走不开,明天一大早就要回去。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火葬的事,根本没时间处理公寓的事。我已经和房屋中介公司谈好了。"老爸从西装口袋摸出一张折成四折的便条纸。

我一脸不悦地接过便条纸,打开一看,上面用圆珠笔很潦草地写着"光明庄一○四室"。虽然觉得老爸的字还是这么难看,但如果我说出来,一定会被明日香吐槽说"比你的字好一百倍",所以我只能把话吞了回去。便条纸的角落印刷着"前田不动产"的名称、地址和电话。地点似乎在北千住车站前的商店街,从西荻洼出发,要搭总武线到秋叶原后,再转山手线和常盘线才能到达,要花不少时间。

"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做。"

"骗谁啊,你明明就很闲。"

我狠狠地白了明日香一眼。

"况且,松子姑姑为什么会突然失踪,至少也该说给我听听啊。"

"你不必知道。反正,她是川尻家的耻辱,就这么简单。"老爸愤愤地说完,紧抿着嘴巴,不再说话。

我叹了一口气,将身体向后仰,双手在身后支撑着身体。

"你今天要住哪里?"

"……我会去找饭店住。"

"那就好。"

老爸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我,我把头转向一旁。

室内再度陷入寂静。老爸"嘿咻"一声,站了起来。

"就是这件事。谢谢招待。"

"伯父,你要走了吗?"

"我怕太打扰你们。"

"怎么可能打扰。"

老爸看着我。

我一言不发。

老爸抱着骨灰坛走向门口。在他穿鞋子的时候,由我拿着骨灰坛。我明明拿得四平八稳,却听到"哐当"的声音。

"你多保重。偶尔记得打电话回去,你妈很挂念你。"

"哦。"

老爸抱着松子姑姑的骨灰坛走进艳阳和蝉鸣声中。老爸的背影比以前小了。我怕他回头看我,赶紧关上门。

回头一看,发现明日香正狠狠地瞪着我。

"干吗?"

"你爸难得从福冈来东京,你为什么不留你爸住下?他一定想和你好好聊聊。我觉得你爸好可怜。"

"没关系,我家的人都这样,我们父子根本没有促膝交谈的习惯。"

"至少应该送他到车站吧。"

"没关系啦。"

我左手搂着明日香的腰,把她拉了过来,右手抚摸她的胸部。

"我们继续。"

明日香用力握着我的两只手腕,把身体抽离。

"我现在没这个心情。"

明日香转身走进客厅。我追了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明日香转过头"啪"地给我一记耳光。过了一会儿,我才感觉到左脸热热的。

"别闹了!你不要以为只要摸摸胸,我就会感到舒服!"

明日香用力抿着嘴唇,撑大鼻孔。

我垂下双眼。然后,又偷偷抬眼观察明日香的表情。

"对不起,我错了。"

明日香双手叉腰。

"我最讨厌不孝顺父母的人了。"

"我哪有不孝顺他们?"

明日香捡起掉在地上的便条纸。可能是我刚才搂她的时候掉下来的。

"总之,一定要完成你父亲交代的事。先去这家房屋中介公司就可以了吗?"

"明日香,你也要去吗?"

明日香抬起头,斜眼瞪着我。

"你不愿意吗?"

"不是我不愿意,那是命案现场,你不害怕吗?"

"被杀的是你姑姑。"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况且,我根本不知道有这号人物存在,对我来说,根本和陌路人没什么两样嘛。"

哐当。

突然,耳朵深处响起骨灰坛的声音。

我感到不寒而栗,吞了一口口水。

"……不,说她是陌路人太过分了。"

"我告诉你,"明日香愁眉不展地说,"老实说,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新闻时,我就很感慨。"

"感慨什么?"

"那个被杀的女人,五十多岁了,孤苦伶仃的,最后用这种方式离开人世……我不得不去思考,不知道她过的是怎样的人生。"

我在心里"哇噢"一声,我又发现了明日香全新的一面。

"你干吗一脸呆相?"

"明日香,你每次看报上的命案新闻,都会有这种感慨吗?"

"也不是每一次啦。"

我笑着戳了戳明日香的鼻子。

"明日香,你真是个怪胎。"

明日香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我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摘自《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中国大陆首次正版授权引进

电影史上的永恒经典《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原著小说

日本发行逾130万册,"社会派"大师山田宗树生涯代表作

被奉为当代女性的心灵史诗

 

书名:《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作者:(日)山田宗树著

译者: 王蕴洁 / 刘珮瑄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责编:南宋贵族咪咪酱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