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2010年09月16日 14: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贺雄飞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北京鹏飞一力出版公司)

慈善是每个公民的社会责任,中国的NGO体制亟待完善

蔚然:“帮扶途中也曾因没有正式身份而尴尬,但既然决定要做了,就不委屈”

凤凰网读书:刘老师的话也把我们感染了,你显然是带着感情、带着深情去看这本书的,这本书反过来也把你感染了。所以我们很好奇,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当地干部都不愿意去的地方,这样的一个行为,在今天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中特别震撼,我们请蔚然老师举一个例子,您是怎么样去帮扶做您谓的慈善事业?给我们讲一个具体的例子。

蔚然:刘老师说善行、善举,我真的不敢当,蔚然毕竟精力有限,真是渺小得不得了,我只能说我心里愿意做这件事情。帮扶靠蔚然个人的力量真是帮不了多少。我最初决定专职无偿地做这些帮扶工作也有一个小小的计划,只要我去做我就感觉是值得的。举一个例子,甘肃陇南有一个村,那是“5·12”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去到之后,农户代表跟我说,你帮我们修一条路。我说要修多长?他说蔚然老师我们这条路每次背化肥都要背上两天,第一天背到半道放下来,因为累得力气不够了。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再接着背,才能背回去。我说不怕别人偷吗?他说不会有人偷,我们这个地方没有小偷。“5·12”地震灾后重建,国家有规定,只要重建的房子一定要抗八级以上地震,如何达到抗八级以上地震的水平?首先必须要钢筋水泥,钢筋水泥背十年都背不上来。国家规定农村住房必须在09年年底建起来。全村希望能帮他们建一条路,六七公里。就是在城市非常好的状态下,一公里路都需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在那里没有路的情况下,开山砒石开辟一条路,可谓难上加难。我给市里提交资料的时候带着村长,他说他从来没有进过县城,陇南市也根本没有去过,我就带着他一起去。但是在第二天早晨我决定不让这个村长去了,因为我有一个顾虑,这毕竟跨过乡级,跨过县级,这件事办好了那是为老百姓办实事,办不好那就是越级上告,会给村长带来麻烦。我告诉村长在宾馆窗口看着我。那个村长59岁,说自从他小时候记事的时候起,他爷爷就盼望有一条路,六辈人都盼望有一条路。指望全在我身上。其实我也没敢做这个保证。不过还好,这个材料报告上去,村里的问题解决了,09年9月份这条路修通了。我所做的帮扶可以说是“因地制宜”,根据每个家庭的贫困成因来选择不同方法,每个家庭的贫困成因不一样,脱贫解困的方式方法就都不一样。

凤凰网读书:您刚才讲到根据农户的不同情况会去想不同的帮扶方法,我们想到了慈善,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我平时认知慈善主要是通过一些媒体,比如我们知道巴菲特和盖茨到中国来,他们要请中国的富豪晚餐,我们也知道陈光标已经率先承诺要捐出自己所有的财富,当然是在他去世以后。直到我看到这本书,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人,一个人骑一辆自行车去别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也不去面对媒体、面对公众,一个人走20多公里,一千多个村庄。作为生活在城市的人,大家都会有这样的疑问,除了感动之外,你总得支撑下去,你是靠什么把事情做下去?你又不是官员,也不是富豪,你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帮助了那么多人。

蔚然:很多关心我的朋友都在关心这个问题,蔚然你做这些事情,你又没有职业。我说这是我的职业,我喜欢这件事情。目前的费用,第一是自己腰包,当然我自己在上海有一个小小的企业,这是唯一的保证我目前停不下来的经费。

凤凰网读书:您做慈善的经费是因为您做企业有点积蓄?

蔚然:对,也是支撑我做这件事情费用的一个出处。

凤凰网读书:您做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幸福促进会?

蔚然:严格来说这是一个NGO组织,从法律角度不属于合法组织,但在我个人行为包括我的内心生活看来,它是合法的。

凤凰网读书:我们也看到一些讨论,现在中国有很多慈善机构,做慈善的人有,而且很多。但是对于一些慈善行为,有很多人怀疑从事慈善人的动机,他是不是骗子?会不会打着这样的幌子?很多人有这样的疑问。

蔚然:我给你讲个例子,我去一个苗寨,先是找的村委会支部书记,他应付我。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村长对我说:“蔚然老师,我相信不管怎么样你是不会骗我们的,第一,你到我们这来没有什么好骗的,就是几片木板,你拆了用自行车也扛不出山。第二,你大老远从上海来,进我们这个苗寨里,你是扛着自行车上来的,不是推着上来的,你骗我们什么?我明天就带你去村委会考察!”后来这个村长让我很感动,他用半个月时间,骑着他的摩托车带着我去考察。他说:“你骑着单车太辛苦,有些村干部在县里开会学习认识,你可以去自我介绍,这样大家不会怀疑你。”

最初我心里非常困惑也很苦恼,也曾经走到路上郁闷过要回上海。我自费骑自行车到你们这来,我是想办法帮你们,你们还想我是一个大骗子。有时候自己也感觉很委屈。但是一想,蔚然既然决定要做这件事情,有什么委屈的。这个村、这个户不接纳你,你也要理解他们的处境。其实这也是我的尴尬,我拿不出任何官方证明来证明我蔚然是某个组织的人。如果只拿出身份证,很滑稽,那只能证明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但不能证明你做这件事的职务。

凤凰网读书:假设今天我们这个会开完之后,你回到家看E-mail,突然发现巴菲特和盖茨给你发邮件,邀请你去参加他们的晚餐,你去吗?

蔚然:第一,没有。第二,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参加。

凤凰网读书:您如果参加了这样一个会,见到他们二位,你想跟他们说什么?

蔚然:如果真看见到巴菲特和盖茨的话,我会跟他们谈一谈西方的慈善行为、慈善理念,他们是如何做慈善的,如何认识慈善的。在中国人心目中慈善就是一种对别人的施舍、怜悯,我认为这不是慈善的定义。

凤凰网读书:在中国善良的人愿意做好事、愿意帮助别人的人是有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不会做慈善,另外做了慈善有可能还会遭遇委屈,这就涉及到如何做慈善的问题。如果您有幸参加了这样一次晚宴,你不会浪费这样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也是会有价值的。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粮民 农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