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 > 文化 > 人物 > 正文
“最牛历史教师”袁腾飞的无奈与坚持

*教历史光靠讲怎么行?

*历史课要让学生学会一种思考的方向,至少不要人云亦云。

*历史教学绝不能先出示结论,然后从史实中摘东西去贴合那个结论。

袁腾飞(图片来源:资料图)

■本报记者 张滢

2008年下半年,袁腾飞从北京市海淀区一个每天该干吗干吗的历史老师,突然成了“史上最牛历史教师”。

原来,他在一个补习班给学生讲高中历史的视频在网上被网友热捧,网友一激动,就把“世上最牛”这顶大帽子不容分说地扣在了他的头上。

媒体惊喜啦!继纪连海之后,中学历史教学界又涌现出了一个“怪才”!“嬉笑怒骂、连批带讲”,他的讲课风格与一些板着面孔说教的历史老师格格不入。网上,授课视频的点击率高居不下,素不相识的学生留言说,看了他讲课后泪流满面,感慨自己怎么没有遇上这样的好老师。他教过的学生更是对他极为佩服,为他建了“百度”贴吧,在上面纪念听“袁sir(老师)”课那些好日子里的小细节,就连他板书后擦手的动作学生都津津乐道。蜂拥到“袁腾飞吧”里的粉丝们对自己的偶像极其拥护,甚至不允许任何人说袁腾飞不好。

有了这些“猛料”,在媒体的渲染下,袁腾飞不“火”也不行。于是到了2009年,就连央视的“百家讲坛”栏目也伸来橄榄枝,即将播出袁腾飞的“两宋风云”系列讲座。袁腾飞干脆从被采访者变成了宣讲者。

说来说去,难道这就是“事实以及事实之全部”吗?

“其实,那些视频有特定的适应环境,它们只是为了帮助高三学生在短时间里掌握大量的知识而拍摄的。要在短短几节课里涵盖高中三年的知识,只能靠讲。可光讲也不行,学生要犯困的。那就必须在‘适当’的时候,让学生有一个兴奋点,所以穿插着我会抖一些‘包袱’。平时在课堂上,我可不是这样一讲到底。我会为学生提供史料,采取讨论、质疑、角色扮演等多种方法。”袁腾飞对于素不相识的人会因为视频就那么喜欢他的历史课,就把他说得那么“牛”仍然有点纳闷,因为那还不能代表他的真实水平。

被这么多学生喜欢,袁腾飞很感动,感动之余又不免觉得有些可悲。“教历史光靠讲怎么行?”反复强调这句话,他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对于炒作者来说,袁腾飞的历史课就是他身着中山装,迈着八字步,掰着手指头对学生大讲二战时日本妄想打败美国无异于“蛤蟆吞恐龙”。但对于袁腾飞的学生来说,学历史是课堂上不折不扣的45分钟,喜欢学的要学,不喜欢学的也要学。

“我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牛’。我的课上也有学生睡觉,写其他科的作业。刚教书那阵,学生在我的课上不务正业,我会发怒,也会没收学生的作业本,什么‘招’都用过。到现在,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学生都喜欢我的课。真正对历史感兴趣的学生,永远都只是一小部分。但其他人呢?其他人怎么办?”袁腾飞无奈的一个评论,像卖了个关子。

“得想辙。历史教材本身就是把鲜活的史实抽干了,照本宣科学生肯定反感。要摆出新观点,要找到学生的兴奋点,才是学生想要的。但是怎样才能找到学生的兴奋点与教材内容的结合点,我也很困惑。这不是老师单方面的努力可以解决的。高考要考,内容再没劲,老师也得教。而古人穿什么衣服、油饼是哪个朝代发明的,这些东西学生很感兴趣,可是考试不考。”在考试与学生兴趣的两极之间摇摆,是一个深受学生喜爱,又不能“辜负”考试重托的教师必然要经历的痛苦与困惑。

袁腾飞举了一个例子——张骞通西域。意义重大不重大?当然重大。可这一史实已经过去上千年,学生的情况又千差万别,有的学生就觉得古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没劲。可是,又不能因为学生觉得没劲,这节内容就不上了。怎么办?“张骞出西域带回来好多好吃的,这些东西中有些就是我们现在最喜爱的……”袁腾飞用一种学生耳熟能详的语言和方式,贯通古今,把“死”去千年的历史,活灵活现地带到学生面前,学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要说,袁腾飞这样教学似乎有点“哄”着教的嫌疑。可袁腾飞更乐意把这理解为一种分享。平时看书,他总能在书里发现好些有意思的事。上课的时候,和教学内容相关的趣事也总能不期然地浮现在他的脑中。于是,他会适当地抖抖包袱。

抖包袱也不是每次能够奏效。常有袁腾飞自己觉得很有意思,而学生不买账的情况。比如有一次,教“二战”,他就想起了一件趣事。一次战役中,意大利吃了败仗,被英国俘虏了很多军官和士兵。丘吉尔就打电话问抓了多少战俘,英国军官回电说:“太多了,站了两百亩地的士兵,五亩地的军官。”袁腾飞觉得特好笑,上课说完了自己直乐,可学生没一点儿反应。

在教学中,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这说明老师和学生的认知水平存在差异。” 袁腾飞想起自己曾听过的一节课,内容是日本明治维新。老师让学生做角色模拟:假如你是日本天皇,你对你国家的发展有什么设想?学生就说,我要爱好和平。“这时候,学生实际上没有知识积累,只靠自己的感性经验和好恶来思考问题。老师就要把史料摆给他,给予适当点拨,要让学生明确现在自己的角色是日本天皇,而不是联合国秘书长,而史料又表明日本国土狭小、资源贫乏……在这样的基础上,学生才能真正理解日本对外发动战争的原因。”

在袁腾飞看来,教学到最后,不见得一定要得出一个确定无疑的结论,特别是这个结论不见得非得与老师的结论或者课本的结论吻合。关键是学生的能力要得到锻炼,脑子要动起来。教师不能问这事是不是啊、对不对啊,这种关于知识再认再现的内容,没有任何深度。教师必须提出一些有深度的问题让学生思考,尤其可以让学生去思考那些没有现成答案的问题。

现在的教学要面临的问题十分繁杂。“有些学生很‘现实’。他们总问中考不考、高考不考的内容,我学了有什么用。这不能怪学生,他们的问题是社会急功近利风气的副产品。的确,从某种程度上说,历史,大人物学了有大用,小人物学了连小用都没有。但这个‘用’看你怎么看!”无奈中,袁腾飞有自己的坚持。

比如说到义和团,当前的历史教科书对其几乎是完全肯定的。但袁腾飞在教学中,就摆出史实、史料,帮助学生客观地看待义和团。“历史教学要让学生学会一种思考的方向,至少不要人云亦云,要做到——没有史料论证的结论,我不信。让学生不是学到义和团就热血沸腾,不是光从爱国主义出发,就抹去它所带来的一些破坏作用。历史教学绝不能先出示结论,然后从史实中摘东西去贴合那个结论。”

“历史学科,强调论从史出,史论结合,言之有据。”袁腾飞谈历史教学时反复提到这几句话,他说这就是他在历史教学中一直追求的目标。

本文原发表在2009年03月20日《中国教育报》上。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