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2期]李长声VS胡洪侠:纸质书向何处去?

2010年10月19日 15: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9月26日,第二十二期读书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办——邀请旅日作家李长声、深圳《晶报》总编辑胡洪侠、著名学者止庵、台湾资深出版人吴兴文、收藏家方继孝、作家谢其章、书评人杨小洲与中华书局副总编辑顾青一起谈谈“纸质书向何处去?”。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我们邀请到几位文学圈内重量级的嘉宾李长声、胡洪侠、吴兴文、谢其章、方继孝、杨小洲、止庵,还有中华书局副总编辑顾青先生。

李长声先生长期旅居日本,吴兴文先生居住台湾,其他几位都是知名作家和评论家、收藏家,几位之间,关系甚好。在电子书似乎开始影响全球的现代社会,有越来越多的读书人、作家、出版商、媒体关注到这个话题,对于电子书是否会慢慢取代纸质书的担忧也越来越浓。Ipad大张旗鼓的向全球进军,互联网的阅读愈来愈便捷,我们是不是终有一天会将纸张送入未来世界的博物馆?

显然,很多人也认为,可能,在未来某一天,电子阅读能占领大部分市场,但是不会因此让纸质书籍消亡。书之所以发展至今,其材质--“纸”本身就与“读书”文化密不可分。电子阅读无法替代“纸”的阅读的综合体验。除非有一天,电子阅读产品的发展到达了可以有纸的质感和墨香。

争论,终究是不会停歇,也不一定有一个确切结果。我们怀有的是对阅读的依恋,对读书的情感,对未来有一个充分想象但不一定是“生生死死”。

同时,阅读也是非常私人的体验与情节。或许,你也可以试问,我的阅读向何处去了呢?

《枕日闲谈》 李长声著 中华书局 2010年09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胡洪侠:阅读只是方式的变化,但Ipad怎么收藏?

凤凰网读书:今天是上班时间,很高兴大家能够抽出时间来到我们凤凰网读书会和单向街沙龙。今天也是一个嘉宾云集的日子,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李长声、胡洪侠、吴兴文、谢其章、方继孝、杨小洲几位顶级的作家,还有今天的嘉宾主持止庵先生,他也写出了很多有特色的文学作品,此外,在场的还有中华书局副总编辑顾青先生,也欢迎您的到来。下面我就把话筒交给止庵先生,请他跟大家聊一聊今天的话题“纸质书向何处去”。

止庵:首先,我先介绍一下嘉宾。李长声先生与胡洪侠先生,这两位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物,我自己就是李老师的粉丝。李长声是文章大家,文章写得非常漂亮,他有一本新书《枕日闲情》出版,应该推荐给大家。这边是胡洪侠先生,大家都知道,胡先生的网名是“OK先生”,平时有媒体把他称为大侠。我昨天开玩笑说,国民党那时候有一个陈济棠被称为南天王,而李老师就是读书界的陈济棠。

李老师这次出了一本新书,书里有一个专栏叫“书情书色”,第一辑出版后反响非常好,所以最近又出了第二辑,我们现在就等着看他的第三辑了。今天还有几位重量级的嘉宾,这边是吴兴文先生。吴兴文先生是从台湾跨海来到北京的。吴先生广为人知的是他藏书票的收藏,他在全世界可能也是数得上的,至少在华人里肯定是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更重要的是,吴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书评家,他在台湾、在出版界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

这边是谢其章先生,他是一个很有名的藏书家,同时也出了不少书,以前他的书主要是讲收藏,最近他进行了所谓的“华丽转身”,我说这叫“低碳转身”,他很自然地转成写文章了,专门写谈书的这种文章,最近他还有别的新书也要出版。

杨小洲先生,很多人都了解,我们看各类关于“读书”的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他的文章。关于介绍就说到这里,现在开始我们今天的话题--“阅读向何处”。“阅读向何处”呢,对我来讲,阅读就是向北京,对于李老师,阅读向东京,对胡先生,阅读向深圳。就是当你阅读的时候,你自己在读书,它爱向何处就向何处,只要你看书就行了,其实这个话题就是关于关心看书,但自己不一定看书的人的一个话题,我想听李老师是怎么想这个问题的?

李长声:阅读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一个关口。应该把“读书”的含义再扩展一下:读文字的书。现在电子媒体非常发达,读其他载体的文字,也应该归读书,也算阅读。

比如说日本,今年是它的国民读书年,它为什么举办这么一个国民读书年呢?有人认为日本近年来脱离活字。为什么说是脱离活字,而不说脱离读书呢?“活”字含有两个含义:第一,读漫画不属于读活字,而日本的漫画出版非常发达,冲击了读活字。第二,活字指印刷媒体。这是相对于电子媒体而言的,所以现在的现象是脱离活字,实际上也是传统出版业为了挽救自己,促使政府提出了今年是国民读书年。

读书我想就是这个含义,阅读应该把它扩大,不能局限在媒体、载体之争,关键还是读它的内容。

胡洪侠:我离开北京大概18年了。这是第一次专门到北京来开会,而且是被邀请来的。我觉得北京真好,在北京很容易就能聚齐在读书界响当当的人物,如果在深圳办这样一件事情,得花很多钱。

关于“阅读向何处去”这个话题,我觉得阅读不是说它要哪去就哪去,它本来就这样,我还是倾向于把阅读和读书严格地分开。尤其刚才李老师说,阅读不过是个载体之争,其实也不是“之争”,是没办法。我们说读书就是读纸质的书,阅读就是眼睛和文字的交流,不管是刻在石头上的,还是手抄的,还是屏幕上的,不管是图还是文,实际上都是阅读。我就愿意把阅读散化,把读书收得窄一点,这样的话,好多问题就比较容易谈,实际上我们更应该讨论的是,书向何处去?阅读反正就是在这儿,或者在那儿,变化的不是阅读。

即使有了新的开始,阅读也只是方式的变化,它固有的功能、对文明的这种支撑都不会变。大家说以后纸质书越来越少,主要靠新的载体来阅读,那么这些会给我们的文明带来什么变化,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我们很容易就能想像到,如果我们大家都不读书了,或者说不藏书了,我们的很多生活理念会发生变化。

比如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书房,每一个人的书房都不同,它的类别、分类、摆放都不同。书房展示了一个读书人的治学路径,曝露了主人阅读的秘密。如果用Ipad看一本书,我们从Ipad里边看不出李长声的路径、兴趣和秘密。再比如说借书,Ipad是不能借给人的,只能送人,你送给你女朋友一个Ipad是可以的。

我为什么把读书和阅读分开呢?因为我们不仅仅用眼睛看书,书还有味道,像英国的一个散文家,他说他自己的藏书有独特的味道,这一点胜过所有的书,他用鼻子就能区分出这本书是什么书。每当用鼻子闻这本书的味道时,无数往事滚滚而来。我们怎么去闻Ipad,怎么去闻汉王呢?读书的时候手是很重要的,不是说要翻页,它有一种触摸的感觉。比如说精装,不同的纸有不同的触觉,你会觉得很舒服。世上最美的书的评选标准之一就是这个书摸起来必须要舒服,那Ipad冰凉的一块,到底是怎么个摸法呢?

在我们收集的很多旧书上印章累累,传承有序,能看到很多前人的痕迹。美国有个藏书家说,如果翻一本卷角的书,那就相当于睡在别人没整理好的床上,它有前一任书主人的痕迹。Ipad怎么收藏?如果书籍有一天真的消失了,它一定会给读书人带来非常多的变化。

当然Ipad和网络阅读也一定会给人带来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我们现在难以想像。自从收集产生之后,我们的文明是以书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当然这也会慢慢地发生变化,就像汉王、Ipad这帮开发者们,他们坚信书籍很快会消失。

书籍不可能完全消失,但它可能会退出我们的主流阅读生活。它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变化?现在还想不清楚。但如果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读书、藏书、借书、旧书,这种生活都会发生变化,Ipad也可能会带来很多新的东西,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讨论讨论。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21期] 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读书会第20期] 陈远对话摩罗:需要自审的一代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读书会第17期] 从《藏獒》到《伏藏》:杨志军破解西藏密码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读书会第14期]张斌“大话”体育:我只是撑场子的人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一期:中法学者刘小萌、潘鸣啸共话知青一代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期:一个女生的无国界“沙发旅行”

“凤凰网读书会”第九期:蔡素芬《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凤凰网读书会”第八期:巫昂、沈浩波与马拉多纳在此发生关系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科学松鼠会:生物多样性之美最基本的是“色”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舒国治:人要任性、任性、任性

“凤凰网读书会”柴静对话罗永浩:我不纯洁 巨复杂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李长声 胡洪侠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