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超越“左右”的批判知识分子
2010年09月28日 15:16 凤凰网文化 】 【打印共有评论0

主持人:最后一位请上海的青年学者萧武先生发言。

萧武:

很高兴参加这个会。我不在学院里工作,不从事具体的研究工作,所以可能看问题的方式和角度跟各位老师不一样。我接着海裔的说法来讲。这些年来,左翼在理论上进步非常大,非常快,但是具体的操作层面的事情是不够的。从2000年以后,我一直比较关注公共问题讨论。但是从直观的感觉上说,1997年以前的辩论里面,包括自由化、MBO、三农问题,那个时候,大家还是在辩论主义,没有到问题的层面。然后到了07年读书换帅风波的时候,已经到了人格攻击,打恶仗的程度,我觉得水平倒退了,公公辩论的品质下降了。

我上大学的时候是98年,当时正是国企要“闯关”的时候,搞MBO什么的。当时流行自由主义,主要是经济学的自由主义,政治学、哲学这些学科都是没有跟上的。我的专业是法学,但是我们当时看到上课,老师给我们上课不是讲法学,而是讲经济学,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以为法学跟经济学差不多。当时看到的书基本上都是自由主义的,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天然的自由主义者。2000年的时候,我上大二,互联网比较普及了,我很很高兴地到网上去跟人交流。跟自由主义交流的时候,别人都说我是新左派,说我跟汪晖接近。其实那时候我不知道汪晖,也不知道什么是新左派。既然别人说我是新左派,说我受汪晖影响,我就重新回去读汪晖,才发现汪晖更有说服力,思想上的冲击力更强。

我有一个从右到左变化的过程,我想,在我们1990年代以后上学的这些人里面,这是比较有普遍性的,我们从右往左转过,对保守主义的经历也曾经很关注过,最后为什么还是选择了与自由主义不同的立场?

我讲这个是为了讲超越左右的主题,超越左右是不可能的。具体到汪晖,我这样的人恰恰是通过读汪晖,才理解了左翼,甚至越来越左,怎么可能超越左右呢?我们在跟别人辩论的时候,我们看到那个问题是在不断的重复,通过不断的重复强化自己的政治立场,实际上自己对问题的观察没有深化,只是在主义上自己的标签越来越明显,自己的旗帜扛得越来越高。

左翼在理论上提高比较快,右翼跟不上,最后就走下三路去了,倾向于人身攻击。这就比较麻烦,讨论一些具体问题的时候,我们看不到相关的研究。比如西藏问题,西藏出了事,后来新疆出了事,还有缅甸出了事,我到处找资料找不到,西藏事件的时候能找到的就只有《天葬》,后来才看到了汪晖谈西藏问题的文章,觉得很兴奋。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他出现了,我想,这就是汪晖的贡献。

戴锦华:当我们讨论“超越左右”的时候,触及到了一个相当复杂的的问题。所谓左右,首先涉及的,是冷战年代的记忆。冷战时代,左与右直接联系着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一边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政权、政党占据了使用左翼称谓的全部“特权”,一边是霍布斯邦所说的“特殊”情形:自称“自由世界”的全球右翼势力第一次“夺得”了“自由”--这一始终由左派执掌的旗帜。在这种历史前提下,80年代,试图改变中国社会的知识分子,自觉地选择“右翼”立场,以“右派”为某种光荣称谓。我重复谈到的一个例子是我的亲历。1988年的一次电影的学术会议上,来了一位台湾学者,主持人介绍他是台湾左派,会场上一片静默。主持人立刻补充说明:台湾的左派就是大陆的右派。大家便立刻了然,全场鼓掌。这个当年充满默契的、怪诞的等式,表明了一个有趣的历史情形:两大阵营内部各自对抗强权的斗争;但当时我们没有意识到,将左派等同于右派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思想混淆已经在形成之中了。1995-97年,当中国思想界开始出现分化,“新左派”是一个十足的“脏字”,说你是新左派,是将你污名化的有效手段。这种效果今日犹存。我想,这是中国颇为特殊的冷战遗产或曰债务。

其中更深远的历史脉络来自于欧洲现代史,在法国大革命之中形成的“左”、“右”派别,特指左派--直面社会苦难、直指社会问题,呼唤激进变革;右派--维护主流秩序、保守温和,强调在体制内部进行微调。也是在这种意义上,自由,而非自由主义,成了左派的旗帜和乌托邦理念。

在中国当下的现实当中,这多重线索仍然纠缠在一起。在我看来,今天中国的左派与右派的确存在着深刻的思想分歧,分歧关乎当今中国社会的性质、主要问题和解决方案。

今天我们在这儿讨论“超越左右”的时候,强调的是如何应对一个全新的格局:冷战终结、西方世界不战而胜,世界一极化,美国帝国似乎坐稳了天下;同时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向西欧开放了尚未被资本化的实物经济空间和巨大的市场,造成了欧盟(以欧元为其关键)才出现。但是接下来9.11,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金融海啸,美国帝国陷入了二战以后空前的危机。此时出现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在全球化经济中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整个世界格局进入到资本主义再度逐鹿环球的时代。但是环境危机、能源危机显现了资本主义“无穷发展”之梦的绝对瓶颈。

在这种情势下,我们才提出如何重新定义、超越左、右问题,当每个人自称左派、右派的时候,他们也许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你是否需要回答:无论你自认是左或右,你的社会诉求是什么?你的未来想象是什么?你对中国问题、全球危机的思考和解决方案是什么?

我自己认为,汪晖的工作是对这样一种超越性努力的开启。谢谢大家!

<<上一页 1 2 ... 6 7 8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