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读书 > 读药

除了吃饭穿衣服,一切都戒了,男女之情也戒了


来源:凤凰网读书

除了吃饭穿衣服,一切都戒了,男女之情也戒了,我有意识戒的,总得有人来试一试做个实验。

凤凰读书  小安专栏

半夜笔记本

© Gustav Klimt

半夜笔记本之四


1

天气更冷,阴冷。就写了这两句话。具体不知道是哪一年的冬天。

已经四九了,三九四九冻死猪狗。我在寒风中低头行走,看着干裂的地面,枯叶,几十片叶子重叠在一起,里面有个什么东西闪闪发亮,我踢开看,是一片彩色的玻璃,我低声喊了两句谁的玻璃,谁的彩色玻璃,当然没人应,不是谁的玻璃,根本就是被扔弃的玻璃。

我也没捡,我怕割伤我的手指,划一个大口子,血朝外冒止不住,嗯,我的身体起鸡皮疙瘩,心一颤抖,那种被玻璃划伤的感觉太恼火了。我8岁时切南瓜,南瓜太大在菜板上滚动,我按不稳,一刀切下去,把左手无名指切掉一小块肉,永远没有长出来,就是那天晚上,我姐姐怕挨打,不停的和我说话,在我左手无名指上包着一大团青布,血浸透了,她又缠上一块,手指开始是钻心的痛,后来变的冰凉麻木没有感觉。

我姐姐找许多话和我说,她问我痛不痛,我说痛,马上又问我痛不痛,我说痛的不那么凶了。她说你不要哭的让人听见了,特别是让妈妈听见,她必定会挨打,又问我长大了想做什么,我说当工程师。她说好,当个科学家。

我用右手抚摸左手无名指残缺的那一块,我当时为何要说当工程师?完全都不懂得工程师具体学什么做什么,我姐姐认为工程师和科学家是一样的。而我从过去到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其实我什么都不喜欢,只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走来走去耍

我继续走,冷呀,寒风朝衣服里浸透,我该去买一件厚衣服,我身上这一件棉服太旧了,不保暖。

以后我会经常写到寒冷和炎热,我总是故意让身体去感受。

我是走在下班的路上,一个人,右转后再右转,我去买菜。走八分钟左右有一个菜市场,有时我走路走上瘾了,走到很远的另一个菜市场,那个市场小,人气不旺,其中一家卖菜的女人说,她家的菜样子不好看,都是她男人隔一天去乡下从农民地里收回来的,没有打过杀虫剂和催红素那些东西,番茄是老味道可以生吃的,这种菜数量少经常还收不倒呢。我相信她说的话,买了她的番茄马上吃一个。

还有一家卖油炸小鱼小虾和和酥肉,铁锅架在门口,大半锅油,鱼虾肉裹上面粉,女人炸鱼,男人负责买卖,热乎乎的,我会买十元钱的鱼虾,很香,就是炸鱼的油不放心,反复使用。

我也买红薯,蘑菇,萝卜,辣椒,豆腐,各种青菜。看了看水果,水果总是冰冷的,没有吃的欲望。不买。回家。

2

回家关起门。脱外套鞋子,洗手换衣服,先开电脑,在里边逛啊逛啊,从星座到生肖,到淘宝,到京东,到亚马逊。到豆瓣。到音乐,电影。到新闻八卦,八卦不须找,直接就扑过来。到博客微博,找不到人,也不主动和人说话,也不留言,各处点赞转发。只能说我性格内向与人交往困难,也的确如此。

在书城找了找书,认为该找一下书,一直认为自己是读书人,把一些书,在心里批判一翻,故意不买,加入购物车,和衣服鞋子厨具家居用品放一起。再找,买两三本,付了钱才不内疚了。

重新找电影或电视剧,如果没想看的,回到网站页,盯着发呆。发现电脑屏幕上有灰尘,灰尘越来越大,朝眼睛里钻。我起身去洗漱间找了一块抹布擦灰尘。电脑屏幕上留下一条条弯曲的水纹线,我又用纸巾搽试一遍,干净了,我坐下来,继续发呆。

房顶上有飞机飞过,声音轰隆隆,快速的飞过去,剩下一点点声音,直至全部消失总共时间几秒钟,但飞机已经飞的很远了。以前每天晚上还能听到火车行驶的声音,那就要慢的多了,有节奏,心跳跟着火车跳动一会,哐当哐当哐当。

手脚僵住了,这个也是我自己找的,用土话说是造的,我回家把袜子脱了,光起一双脚几个小时不活动,每次都是这样光脚。冷的不能再冷。空调在墙壁上面悬着,也不想开,空调味不好闻,再冷也不想开。到夏天再热我也不想开。有故意受折磨的意思。

再次从电脑桌上站起来,双脚跳,简单做了一些运动,像深呼吸,踮起脚尖高举双手全身朝上拉,放松,再拉,三个回合,每回21秒钟。这动作是一个同事教我做的,她练了五年,减肥美体效果好,从肥鸭变成天鹅。取暖也不错。

又原地踏步,身体乱摆,又打一通散拳,脑袋里想到自己是真的拳击手,想到泰森,他每次出来穿的袜子雪白,每次一双新袜子。我有意识像真正的拳击手那样出拳收拳,一只手在前,一只手躲在后面,每出一拳都发出吼声,凶猛或者柔和。请自己注意,前后的步法,逃跑和站位,一招一式尽力做够功夫,身体绝不能左右晃动。

运动时间短,反正运动完了,还是很爽快。又坐下,冷得没那么厉害,但我无聊的贪婪起来,还想要火热的那种感觉,双手在火苗上考。

要不要把我的朋友龙喊醒,请它再吐一口火,像开始那天晚上一样,它突然喷出火来,让我的房间暖和如春天和夏天之间。春夏之交,不冷不热,花红草绿,蓝天白云,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出门去爬山去远处旅游结交新朋友。

我就想要那样,火焰一般明亮的晚上。

翻开笔记本,和龙见面,龙还在睡。我没立刻叫醒它。考虑十分钟又合上,算了,总去求它不好,它会不耐烦,发脾气逃走,或失灵。这个念头让我紧张,特别关键的时侯再说吧。我最近在看佛教方面的书,说龙是畜生道里的东西,有特异功能,会喷火和飞翔,但在轮回中,命运还不如人,这个我简直不能接受和相信。龙甚至不是神仙,它是我的朋友。我合上笔记本,让我的朋友继续睡觉,睡一千年一万年吧。

我可以用太阳电烤炉,我有一个,太阳烤火炉意思就是可与太阳的光比美,它就放在脚下,我找到插座,打开电烤炉,慢慢的热起来,出现红红的火焰,热气从脚下朝上传到心里,心里快乐。

我打开手机,和家人视频。看到我妹妹了,看到我妈妈了。我妈妈又温和地教训我,她说,每天要吃饭,要早起早睡,要节约要存钱哪,我都答应,全部听你的妈妈,除了吃饭穿衣服,一切都戒了,男女之情也戒了,我有意识戒的,总得有人来试一试做个实验,还有,我觉得没啥了不起,有男人的生活更麻烦,整天吵吵闹闹,打架也打不赢,久了要生厌恶想逃走,更无能力为对方负责任,一人过日子劈脱爽朗。

试验结果有些怪异,人格不是会变得宽敞,是更害羞和不知所措,越来越喜爱独处,自然就封闭起来,思维敏捷,只愿意面对自己,其他都还好

我相信这是初级阶段,等我再继续修炼,每天修炼,总会有变化,成为和现在的我不同的东西,这样一分神,手机幌动,妈妈和妹妹离开消失。

3

我看到一个大商城,我在里面走。或幻想的我看到一个大商城,我在里面走,或是第二天我到商城里去买保暖的衣服,鞋子袜子。

我背了一大包钱,也是幻想的许多钱,在里面逛,我想买什么东西,一栋房子?我现在最需要的,我奢侈地好想要一栋房子。能不能给我一栋房子。把地球边上那栋房子卖给我,如果没人同意,当然没人同意,我也要那栋房子,东西南北都好,房子正面有一颗大树或一条河流最好,有一片沙漠也好。我自己搬进去住,我一个人,或我妈妈和姐妹,如果她们愿意,和我的新朋友龙,我创造它,我和它说话,有事找它帮忙,它必须和我一起住在里面。

我在商城里至少逛了一天,不想停下。我总是这样的,换季节没有衣服穿了,或没有房子住了(房子不是真的,是想象的)才临时起意去买。

一般我是一个人逛街,偶尔朋友陪我,逛到崩溃,逃走,我用各种法子,买高级手机壳吃日本菜装可怜,也留不住她,坚决要走,说我太可怕了,这样逛要累死。从此以后再也不要陪我买东西,从此以后我就一个人逛街。

天气如此寒冷,我要买一件羽绒服和五双厚袜子,我逛啊逛啊逛啊,商城快关门了,人越来越少,有些地方灯已经关闭,黑古隆冬。商城服务员好意叫我回转去,说哪有房子卖,我没听,认为他态度不好。

天气如此冷,我还没买到羽绒服,总觉得某个店铺我没看过,我坐自动扶梯,又急匆匆朝二楼走,二楼我已经来过六次了,有件羽绒服我惦记着想买,其实我一开始就看上了,总要逛来逛去,到最后着急起来。

二楼更没两三个人,一个年轻人站立的地方依然灯火通明,许多穿黑衣服的人突然从四方冒出来朝他跑去,把他围起来。他在卖金银珠宝,我也站着看,忘记自身安全。金银珠宝堆成一堆闪闪发亮,我看的惊奇了。

年轻人使劲拍了我肩背,说,快走快走,商城要关门了,背好你的包,极不耐烦,把我朝一边推。我很生气,以为他不想卖东西给我。他又使劲推我,几乎把我推倒在地。

我咕噜咕噜骂他,但很无奈,坐上自动扶梯下楼,一身的不痛快,猛然聪明,想到他是在提醒我,那些人全是强盗。我回头去看他,伸出五指表示感谢。他正好也看我离开没有,马上脸又转到一边,和那一伙强盗混淆在一起。

我一直在想,强盗是要抢劫我还是抢商城,肯定是抢劫商场,那么多人来抢劫我一个,有何意义?是那些珠宝,他们要抢劫的是那些珠宝,啊,那个年轻人也是强盗,他其实不是要保护我,他只是想让我赶快离开,不想在抢劫过程中多生枝节,伤到一个人。

我走到外面,天早已经黑下来,路灯亮起,气温低有霜有雪,我兴奋得忘记有多么冷,朝家的方向走,边走边推理:那个年轻人他既是强盗,他还是指挥别人的强盗头子,是他控制了整个商城,而且他穿着黑衣服,黑手套,白袜子。

小安专栏

小安,女。诗人,也写其他文字。有诗集《种烟叶的女人》《等喝酒的人》《卖枇杷的没有仙人果》后两本内容一样,出了两个版本。小说集《我们这儿是精神病院》。职业护士。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