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巴尔扎克整勺整勺吃的“聪明药”,你要不要试试?


来源:译言

如果我们都服用聪明药会发生什么呢?事实证明,我们大多数人每天早上都在喝咖啡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吃了聪明药,这点巴尔扎克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

原标题:巴尔扎克整勺整勺吃的“聪明药”,你要不要试试?

巴尔扎克非常相信咖啡的魔力,这位著名的法国作家每天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做——每天晚上,他都会在巴黎的街道上找一家营业到凌晨两三点的咖啡馆买咖啡,然后一直写作到第二天早上。据说一般他一天要喝50杯他最喜欢的咖啡(虽然我不是很相信这传说)。

到后来他开始整勺整勺的吃咖啡粉,而且他觉得空腹时喝咖啡效果特别好。正如他在喝了一整口的咖啡后所说的那样:“你的文思就像一支庞大的军队,迅速进入想象中的战场,你脑子中的战斗一触即发。

咖啡可能真的有这种功效,众所周知巴尔扎克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一生创作了近100部小说、中篇小说和戏剧,最后他死于心力衰竭,年仅51岁。(巴尔扎克是早期“聪明药”的狂热使用者——通过每天摄入大量的咖啡因让他的思维活跃起来)

几个世纪以来,所有上班的人都需要用咖啡因来帮助他们应付各种苦差事,但其实效果也是因人而异。

现在最新一代的科学家正在试验一种新的物质,他们相信这种物质能增强人们的智力,帮助他们获得想要的东西。

事实上,一些所谓的“聪明药”已经在民间非常流行了。最近一项涉及数万人的调查发现,有30%的美国人在去年接受过关于“聪明药”的调查。看起来我们很快就会接触到这类神奇的药物——而且很容易被它宣传的功效冲昏头脑。

这一批新的知识巨人(科学家们)是否会带来令人眼花缭乱的新发明呢?抑或是带来人类社会巨大的经济增长?随着人们工作效率的提高,工作周是否会缩短呢?

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我们需要掌握现有的情况,最早的“聪明药”是吡拉西坦,它是由罗马尼亚科学家科尔内留·乔尔赫亚(Corneliu Giurgea)在上世纪60年代初发明的。

当时,他正在寻找一种能影响大脑让人昏昏欲睡的化学物质。经过几个月的科学测试,他找到了“化合物6215”。这种化合物是安全的,没有什么副作用,但也没有什么效果。这种药物并没有让试验人员进入安静的睡眠状态,而且药物作用似乎与预期相反。


吡拉西坦确实有一个有趣的副作用:当病人服用这种药长达一个月后,他们的记忆力会有很大的改善。乔尔赫亚立即意识到他的发现的重要性,并创造了“nootropic”这个词,这个词结合了希腊语中的“头脑”和“弯曲”的含义。

如今,吡拉西坦是学生和年轻工作者的最爱,他们一直在寻找一种方法来提高自己的表现,尽管在乔尔赫亚发明数十年后,仍没有多少证据表明它能提高使用者的智力。这种药在英国是处方药,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并未批准其用于医疗用途,也不能作为膳食补充剂用来出售。

得克萨斯州的企业家、播客Mansal Denton以苯基苯吡拉西坦为例--一种由苏联发明的苯吡拉西坦衍生物为例,它们多用来帮助宇航员承受太空生活的压力。他说:“我吃了苯基苯吡拉西坦之后,我在向别人阐述某些事情时表达起来要容易得多,所以我在那段时间录制了很多播客。”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聪明药中是相当典型的存在。虽然很多人都有自己对聪明药的偏好,但它们对大脑的益处往往要么未经证实,要么微乎其微。这就带来了一个结论:他们的成功和提升只是因为他们付出了更多的劳动和努力,吃聪明药并没有大的作用。“


大脑也有收益?

一水肌酸:这种膳食补充剂是一种白色的粉剂,通常混在含糖饮料或奶昔中,或以药丸形式服用。这种化学物质自然存在于大脑中,现在有证据表明服用一些额外的肌酸可以适当提高你的工作记忆和智力。

尽管对于雄心勃勃的年轻工作者来说,肌酸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但它与健美运动员已经建立了长久的联系,他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改善他们的肌肉增长模式。在美国,运动补品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其中大部分含有肌酸。

益普索公共事务(Ipsos Public Affairs)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2%的成年人表示他们在去年服用过体育补充剂。如果肌酸能在人类工作中产生重大影响,我们其实已经在之前的运动界看到了一些迹象。

当然,有些药物具有很大的变革性。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神经科学家安德鲁•胡伯曼(Andrew Huberman)表示:“我认为,很明显有些方法(服用肌酸)确实有效。”事实上,有一种智能药物已经受到了科学家和生物黑客的很多关注,他们希望改变自己的生物学机能和自身能力,这些药物也叫做兴奋剂

两种越来越受欢迎的药物是安非他命和甲基苯甲酸酯,它们是安非他命和利他林两个品牌销售的处方药。在美国,这两种药物都被批准用于治疗多动症(ADHD)患者。多动症是一种行为障碍,患者很难安静地坐着或集中注意力。

现在,这些药物也被高度竞争环境下的人们广泛滥用人们在寻找一种方法来保持对重要任务的专注。安非他命作为一种聪明药有着很长的存在历史,从工作狂数学家保罗·鄂尔多斯(Paul Erdos)到作家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格林一直是靠服用安非他命来做到一次写两本书的。最近,杂志上有很多关于它们在某些行业被广泛应用的轶事报道,比如新闻、艺术和金融专题。

那些服用这些聪明药的人们坚信它们是有效的——尽管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卓有成效。早在早在2015年就有科学证据表明,这些药物对智力的影响“不大”,但大多数人并不是为了提高他们的智力

相反,他们会利用这些药物来提高自己的精神能量和工作动力。(这两种药物都有严重的风险和副作用——在服用过的一段时间后会有更多的副作用)。(利他林是一种用于治疗多动症的兴奋剂,但经常被那些寻求提高注意力的人滥用)

服用安非他命和利他林等兴奋剂的一个效用就是能让人们能够面对脑力繁重的任务,尤其是那些有明确奖励的任务。一项研究发现,当人们在做数学任务时会觉得这些数学任务“很有趣”。

如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开始服用处方兴奋剂,这可能会产生两种主要影响:首先,人们会停止逃避不愉快的工作,而那些已经习惯了逃避工作的,疲惫的办公室工作人员会开始坚持处理办公室文件系统、更新电子表格、充满热情地参加枯燥的会议。

其次,办公室竞争会明显加剧,这与服用智能药物产生的长期副作用的普遍共识是一致的,尽管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还有待商榷。

在硅谷和华尔街,使用‘聪明药’的精英们似乎越来越多了,他们就像职业运动员一样,充满了竞争与淘汰。”营养公司HVMN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杰弗里•吴(Geoffrey Woo)说道。

丹顿表示同意:”聪明药只是让他们的竞争更加激烈了,例如在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知识资本越来越容易获得。他们愿意为了获得任何可能的优势而去付出体力智力。“

但服用聪明药也会有明显的负面影响安非他命在结构上与冰毒相似,冰毒是一种强效、高成瘾性的娱乐性毒品,它毁掉了无数人的生活,过多剂量甚至可能致命。众所周知,安非他命和利他林都会让人上瘾,已经有大量报道称,一些员工已经在努力戒掉它们。安非他命还有这些副作用:比如紧张、焦虑、失眠、胃痛,甚至脱发等等。

而且长期服用兴奋剂的员工不一定会更有效率,休伯曼说:“没有人意识到这些东西很危险吗?这在短期内可能非常有效,但你第二天感觉如何呢?也许你有4个小时、12个小时高度集中,但接下来的24或48小时,你的注意力会低于平均水平。”

考虑到这些缺点,似乎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处方强力兴奋剂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改变世界范围内的工作格局。但有一种较温和的”聪明药“,你几乎可以在任何咖啡馆、报刊亭或超市的柜台购买:那就是咖啡因。

在美国,人们喝的咖啡比碳酸饮料、茶和果汁加起来还要多。但从来没有人估计过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大量研究发现了咖啡的无数其他好处。有些尴尬的是,事实证明咖啡因比吴宇森的公司推出的商业补品效果更好,其产品价格是60片17.95美元。

当然另一个流行的选择就是尼古丁。科学家们越来越意识到这种物质是一种强大的益智药,它能够提高人的记忆力,帮助他们专注于特定的任务——尽管它也有着明显的风险和副作用。“有一些非常著名的神经科学家吃尼古丁咀嚼胶,这是为了提高他们的注意力。这些人过去都吸烟,如今的尼古丁咀嚼胶也算是香烟的替代品。

如果我们都服用聪明药会发生什么呢?事实证明,我们大多数人每天早上都在喝咖啡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吃了聪明药,这点巴尔扎克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

END

作者:Zaria Gorvett

译者:Sara Yang

编辑:杨柿子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发布

原文标题:what-would-happen-if-we-all-took-smart-drugs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