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2010年09月16日 14: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9月12日,第十九期读书会在北京字里行间书店举办——邀请帮扶“万村行”工程的发起者和实践者爱新觉罗·蔚然、历史学教授刘济生与著名民间出版人贺雄飞一起探讨“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了《粮民》作者蔚然、学者刘济生和出版人贺雄飞谈谈农村的现实。

最近,柴静专访了“壹基金”的创始人李连杰,他第一次透露自己的基金会遇到危机,甚至担心继续运营的状况。这与本期嘉宾蔚然有相似的地方。他也是NGO创办人,在运行体制上与“壹基金”面临同样的困境。如何坚持,又如何妥协?

在这么多年与农民、农村、基层打交道期间,他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看到了什么真实的情况?做出怎样的思考?农村的发展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有着怎样息息相关的影响?

本期,我们一起来思考。 

《粮民》 蔚然著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0年8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凤凰网读书:欢迎大家来到字里行间书店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最近大家都看到一本书,名字叫《粮民》。这本书从出版以来备受瞩目,但同时也遭遇了一些质疑,我们请到了这本书的作者和相关策划人和大家进行交流。

有一个人用20年时间走了一万多公里的路,采访了几千个村庄,拍了几万张照片,做了一个自己的公益组织,让人非常惊讶的是这个公益组织只有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粮民》这本书的作者爱新觉罗·蔚然,我们欢迎蔚然老师。在没有读这本书之前我以为我了解中国有多穷,因为我个人的经历、我身边的亲戚让我觉得中国还有很多落后的地方,我曾自以为即使不知道中国有多富,也知道中国有多穷。但是看到这本书之后,我才知道以前所了解的农村只是凤毛麟角。今天我们和蔚然老师聊一聊中国的农村、中国的农业、中国的改革以及慈善问题。

感动于农民的纯朴和善良

凤凰网读书:蔚然老师,今天来的朋友们都看到了《粮民》这本书,大家在看到之前也早就听说过,因为这本书已经上市两周了。我身边很多人都很好奇一个人是怎么坚持了20年时间,在仅仅依靠自己力量的情况下,做出这样一些让大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说不可思议是因为这其中既有颂扬,也有质疑。所以我们非常好奇,想听听当事人蔚然老师给我们讲一讲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历程。

蔚然:你刚才介绍说20多年,其实这20多年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我参加工作第二年到2006年,这是业余阶段,我开始思考农村问题、如何脱贫发展;第二阶段就是我06年正式开展帮扶“万村行”到现在,这可以说是专职阶段。

最初的计划是我一个人,当然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发生一些变化,我的身后有更多人的支持,多数是网友,98%我没有见过面,只有1%-2%见过面。这二十几年中,我原计划走遍中国所有的行政村,计划帮1000万人口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不敢说过上富裕的生活,只要让他们感觉到幸福,就是我的愿望。结果后来发现一个数字上的错误,中国有68万个行政村,我蔚然就是活十辈子也不可能走完,所以我就打算以我个人的能力条件能走多少村算多少村,重点是偏远地区农村。

四年下来,我走了一千多个行政村,深入进去的有几百个村,跟农民同吃、同住,了解农民的生活现状,包括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各个方面。

凤凰网读书:我们很好奇,1990年前后,那时候的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您当时已经是炙手可热的中文系的毕业生,有很好的工作和前程,您为什么还要选择走帮助中国农民脱贫这条路,要去研究他们,要近距离地走进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因缘使您选择这样一个开始?

蔚然:“因缘”两个字用得非常好,因缘机会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90年代初期我参加工作之后,有一次走进了甘肃省一个沙漠地区的乡镇,那是一个没有别人的指引绝对不敢进去的地方。在那个乡镇里有一个美丽的故事,一个全乡公认的美女嫁给了一个残疾诗人。我受朋友之托,要帮他调查关于这件事的一些情况,没想到,正是这一次出访,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我在调查的时候借宿在一位大姐家,这位大姐不但漂亮,而且非常贤惠。她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为了款待远道而来的贵客,把全村人叫来迎我。她把我迎接回去之后,炒了一顿最好的菜。第二天她做完早饭之后,默默地背着一个军用包就出门了,两个多小时后才回来。回来之后她很不好意思,她的包沉甸甸的,我以为她去买菜了,结果不是,她把包打开倒出来一堆硬币,里面有几张纸票,最大面值的是绿色的两毛钱,剩下都是五分、两分、一分。然后她告诉我,她想去买点肉,但是家里没钱,全村一共200多户人家,几乎走遍了,一共才借出来11元多钱。然后她又不辞劳苦地跑到玉门镇买了2斤多肉回来。回来之后炒的肉片,她不舍得让她两个孩子吃,十一二岁的女孩和八岁的小男孩。我看着孩子们那望眼欲穿的眼神,自己也不忍心吃,叫上孩子一起吃,女主人这才拿过来一个小小的肉片给孩子,孩子把嘴里的肉片翻来覆去一直嚼着,不愿意把肉咽下去,一直在嚼着这个味道。

全村人家家请我去,都是吃面条。90年代在他们那个地方吃面条真是奢侈品,土豆都是非常好的菜了。他们炒一盘土豆,里面有40%面条,60%土豆,这是非常好的菜。我回来的时候一直在想,中国人不是常说好人有好报吗?为什么这么纯朴的人们生活这么苦?是不是生产方式或是生产资料上,又或是在哪个方面出现什么问题?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由思考变成行动。最初我想走理论这条道路,后来发现走理论太遥远,一时半会儿帮不到他们,我就开始跑技术,给他们买蔬菜种子寄给他们,这就是我的帮扶。

凤凰网读书:您感动于农民的纯朴和善良,从而坚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我看到最近《纽约时报》9月2日的一篇报道,标题是“中国贫富的悬殊问题”。

蔚然:我不是要告诉大家贫富差距,当然看到这本书的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其实这不是这本书最终的诉求。我毕竟在做帮扶工作,重在帮助他们做一些有发展的项目,帮助农民脱贫、解困、发展。

凤凰网读书:不仅仅停留在让大家认识到这些问题,实际上您已经做了一些事情,想告诉大家您是怎么做?

蔚然:这是一层含义。还有一层,很多农民问到我一些问题。有个七十几岁的老大爷,他有一个残疾小孙子,儿媳妇由于贫困离开这个家庭,儿子在打工的时候被砸伤,腿瘸了,失去了工作能力,以乞讨为生。这个老人提了一个问题,他认为农民也是工人阶级,他说农民为什么没有退休。我说这个问题蔚然解答不了。

大家都听说过丽江,很美丽的地方,但是丽江下面有一个隐晟县,当我走到那个镇时,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一个小水沟里捡一张卷烟盒那么大的纸,他要拿这些纸片卖钱。那是非常偏僻的小镇,老人在边边角角搜集垃圾,一天能卖七八毛钱,卖来的钱买食物。这个老人没有牙,没法生活,他也有女儿,有儿子,我感觉义愤填膺--儿子白养了!我就去他儿子家质问,结果看到他家的凄惨境况,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连自己都养不活……像这些问题蔚然答不了,也解决不了。我的日记已经接近一千篇,这两本书才是其中99篇,选了一些大家最关心、或者农民当务之急最关心的问题,靠蔚然帮扶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这本书今天才能跟大家见面。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读书会第17期] 从《藏獒》到《伏藏》:杨志军破解西藏密码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读书会第14期]张斌“大话”体育:我只是撑场子的人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一期:中法学者刘小萌、潘鸣啸共话知青一代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期:一个女生的无国界“沙发旅行”

“凤凰网读书会”第九期:蔡素芬《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凤凰网读书会”第八期:巫昂、沈浩波与马拉多纳在此发生关系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科学松鼠会:生物多样性之美最基本的是“色”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舒国治:人要任性、任性、任性

“凤凰网读书会”柴静对话罗永浩:我不纯洁 巨复杂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粮民 农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