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曾称最欣赏巴金 中国人不要吹捧诺贝尔奖
2010年08月27日 09:15 汉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报讯(记者鲁艳红)2009年7月11日,国学大师季羡林在北京病逝。时隔一年,其生前学术助手蔡德贵根据与季羡林生前对话录音整理的《大国学:季羡林口述史》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记者日前获阅此书,得知季羡林留下这些口述历史的原因:“过去我写过的自传,好多事情没有写,现在有必要更多地透露出一些。”全书包括2008年10月13日至2009年6月16日期间季羡林的74段口述实录,书中老人家对自己的人生做了一个小结,生动地回忆了自己的家世、童年、求学经历、治学经过、学术研究、家庭生活、个人情感以及与友人交往的故事。

记者从书中了解到,2002年,季羡林由于健康原因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由于他的身体状况尤其是视力日渐减弱,导致他无法进行正常的学术研究和写作,因此,他也就开始酝酿以口述的形式来回顾自己的人生经历。而其间由于种种原因,此事直到2008年才得以开始。在他的提议下,山东大学教授蔡德贵先生调来北京做他的学术助手,而工作的重心就是进行口述历史的录音和整理工作。而季羡林在口述之前定下一个原则——“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

季羡林“不全说的真话”包括了关于遗产问题的真相。季羡林病逝后,关于他的遗产问题一直纷争不断,这其中孰是孰非,如果想从季羡林口述中寻找答案恐怕要失望了,整个“口述”过程中,季羡林从未谈到遗产分配问题。而对于迷雾重重的“字画门”,季羡林也只在口述中一带而过,回应了一句:“有那么严重吗?”并且从未点名。

而谈到文坛一些大家时,季羡林则“指名道姓”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称自己最欣赏巴金,并始终认为巴金是个大作家:“从文章来讲,茅盾的文章很板、板滞,看不出什么才干来。巴金就不同,巴金的文章很有文采。所以后来我说,如果拿诺贝尔文学奖,中国惟一有资格的就是巴金。”同时,季羡林说,他曾多次劝中国的出版界和作家,不要吹捧诺贝尔奖,因为“诺贝尔奖这个东西啊,本身是代表资产阶级、代表资本主义的东西,它也不会给中国。它能让一个共产党的作家到瑞典科学院发表讲话?我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季羡林口述史》封面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鲁艳红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