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文化 > 文化地理 > 正文
湖南人居家、打仗、做官都在读书
2009年11月23日 09:46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旧时的书人书事,总会被人不断提起,它们的时代固然有些远,然而,又那么近距离地发生在我们城市的寻常巷陌。当今人们的读书生活已和百年前完全不同了,像现在的“三湘读书月”,就让寒冷的长沙冬天,涌动一股人文的暖流……

湖南人居家、打仗、做官,都在读书

起初,在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版图中,湖南在全国处于籍籍无名的地位。

然而,近代,随着湘军的崛起,湖南人才群体在历史的洪波中涌起,群星璀璨地照亮了几乎大半个近现代史的星空。

有一种说法,近现代,湖南人才群体的崛起,与读书相关。

近代史上,以湖南人为主体组成的湘军,固然善于扎硬寨打死仗,但在打仗的同时,曾左胡彭,几乎每位赫赫有名的统帅都在边打仗边读书。

从长沙岳麓书院走出去的湘军最高统帅曾国藩在还没有带兵之时,就已是一个十足的书迷,他在北京考完试后回家,曾“贷百金,过金陵,尽以购书,不足,则质衣裘以易之。”在北京时,曾国藩逛琉璃厂书市,发生因买书而结识良友贵筑莫友芝的趣闻。然而在战争紧张激烈的时候,曾国藩还在读书,即使初见胜利曙光,曾国藩也没有松弛下来。同治二年,湘军包围金陵,胜利在望,然而53岁的曾国藩却仍在读书,其十一月十三日日记中说:“晡后,披阅诗古文词,读诵经子一卷,时读孟子书,分四条编记——一曰性道至言,二曰廉节大防,三曰抗心高望,四曰切己反求。”半年后,金陵即将攻克,曾国藩想的是“设立书局,定刊书章程”,不但要让自己读书,还要让江浙这片原本的读书之地迅速恢复读书的氛围。

湘军镇压太平天国,平定江南后,固然将金银财宝运往湖南,同时,也从战火余烬中抢救出不少珍贵书籍“携以归湘”。

战后,爱书的曾国藩在湘乡老家的藏书处就有富厚堂、求阙斋、八本堂。其中富厚堂藏书即达30余万卷。自然比叶德辉近20万卷的观古堂藏书量要大得多。

同时,湖南人在北京的忠义祠设立有湖广驻京同乡会图书馆,即楚宝书籍管理处,湖南人不但在自己的家里读书,出外打仗读书,在北京当官,当然更少不了读书。楚宝书籍管理处,近年来被郑伟章、姜亚沙等学者认为是“中国图书馆之祖”。

叶德辉说:书与老婆,概不外借

读书人爱书,爱书的人,就不太愿意把书借出去。贵如曾国藩,也不太想借书给人,曾国藩曾给家里人写信说:“家中书籍,用心收着,一本不可遗失。有人借,当定限取来。近来积书家如浙之天一阁、昆山徐氏,断不借与人书,欲观者至其家观之,欲抄者至其家抄之。乱后旧书无版,即有新刻,字多错讹,书册愈旧者,愈当珍之,不可忽也,我回来赖此延年。此要务也。”

近代文化名人叶德辉在长沙坡子街、白果园等处都有居宅。叶德辉在历史上是个很有争议、个性强烈的人物。在长沙城中,他常扬言,他有“二不吃”:“鸦片不吃,亏不吃。”

众所周知,叶德辉藏书甚丰,珍本尤其深藏不露,且绝不借人,为防止亲朋好友借书,叶德辉在书橱标贴一字条:“老婆不借,书不借。”将书与老婆看得同等珍贵。

当然叶德辉也搞些今天看来的“宝”路情,比如每年农历六月初六的晒书日,他必亲自动手来晒书,翻动整理他的书籍,不肯假他人之手。他的珍本书中并夹有春宫图片,谓“防火”。叶德辉说:“吾家别无长物,书即吾之财产,不得不慎重处理。”

<<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王勇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