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搔首弄姿走极端 患上“父爱饥渴症”?
2010年05月17日 09:18 北京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刘著

近来,“伪娘”成为媒体上频频出现的一个时髦字眼,单是上周末,就有两条关于“伪娘”的新闻颇为吸引眼球:先是歌唱组合“水木年华”担任评委时,因为对“伪娘”评价不一而险酿冲突;而在东方卫视宣布《中国达人秀》即将启动的新闻发布会上,总导演金磊声称将拒绝“伪娘”,并批评“伪娘”不是艺术,认为男生通过化妆来表现中性的美本身不足为奇,但是搔首弄姿走极端,确实是哗众取宠。

“伪娘”一词是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界的名词,通常指的是有女性美貌的正常男性角色。对于“伪娘”近来的突然走红,人们的争议也随之出现……

-宽容

有装束自己的权利

在笔者看来,既然国家法律没有如小学生行为规范那般规定男孩子不准留长发、穿裙子、穿高跟鞋,根据“法不禁止即自由”的原则,刘著打扮成了什么样或是以后还能否做变性手术,都属于他个人的自由权利,我们也不必朝人家挥舞着道德的大棒质疑什么。人家的家人都没有反对,我们再管人家的穿着与装束,也好像没有什么必要。

笔者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对于刘著就没有了质疑的权利。而只是说,站在人的自由权利这个角度讲,我们没有质疑的依据。至于,刘著作为一个公共娱乐节目的选手,他表现的是好是坏、是优是劣,我们每个人也都是评委,都可以像巫启贤那样表达自己的看法,只是这种看法不要涉及权利自由角度就可以了。

巫启贤在节目中说,“不管你穿西装还是裙子,通过这关,只有一个理由,就是音乐”。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不管“伪娘”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们要意识到,如果我们都去关注他的种种外在现象而忽略掉他参加比赛的实质内容了,我们才是不折不扣地成了他炒作成功的助推器。

选秀舞台不是校园模范表彰会,我们也别想在里面找到与道德有关的东西。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要在质疑他的舞台表现与尊重他的自由权利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界点,我想,这个界点就是他的音乐。网友们说的好,曾哥、春哥,都是我的哥,也是我的歌——既然快男是评选歌手的,只要歌唱得好听,不就结了吗。王传涛

-评判

周瑜打黄盖的做作

“毒舌”评委再现江湖,这次“受害者”是“伪娘”刘著。必须承认的是,评委在公众场合打击人不留情面的确很不合时宜,可为何湖南卫视还是选她们?就如同杨二一般,尽管雷人十足,但湖南卫视从不缺少对她的热爱。

此前走红的《非诚勿扰》,我还真看不出有几个正常男人,不可否认,的确有这些典型存在,可是报名的大多数恐怕还是和你我一样,至于为何选择那些不怎么正常的人,那得归罪于源远流长的选秀文化和炒作文化了。

选秀进行多年了,最红火的莫过于超女,而围绕超女或者说快女身边的事情,倒不是她们天生丽质,有倾国倾城之貌,也不是她们才华满腹,能创作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佳音,更不是她们的唱功有得天地之灵气的独特之处,而是绯闻、离奇,再以炒作浇灌之。

于是,有了中性之美的李宇春、周笔畅,有了不在调上跑的曾轶可,还有何洁等超女及其男朋友之间的风流韵事,皆为人津津乐道。至于“想唱就唱,唱得响亮”,却更似附属品,更似可有可无的商标。成功的经验摆在这儿,后来者能不学吗?更何况,选秀节目一路走来,如今早已进入低潮期,公众对选秀文化中的炒作行为已司空见惯,对其不按常理出牌的逻辑思维也已经适应,如此,何来人气?何来关注度?又何来经济效益?

故而,无需对选秀文化中的各种奇闻怪事过于敏感,一旦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到头来就会发现自己不过是又被人牵着鼻子转了一圈而已。最后,人家赚得盆满钵溢,而自己撞得遍体鳞伤,实不可取。

诚然,也不排除有炒作评委不顾颜面任意践踏选手尊严的行为。此等情况,还需等待真相再作评论,切勿操之过急被人利用。从一贯的选秀文化和智慧中可以推测,快男评委打个性选手的板子,其更似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龙丽纤

-冷眼

哗众取宠不会走很远

时尚之风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刮那么一下子。伪娘们的出现和粉丝们的疯狂,让人们看到了媒体媚俗化的无限放大和行为艺术的被践踏。虽然,伪娘们拥有着庞大的粉丝群,但他们无非是想参与进来玩玩而已,并不会真的献身于这种所谓的艺术。

“春哥”李宇春、“曾哥”曾轶可的出现,曾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审美时代,“中性美”散发出独有魅力。伪娘的出现,将“哥”踩在了脚下,开始颠覆男性审美观——他们留着长发、穿着短裙、踩着高跟鞋,宛如“美少女”。

伪娘流行时。这种男性审美革命,究竟会走多远?伪娘,会成为2010年最流行的时尚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历史证明:凡是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都不会走很远。 姜春康

-探究

患上“父爱饥渴症”

随着“大陆第一伪娘”樱冢澈开始走红,“伪娘”一词就开始在娱乐和文化圈出现。2010年快乐男声的成功举办,更推助了“伪娘”现象的波澜,开赛以来伪娘层出不穷,刘著、童童、尚晨等快男的陆续出现,更是将“伪娘”的话题推向了极致。

这种“男人身女儿心”喜欢中性打扮的人不在少数,先是流行于日本,后波及东南亚,如今又登陆中国,归根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据调查,樱冢澈的父亲常年在外做生意,他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刘著的父亲是一名公务员,由于工作原因而顾不上照顾他,带孩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当幼儿园教师的母亲肩上,再加上为了学习钢琴而很少有时间与同龄人玩耍,而弹钢琴的启蒙老师也是女性,这样,刘著的童年就完全被女性包围。所以,我们可以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他们是患上了一种“父爱饥渴症”。

“伪娘”的诞生绝非是偶然的,不是娱乐的炒作,更不是文化的吹捧,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社会只顾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忽视了传统的家庭礼教,我们的家庭只顾物质生活的充裕,而忽视了对孩子成长的精神教育。 程相晋

-延伸

非伪娘更被讨厌

任何人,都有权利喜欢或不喜欢某种人,但没有权利攻击自己不喜欢的人,只要他们的行为没有侵犯他人,他们就有权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伪娘遭人反感,难道我们这些非伪娘,就没有人(包括我们周围的人)反感、讨厌吗?一定有的;任何人,总是被一些人喜欢,被一些人讨厌。那么为什么我们没有遭到攻击呢?那是不喜欢我们的人给我们留了面子。如果是一个单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需要和气相处,说了就撕破了脸皮,没法相处了,这是正常人际交往的“潜规则”。

因为我们都懂得遵循这个“潜规则”对自己有多重要,所以我们一般不会去打破这个“潜规则”。但是为什么对“伪娘”就那么尖刻甚至刻薄了呢?“伪娘”是少数,不喜欢、反感他的人要多得多,既然“伪娘”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我们混在人群中丢一块石头,他也拿我们没办法。何况离得那么远,我们和伪娘不在一个人际交往圈子里生活,损他几句不会给我们自己带来麻烦。戎国强

-提醒

青少年需要引导和干预

从尊重人性的角度来说,“伪娘”的出现说明了社会的多元化,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但在形成易性癖和同性恋阶段之前的阶段,还是需要正确的干预和引导。而社会、学校都应对青少年的性别角色、性意识做出正确的引导和干预。

——田景秀(心理咨询师)

没必要倡导,没必要棒杀

这类人群是客观存在,并没有好坏之分,不至于对主流价值观形成什么冲击。没必要倡导,更没必要棒杀。而娱乐节目的编排以及媒体的报道,应该客观评析。对于伪娘现象,不应该倡导宣传或者树立成典范。现在的青少年模仿性都很强,如果对于这类人群给予很高的评价,可能会引发年轻人的模仿。——石英(陕西省社科院研究员)

这就是最近的电视红人——快男比赛中的“伪娘”刘著。当然,其走红并非他所表演的艺术本身多么有吸引力。而在上周末的快乐男声成都唱区50进35的晋级赛中,刘著已经顺利晋级。刘著表示知道自己引起的争议,并称自己一路走到现在有赖于大家的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