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古巴比伦:文明之光,文明之殇


来源:凤凰网读书

感谢你们保护了伟大的文明,但愿全世界的人们都懂得保护文化、尊重历史。愿伊拉克越来越好,愿世界和平。向历史与文化致敬。——中国《侣行》团队:张昕宇、梁红0110万年的记忆2003

感谢你们保护了伟大的文明,但愿全世界的人们都懂得保护文化、尊重历史。愿伊拉克越来越好,愿世界和平。向历史与文化致敬。

——中国《侣行》团队:张昕宇、梁红

01

10万年的记忆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战乱成了这个国家的代名词;但是在此之前,这里曾是人类文明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孕育出了一系列闪耀世界的文明:苏美尔文明、阿卡德文明、巴比伦文明、亚述文明⋯⋯

战争已经成了这里的主旋律,诸多文明古迹都堙没在了炮火里。现在想要瞻仰和追忆这片土地的荣光,只能去毁而复建的巴格达博物馆里管窥一斑了。

伊拉克国家博物馆曾是中亚地区最大、馆藏最为丰富的博物馆,馆藏品历史时间跨度也世所仅有,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从公元前10万年到公元600年的文明遗迹,都被这里收录着。2003年战争爆发后,这里沦陷了,遭到了抢掠、打砸,与之一起沦陷的还有许多承载着千年记忆的文物。直到2011年,修复才完成,重新对外开放。

■ 伊拉克博物馆的每一件文物都流淌着这个国家的血液

漫步馆内,似乎是徜徉在两河流域的千万年历史里。进门的第一件展品,就是《汉谟拉比法典》——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部法典,篆刻在黑色的玄武岩上,3000年不褪色。顶部的浮雕图案,是汉谟拉比王从太阳神手里接过权杖。

10万年前的石器工具静静地躺在展览柜里,描述着那个蛮荒时代的模样;精致的陶罐和牛头竖琴,似乎是在炫耀着苏美尔第三王朝的富庶与奢华;无上的权杖和古老的兵刃,昭示着巴比伦王朝的强大与雄心。

这个博物馆内的馆藏,见证了政权的更迭与兴替,疆土的一统与瓦解,城邦的兴盛与衰退。它们的使命,就是见证与记录,让后人知道那段历史,让后人以之为荣,以史为鉴。

让人有些心伤的,是许多藏品的破碎与不完整,以及有一些是真迹遗留在国外的复制替代品。千年前的陶罐只留下瓦砾,巨大的石雕被割成了多块,权杖上的珠饰位置只留下若干空洞⋯⋯它们没有损毁于千年的风霜雨雪,却损毁于战争人祸。这里沦陷后,武装分子拿起了大锤、铁锹,将它们推倒、砸碎。

■ 侵略者为了将文物掠夺走,将其切割得支离破碎

近几年里,极端恐怖组织已经先后破坏了伊拉克摩苏尔的哈特拉古城、尼尼微省的杜尔舍鲁金古城,以及叙利亚的巴尔米拉古城。这三座古城的历史,都已经超过了2000年。伊拉克境内之前保存最完整、考古最详尽的亚述古城,更是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人们担心它也会被摧毁。

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工作了十多年的考古学家迈赫迪告诉我们:“亚述现在的情况没有人知道,除了网上偶尔的一些新闻和图片之外,没有人知道亚述古城现在怎样了,因为那里是战区,没有人能去到那里,没有记者和摄影师能见到它。甚至亚述古城是否还存在,都没人知道。”

02

世界上的第一座城市

乌尔,世界上的第一座城市。

站在乌尔古城的面前,我们有些兴奋。虽然这一次我们是为亚述而来,最后误见了乌尔。它是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最具历史感的遗迹,也是人类史上的第一座城市。

6000多年前,苏美尔人在这里建成这座城市,世界上最早的城市就此诞生。它承载着此前1500年的苏美尔文明,传承着后世6000年的记忆。乌尔古城包含着7500年的文明史。有人说,这里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 航拍到的乌尔古城,它的宏大,让人很震撼

我们眼前的那座神庙,就是乌尔古城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月神庙。神庙是座长方形建筑,从下往上有点儿像金字塔,分为三级,逐级变小,顶部是一座圣殿。整个建筑都是由砖头砌成的,不知道它本来的颜色就是这样的金黄,还是千百年来的风沙掀去了它曾经的颜色,把它渲染成了沙漠的颜色。

很难想象6000年前人们就建成了如此雄伟壮观的建筑。在沙漠的热浪里,站在古城的遗迹之上,看着眼前的月神庙,我的脑海里真的涌现出了很多想象中的画面。

人们聚集在这里,开始搭建房屋、修筑城墙、凿荒垦田;一排排房屋立了起来,一条条街道开始出现,一片片田地在结出粮食。一座王宫盖了起来,一座城邦的规模具备了,一个国家的雏形也在这里诞生。

幼发拉底河改道,六天六夜的狂风暴雨,让这座城市堙没在了历史的洪流里。直到18世纪,欧洲一些考古学家的到来,才让乌尔城重见天日,苏美尔文明才露出它的痕迹。

乌尔古城是幸运的,过去的150年里,这片平原之上发生了无数次战争。德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先后来到了这里,但是他们都没有破坏它。

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对伊拉克全境进行空袭的时候,有三枚炸弹落在了这里,对遗迹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幸运的是,当美军地面部队到达的时候,他们没有把军车开进来。当看见他们的时候,我很害怕,担心他们会破坏这里。但是他们下车了,是走着过来的,我就放心了。”古城的守护者达夫说。

达夫是我们在乌尔古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是古城唯一的守护者。前几年美军还留了一个小队在这里担任守护任务,美军撤离伊拉克之后,达夫又成了那个孤独的古城守望者。

或许古城对于达夫,对于他的家族而言,比历史文明的传承更重要的意义,是家族使命的传承。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也将世代守护着这里。

03

巴比伦的骄傲

离开乌尔,我们的前方是巴比伦古城的遗址。

从小,各种课外读物和历史课本上都提到了巴比伦空中花园。近前了,我想去看看两河流域的诸多文明里,曾经最强盛的巴比伦文明的遗迹。

巴比伦古城其实是一座“城上城”。最早定居在这里的巴比伦人,将两河流域之间的这片沼泽地开垦成为肥沃的农田,并在这里建立家园,逐渐形成国家,发展出人类史上最早的文明:古巴比伦文明。

到了公元前8世纪,他们被北边的亚述帝国吞并,古巴比伦的版图就此从地图上被抹去。大约200年后,生活在古巴比伦地区的迦勒底人联合米提亚人,攻进了亚述首都尼尼微,结束了亚述文明。随后他们在古巴比伦城的土地上,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为了和历史上的那个巴比伦王国区分开来,后人称之为新巴比伦。

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这个新巴比伦王国的遗址。这座古城也是整个两河流域存在过的文明里最为庞大和强盛的存在。他们曾经征服过叙利亚、巴勒斯坦、耶路撒冷,灭掉了犹太王国,让周围的各个城邦和民族,都沦为了“巴比伦之囚”。

但是这个强盛的王国,以及这座曾被认为永远不可能被攻破的巴比伦城,只存在了88年,就被逐渐崛起的波斯王国给攻陷了。一度繁荣到鼎盛的巴比伦文明,从此彻底成为历史。

在古巴比伦王国的土地上,我们见到的第一个建筑,就是一座巨大的汉谟拉比王雕像。他因为颁布了史上第一部法典而永存人类史。雕像孤单地站在荒原里,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 历史已远去,唯有汉漠拉比王依旧孤独守望

进入古城遗址,所有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屏息凝神。这次倒不是因为紧张,而是这座古城实在太过雄伟壮观,已经过了2600年,它依然有着强大的气场,让今人到达这里后,会不自觉地肃然起敬。

仍然高耸、威严的城墙,森然矗立的宫殿,一眼看不见尽头的马车通道,井然有序的房屋建筑⋯⋯壁画和图文刻录显得神秘而神圣,威严的石狮扑倒了敌人,在城门处守卫了千年。

一面墙壁上刻着彩色的世界地图,这应该是史上第一幅世界地图:中间的大陆是巴比伦王国,幼发拉底河从中流过;外围全部是海洋,海洋之外是别的国家。彼时在他们心里,巴比伦就是世界的中心。

■ 巴比伦古城的壁画虽已经历千年风雨洗礼,但人物形象依旧栩栩如生

这座古城虽然只是2000年前的巴比伦王国的缩影,但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依然过分庞大,复杂繁多的建筑群,让我们无法全方位对其完成3D扫描,只能退而用4K摄影机将它的全景拍摄下来。

巴比伦古城里还有一位工作人员:讲解员法鲁先生。

“我们的国家这些年一直很乱,但是我为我们曾经的文明和历史而骄傲。我老了,不能再上前线去保卫国家了,在这里守护着巴比伦,向世人介绍巴比伦也是我的荣耀。”法鲁说得自豪而动情。

摘自《侣行:中国新格调:爱到极致,行到极端.3》,作者张昕宇。

《侣行:中国新格调:爱到极致,行到极端.3》是《侣行》节目第三季的纸质书,张昕宇与梁红带领团队,西行2万千米,穿过罗布泊,探访难民营,一路经过巴基斯坦、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走过全球80% 的战争国家,用生命做赌注,为我们还原了战火笼罩下的土地上人们生活的真实场景。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责任编辑:王蒙 PN11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