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的学术世界:全球化视野下的中国问题
2010年09月28日 15:05 凤凰网文化 】 【打印共有评论0

主持人:在美国,经济学家来参与这样的会,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非常感谢姚洋教授的发言。下面是美国塔福斯大学教授钟雪萍发言。

钟雪萍(美国塔夫斯大学):

对刚才台湾于教授的发言,我有很大的同感。我想从自己在美国的教学语境中,简单谈一下汪晖的学术和思考的意义。这个教学语境就是刚刚于教授讲的(西方)“中国研究”视野下的“中国问题”的语境。

我这次回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看了一些在国内订阅的报刊。注意到,《中华读书报》去年9月份汪晖一篇《让中国说话》的文章,是一本书的前言。觉得这个题目很贴切,可以用来标示他的学术写作。来北京的时候,在飞机上看到《天涯》杂志上贺桂梅和沈卫荣教授的文章。想到这些思考是国内学者与汪晖的互动。我想,这些讨论说明国内一些学者认识到汪晖的思考里那些重要的东西,是中国学者之间的对话。我觉得这种中国学者之间的良性的互动和对话很重要。有助于把中国问题带出一种现有的“中国观,” 那种我比较熟悉的角度和观点,那种在不断重复中成为“常识”和潜意识(而需要质疑和挑战)的东西。

我在西方学的尽管不是“中国研究,”但是后来教的是中国文化。90年代的时候,开始注意到汪晖的书和文章。对他的问题意识,由于自己正在思考的很多问题,感到很有意义,有一种较强的认同感,尤其是他的思考所显出的高度和挑战。觉得这些挑战可以在所谓的中国问题或者中国研究里引发对话。所以,为什么在西方或者美国,有那么多对汪晖学术思考的反应,我想应该是来自于对他提出的问题的认识,不管是同意不同意,但意识到他的重要性。在这个意义上说,可以说汪晖写作对所谓西方的中国观,提供了一个来自中国的视野和挑战。是希望把问题提到另外一个层面上进行对话的挑战。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的历史就是世界历史的一部分,怎么来理解,怎么来梳理。汪晖的书写,在现有“中国研究”的视野或者说目前的范畴里面,提出不少重要的问题和不同的思考,给我们带来一个对话,在西方的视野下直接互动的可能性。他所思考的问题不是简单传统学术领域里的东西,而是跨各个学科,在思想层面的挑战。

在我的教学中,一直存在着如何解读来自中国的各种现代文本(文学,电影,以及其它文化现象和产物)的问题。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理解 “现代中国”的历史和现代诉求在那些文本中的极其复杂的表现。教学的大背景,如上所述,当然是西方中心视野下的中国观。

在接触到汪晖的写作以后,我非常希望有些能被译成英语,让我的学生去接触,尽管对学生实在是非常有挑战的。我很高兴胡志德教授和其他一些美国和欧洲的学者,把汪晖的东西翻译成英语,为我们教学提供了材料。在我开的一门关于中国与西方的讨论课上,我用过一两篇汪晖的文章。在讨论中,可以看出汪晖的思想、汪晖的很多观点,在进入美国大学课堂的时候,会遇到比较复杂的反应。他讨论的问题语境是什么,在跟什么问题互动,在哪些层面上互动,其实很复杂。看似简单的本科生课堂,反映出的其实是美国社会和学界“中国观”的方方面面。单要把他的背景以及历史和当下的语境解释清楚,本身就很难。再加上他的一些观点在美国的语境中,有强烈的挑战性。比如说“去政治化的政治”这个观点。因为他指的不仅是中国,而是一个所谓全球化大视野的观点,它就让我的学生意识到美国这个国家或者说它的辐射在全世界的很多文化、很多逻辑里面的“政治性。” 但是要讲清楚什么叫做去政治化的政治,就很难,因为学生觉得他们国内的政治尽管问题多多,仍是最优秀的一种政治,怎么会同时又是“去政治化的”呢?这个要转变一种思维的角度或者逻辑的讨论,确确实实是一个挑战。在课堂上,我不觉得自己这篇文章用得很成功,因为要提供的对很多概念的理解和反思,以及对历史问题的认识,实在太多,很难在本科生课堂的层面上透彻的展开。但它至少在课堂里给学生提供了一个来自中国国内学者的思考。这样的互动真的非常重要,但当然是也是很难的。在学术界可能有各种各样的立场,但是一般在西方,“中国问题,”大家都觉得必须关注,但是这个视野很少有挑战,如果用汪晖的一些文章来进行介入的话,可能会打开一些思路。

我的感觉,汪晖学术思考上的挑战是很重要的,但是同时,面对的阻力也是非常强的,这个阻力不止来自于学生感到费解的背后的很多东西,同时还有现有世界的中国观的问题还有很多历史积累的问题,包括冷战的元素在里面,包括对中国社会主义、中国革命等历史实践的认识和评价。课堂里的实践让我认识到,来自汪晖学术书写的挑战遭遇到的阻力很大。但这也许从反面证明,他提出的很多问题和分析是有真正意义上的挑战的。

我想起去年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一位来自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在其发言结束时说的一些话。他讲到,世界面临的新一轮的金融危机,非西方国家面对的将是西方国家可能作的稍微的改变,不可能有根本意义上变化的改革。对此,他用了一句斯瓦西里人的谚语,“只有当狮子们有了自己的历史学家,狩猎的历史才会以狮子的视角书写。”他指的当然不只是指中国,而是全世界其他非西方国家如何挑战现有全球格局和结构。我想当今世界,需要的应该就是更多的“狮子们”的历史学家。汪晖的学术思考可以说是这方面一个来自中国的贡献吧。

谢谢。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