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年间4次成功越狱,他成了日本的“越狱王”


来源:凤凰网读书

日本有一位传奇的“越狱王”白鸟由荣,他因抢劫致死罪被判无期徒刑,11年间辗转于4座不同的牢房,4次越狱成功,却在成功越狱后放弃已经到手的“自由”。

豆瓣高分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是“越狱”题材的经典之作!

监狱里暗无天日的精神摧残把每一个犯人都制度化,但主人公安迪却心怀希望,他在追求自由的同时,也救赎了狱友,故事的最后他获得了自由,也实现了希望!

“自由”对于一个被禁锢在牢笼中人的究竟有多难?高墙林立,制度森严,身体与精神的摧残恐怕是常人难以想象。然而,日本有一位传奇的“越狱王”白鸟由荣,他因抢劫致死罪被判无期徒刑,11年间辗转于4座不同的牢房,4次越狱成功,却在成功越狱后放弃已经到手的“自由”。

白鸟由荣

白鸟的越狱不是为了逃脱制裁,而是希望不再遭受非人的虐待,得到公正对待!他的行为让日本开始反省监狱的旧体制。监狱取消了“镇静房”,日本全国监狱进行了一系列人性化的改革。

日本纪实文学作家吉村昭根据白鸟由荣的真实事件改编成小说《破狱》,主人公为佐久间清太郎。在缜密细腻的文字描述背后,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破狱王”:他偷窃、杀人、四度越狱;他怕冷、害怕虐待、向往鸟一样的自由;战争时代最底层人物挣扎于生存的凄苦悲凉,和他们生性的老实敦厚简单朴实,在他身上矛盾得真实、鲜活、立体。

《破狱》节选

佐久间的态度突然开始出现变化。早晨必须喊他好几次他才会起床,点名也不应答。夜里为了防止犯人自杀时无法及时发现,禁止犯人睡觉时将被子蒙着脑袋。他也不服从这个规定。看守粗暴地喊他,他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随即又钻进了被窝里。看守气不打一处来,即使深夜也喊醒他。

佐久间则会探出脑袋,露出凶狠的眼神。

“我已经习惯了,改不了啦!不要对我那么严格呀。夜里就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不遵守规定,就要处罚你啊!”看守厉声说道。

“我随时都能逃跑啊。新年里你们的大人物在《人》上写着呢,说犯人逃跑,看守在精神上也有责任……话说得如此严厉,我会在你当班的时候逃跑啊!那样的话你就会受到处罚,会遭罪吧。”佐久间又把脑袋缩回到被窝里。

深夜对他大声训斥,会妨碍其他犯人的睡眠,看守怒气冲冲地闭上了嘴。

这样的情况每天夜里反复出现。渐渐地,在其他犯人之间开始弥漫着不稳定的气氛。夜里,看守中也有人克制不住愤怒的情绪对佐久间破口大骂,还吵醒了其他犯人。加上刺骨点寒冷,犯人们的情绪出现波动。

不久,犯人们开始明目张胆地采取反抗态度。劳动结束返回牢房时,会像事先约定好似的发出怪叫声,用餐具敲打牢房铁门,看守即使吹响笛声进行制止也无济于事,只好打开牢门想把领头叫喊的犯人拽出来,犯人便群殴看守致人受伤。这样的事接连发生,看守们将坐垫顶在头上以防挨打,打开牢房,把估计是主谋的犯人拉出来关进小黑屋,做减食处罚。

佐久间对这些骚动冷眼旁观,绝不插嘴。但是,白天巡查的看守观察房内,见他违反“坐姿端正”的规定,躺着,便向他提出警告。

“对我可以那么苛刻吗?你会倒霉的呀!在你当班时逃跑,你不是会很为难吗?”他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和,但斜视的眼睛里却透出刺一般的光。

在如此故技重演期间,看守们对监管佐久间萌发了厌恶心理。如果在自己当班时被他越狱逃跑,就会遭到免职等严厉的处罚。正因为佐久间有过轻易打开手铐越狱的经历,所以不能以为他的话纯粹是逞强。看守们开始怀有这样一种祈愿:佐久间有可能会越狱,但愿不是在自己当班的时候。

他们不知不觉地都不去严厉训斥佐久间,深夜他即使蒙头睡觉也不愿意向他提出警告。白天即使看见他伸直双脚坐着,也只是稍稍提醒他。

这些做法给其他犯人带来了很恶劣的影响。对我们强制遵守监规,却唯独对佐久间另眼相待!他们对此心怀不满,一时平息的情绪波动再次露头。

看守长训斥看守们,命令他们对佐久间也要严格遵守监规。然而同时也觉得把佐久间与其他犯人放在同一个监舍里不太公平。违反监规屡教不改的佐久间理应受到处罚,如果对他进行处罚,其他的犯人也会认同。他判断因为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把佐久间转到犯人们最害怕的禁闭室去是合情合理的,并得到了刑务所所长的批准。

禁闭室是外墙用砖建造的独立房间,在刑务所内东北角的病舍西侧设有三间,边上是停尸房,用来放置在病舍里死亡的尸体。

禁闭室面积狭小得不足一坪,地板、墙壁镶着又厚又硬的优质板。在3.2 米高的屋顶上有塔形房间,设有直径30 厘米加有铁丝网的玻璃采光窗。窗边的两只电灯,灯泡坏掉时,必须架上长梯子才能换下来。

房间前面是厚厚的栗子木材的门,门上只有看守监视用的牢窗和下边递送餐具的长方形小窗,排泄物沿着门下穿透的浅沟槽流到外面。

禁闭室很像稻荷神社的祠堂,看守们因此把它称为“稻荷房”。又因为它四周用砖加固,所以也俗称“碉堡房”。

3 月下旬,佐久间从单人牢房转到禁闭室。

佐久间自从囚禁在禁闭室以后,一直过得很安静。监视由配置在隔壁病舍里的看守不分昼夜每隔三十分钟从牢窗里观察房内情况,看守部长还会不定时地冷不防打开牢窗查看。

在洗澡和放风时让他走出禁闭室,这期间看守部长和看守走进房内,对墙壁、房门、卧具、打扫用具等进行彻底检查,然后还让佐久间赤身裸体检查身体和衣服。据说每天进行的房间搜检和祼体检查都没有发现丝毫反常。

包括刑务所所长在内的看守长们听取了汇报,对最需要警惕的佐久间关押在禁闭室里这件事总算松了口气。要说从禁闭室通向外部的空间,就只有房门上部的牢窗和下部的小窗,全都很窄小。大家对所有的逃跑方式都做了设想,觉得要从牢房内逃脱是绝对不可能的。

“要派精干的看守进行监管,确保万无一失。”听着任戒护主任的看守长的报告,刑务所所长点头说道。

佐久间被转到禁闭室以后,从来没有违反过监规。即使冷不丁地从牢窗窥探,他也是按监规在昏暗的牢房内端坐着。洗澡和放风时只要招呼他,他也能服从看守的指示立即回到房间里。接受祼体检查时也很顺从。

看守长们对佐久间这样的态度很是满意,在负责监管的看守们之间,也没有发现默认佐久间违反监规的倾向露头。不过尽管监规禁止,但佐久间依然蒙着脑袋睡觉。

当然,看守会从牢窗发出严厉的喊声提醒他注意,但佐久间探出脑袋来说道:“这是我从孩子时养成的习惯,想改也改不了了。你就饶了我吧。”

看守对不守监规的佐久间感到很不耐烦,即使深夜也粗暴地把佐久间喊醒。尽管佐久间争辩说“已经习惯了,请原谅我”,看守还是命令他严守监规。

佐久间不高兴了,斜视着眼睛盯着从牢窗外窥视着的看守,充满怨气地说道:“你能不这样毫无人性地对待我吗?你会倒霉的!我要是在你值班的时候逃跑,你不是会很难堪吗?”

“你是说能从这碉堡房里逃跑?如果你能逃跑的话,跑一个给我看看!”看守轻蔑地笑了。

“房子是人建造的,人就不可能破不了啊。在你当班的时候,我跑给你看看?”佐久间冷冷地笑着。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斗着嘴,但佐久间没有改掉钻进被窝里睡觉的习惯。看守中虽然也有人继续执拗地对佐久间骂声不绝,但也有很多人话音里不失耐性,觉得正如佐久间说的,那是无法改变的习惯,见他一个人被关在狭窄的禁闭室里度日怀有些微的怜悯。

北野武在剧中扮演和主角斗智斗勇的狱警

夜里,佐久间总是在同一个地方铺上被褥,将头部朝着与房门相反一侧的墙壁睡觉。从牢窗窥探的看守确认盖被随着呼吸在上下微微起伏之后,关上了牢窗。

从凌晨3 点起,雨势多少有些减弱,但依旧风声大作。过了4点以后,早早出门的看守们冒着风雨打着寒颤去上班,4 点30 分要接受值班看守长的逐一检查。那时雨势已经相当收敛,因此决定按时让犯人们劳动。凌晨5 点将所有牢房里的犯人全都喊起床,手持点名簿的看守部长对每个牢房的犯人进行对照核查。因为下雨,牢房里很昏暗,灯光微弱。

5 点30 分,所有牢房的核查结束,负责各监区的看守部长在看守长面前列队报告:“没有异常!”

看守部长们要将犯人带去各个工厂,所以领取牢房的钥匙串并向看守长敬礼,正要向牢房散去时,值夜班负责病舍的看守部长和看守跑了进来,站立在看守长面前。雨水从他们的雨斗篷滴落,他们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

“禁闭室里的佐久间……逃跑了!”看守部长的声音在颤抖。

- END -

《破狱》

第36届读卖文学奖获奖作

真实取材创造日本犯罪记录的“越狱王”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责任编辑:王紫 PN19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