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桑:像吃一个苹果一样去写诗


来源:凤凰网读书

正如海桑自己所说:“我一直在用散文的语言来写诗,甚至写着写着就不像诗了。我是想做一个正常人。写诗的,种地的,拉车的,卖菜的,这样的并在一起说,就有点可爱了。”

© Claude Monet

不可能老是想着你

你不是我火烧眉毛的生活

但当闲暇时候

就会偶尔把你想起想起

你我站在灵魂的深处

就那样相互望着

那么简单,那么美好

如果我不是小心忍着

就要一个人笑出声来

——海桑

 

在河南安阳,有一个静悄悄写诗的男人,叫海桑。他在小镇里有一份普通的工作,朝九晚五,身边几乎没人知道他在写诗。但他的诗集卖了好几万本,当然,也是静悄悄的。

很多读过他诗的人,都说他的诗适合睡前,静悄悄地、清清白白地读。

海桑从未混迹任何的诗歌圈、文学圈,只是安静地过自己的生活,并用诗来记录。他像写日记一样写诗,有时候过分直白,有时候过分抒情,似乎都不太像现代诗了。

但他非常不现代的活法就是能在不经意间打动你,让心上泛起层层涟漪。提醒我们每天琐碎的日常里,隐藏着多少司空见惯又惊为天人的秘密,如此,活着足够欢喜。

正如海桑自己所说:“我一直在用散文的语言来写诗,甚至写着写着就不像诗了。我是想做一个正常人。写诗的,种地的,拉车的,卖菜的,这样的并在一起说,就有点可爱了。”

 

恍惚

肩并肩走着

小指勾住小指

面对面站着

手心叠着手心

两只手合于胸前

左手问右手好

这件事恍惚发生过一次

 

落寞

无聊的时候

随便搭上一辆公交车

一路坐到终点去

可悲的是,除了返回

我永远不会突然消失

那天晚上就着月光

写了封没头没脑的信

第二天的镜子里

自己总有点怪怪的

我疑心不是同一个人

 

 

很是寂寞的一天

很是寂寞的一天

我把风门用粉纸糊裱了一遍

风一吹动

便更加寂寞了

穿上新买的单衣裳

到一个不知名字的地方去

这件事

我谁也没有告诉

 

灿烂的黄,落在菊的身上

黄色也安静下来

变得自在清凉

其实之前的时候

菊并不认识自己

是五柳先生种它、采它

把它插入花瓶,将它晒干泡酒

喝进不合时宜的肚子里

然后才长出东篱,生出南山

这片土地才适合埋葬亲人

 

两只高脚玻璃杯

两只高脚玻璃杯

小肚子轻轻碰在一起

我想着再碰一次

你已经送入嘴唇

说豆子好吃

说时间晚了

其实都是在说一件事

 

春天疯了

春天疯了

蜜蜂唤上蜜蜂

蝴蝶邀来蝴蝶

这些个小东西

它们把春天搬来搬去

春天却越搬越多

春天疯了

追着风跑了

你不必装作矜持的样子

五百年前

你是我最小的女儿

你做过的傻事,我全知道

 

寂寞是可以吃的

有些话,别人说才有意思

另些话,死了说才有意思

大呼小叫的席间

我安静地坐着

放一只蚕豆在嘴里

左边嚼嚼,右边嚼嚼

寂寞是可以吃的

小口小口地吃

寂寞就有了性感的样子

 

水满,水空

如果我不是女儿

也一定是女儿变的

想和你在人间姊妹相称

看清清凉凉的溪水

洗五彩斑斓的衣裳

然后长长短短

挂满起风的院子

白白地了此一生

你在我的眼睛里起床

我在你的身体里入睡

互相把对方透明的灵魂

从头到脚,重新生出来一次

从此有两种不同的喜悦

水空,水满

从此有两种不同的忧伤

水满,水空

 

白马过河,黑马过河

白马过河,河水浅了

黑马过河,河水深了

我久久沉溺的那首曲子

魔鬼也喜欢过

当初他年少恋爱的时候

也为之泪眼模糊

如今当黑色的生命

狠狠地,钉穿白色的死亡

当不会流泪的眼睛

干枯成死掉的泉水

黑漆漆的夜里

手和脚都是灵敏的触角

我安心做回一只蜗牛

用鼻子寻找你的鼻子

以嘴唇向往你的嘴唇

我依稀记得所有的路

愿上帝原谅那些我无法原谅的人

 

黄昏倒出它全部的星辰

静悄悄,岁月在画我的脸

一圈一圈,我越来越安静

它画得越来越好看了

生活经得起千万次重复

一圈一圈

且把它叫作皱纹或年轮

一家人围着它说话

天色就暗了下来

谢天谢地

一切都是它应该的样子

我以白色爱恋你,以蓝色思念你

任黄昏空空如也的篮子

倒出它全部的星辰

 

相关阅读

《我的身体里早已落叶纷飞》

著者:海桑

出品:读库

出版:新星出版社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