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0期]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2010年12月16日 15: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11月3日,第三十期读书会在单向街举行——邀请台湾著名DJ、流行音乐评论作家马世芳畅谈两岸流行文化经。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到的嘉宾是台湾著名DJ、流行音乐评论作家马世芳。

我认识马世芳的时候,还是在两年多前,通过台湾导演张钊维前辈介绍。那个时候,常常采访一堆音乐人,于是疯狂看完“重返61号公路”的《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三十年》,又借到张钊维老师著的在京留下的唯一一本台版《谁在那边唱自己的歌》,算是对台湾音乐发展有了认识基础。也是后来,我才知道马世芳正是台湾民歌鼎盛时期的推动者--著名广播人陶晓清的儿子。所以,我再去读他写的《地下乡愁蓝调》以及评选百张唱片的书,就特别清楚的感受到他那份对流行音乐文化的挚爱。

好不容易,他的新书《昨日书》即将在大陆面市,不用猜,书的封面一定也和他最爱的鲍勃•迪伦有关,加上聂永真的设计,大气、简单,充满想象。借他来京看王菲演唱会的机会,逮住他,赶紧和我们“先说为快”。特别是他谈到不要片面对两岸文化进行全面替代的比较,这种谨慎而认真的态度是我佩服的。

 

《地下乡愁蓝调》 马世芳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未来的自己”就是想想还可以再做什么

凤凰网读书:各位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参加凤凰网读书会和单向街沙龙,很高兴又一次在这个地方来谈一谈关于音乐的故事。很早我就邀请马世芳来聊聊他的故事,因为他居住台湾,来京机会不是太多,所以,我们先用掌声欢迎马先生。之前应该有很多朋友看过他的书,期盼着马先生除了能够在书中用那么美妙的语言去组成一篇一篇故事,也想亲自听听他自己--一名真正的DJ能用怎么样的语句去描述他认识到的一些流行音乐,包括背后的人与故事。

允许我大概说一下今天的流程,马世芳先生准备了十个关键词,分别是未来的自己、责任、书、老灵魂、DJ等等,下面会一个个的把它放映出来。这本书大家也看到了,屏幕上是台湾版,据说大陆版也会跟它一样的漂亮。台湾版是大家非常熟悉的设计师设计,我本人很喜欢,也是大家常看到的台湾音乐唱片的设计者叫聂永真,如果熟悉他的作品,可能和我一样,比较容易猜得出。这本书我也有幸先睹为快过了,非常温暖,但也折射音乐的包容力。

最后的环节是现场的读者互动,同样有一个签名的时间,《地下乡愁蓝调》这本书也可以来签售。现在我把话筒交给马先生,让他给我们谈谈第一个关键词“未来的自己”。

马世芳:首先要说的是很开心,终于到了北京,我上次来到北京是1996年,14年前。我想在座很多朋友,可能那时候还在幼儿园也不一定,那时候的北京跟现在的北京感觉上有了50到100年的差距。这趟来很开心有机会跟各位碰面,也终于见到了北京贝贝特当年帮我做《地下乡愁蓝调》的朋友,这三、四年都是在网络上面用MSN的信息联系,从来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这一趟来,也是为了看看我一百岁的奶奶,见到我奶奶很开心。当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看看王菲的演唱会,每天住在小贝家里,大吃大喝。到现在为止,大致上是在脑满肠肥的状态。

今天要谢谢你们帮我预备了这样一个温馨的地方。“未来的自己”是我今年这本书《昨日书》序的标题,那篇序其实不是为了书专门写的。它是两年前有人约稿定了这样一个定义,我按照这个命题作为我的方向写了一篇文章,干脆就安在这个书的前面。

关于“未来的自己”。最近我在微博上看,它也是一个流行话题,还真不是故意的。就我自己的感觉,我这一路走来从来都不是一个有所谓台湾人说的生涯规划,就比方说你在高中的时候,你在大学的时候,就想好了25岁要做什么,30岁要做什么?几岁要干到什么位置,几岁要退休,养老的时候要去哪里?

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生涯规划,这一路走来,都是事来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事做,也算是运气还不错。有很多人照顾我,容忍我。像我的太太跟我说,她会想的很清楚,接下来做什么,我是完全不想,来了怎么办,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摸索到现在,不知不觉,你看我这么一个人来到这边,居然有这么多人要来围观。

我挺幸运的,所以你问我再过五年、再过十年我会做什么,那时候的人会说什么,我也实在不敢乱猜。我能够说的只是未来的自己要是变成现在的我,他那个眼神看我的时候,我希望我不会冲口而出说对不起。我是一个凡事做最坏的打算,凡事愿意保持乐观的人,我自己是这样定义的。

在书的序里面,我稍微谈了一下在我更老的时候会怎么样。也许就想到了我们属于的时代。明年自己就40岁了,是不折不扣的中年人,你们都看不出来,是不是?真的,我是1971年生的,所以我是一个典型的70后。

中年人没什么不好,年轻的时候,大家都会赌气式的想我不要老,30岁就要自杀或者说40岁就可以死了,这些年轻人就说过不要相信30岁以上的人,觉得30岁就是不可信赖的老人了,会背叛终身理想的。我倒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虽然我也对年龄感到恐惧,你们也不要说我长得看起来不像,没关系。

我相信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已经不是刚出社会初出茅庐那个时候的狼狈的莽撞和急躁,大致上都见识过一些江湖风险,也都经受过一些人生的曲折,虽然不见得每个人都有机会经历类似股市上市的大风大浪的事情,但是多少也都人生酸甜苦辣的滋味。所以也比较知道怎么去调动属于我们的不管是社会的资源或者是人脉,我希望我们这一类的人,不管台湾,还是在这,我们这辈人心里还有那一点余烬犹温。

我们还可以勇敢的承认,我们这辈人也许还可以再做点什么事情,而我们这辈人做出来的事情应该还不错的。我最近跟很多这边的朋友聊天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感觉,以前我们总觉得谦虚或者是害怕,觉得自己的条件还不够好,或者说资源不够多或者生命的状况太狼狈了,没有资格去做梦或想太多。

但到了这个时候,也许我们可以认真的想一想还可以做什么,至于具体做什么,每个人有自己的战略,每个人可能不一样,但是我希望我们这边还可以老骥伏枥,还可以做点事情。相较于40后、50后、60后,我们70后这一辈当然有我们的委屈、无奈,他们有他们的的好处。比方他们都买得起房子,这是两岸共同的心头的痛。对于80后、90后,我们也有一些帮衬的事情,所以这是我想到的一个小小的开场。今年既然有一些所谓关键词,就实打实的这样给你们说,主要还是希望可以跟大家未来有更多的交流和互动。

马世芳:下一个是“昨日书”,摆明了是让我打书来的,很多人都说这个书很漂亮。北京贝贝特出版社已经确定会在大陆做简体版。

这本书最早的文章大概是2002年的时候写的一些专栏,跟《地下乡愁蓝调》不一样,《地下乡愁蓝调》全部都是跟音乐有关的文字,但是这本书大概有一半篇幅是跟音乐有关,另外一半跟音乐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各位可以把它看成一本杂文集,我最喜欢台湾版的,这次也带来几本样书来。

我觉得印的挺讲究的,我这一次很高兴能够跟我非常敬佩的编辑同事一起合作。这也算是我给自己过去这段时间,应该有个交待,书名叫《昨日书》,一来是说它跟过去这段时间有关记忆的汇总,二来也是对这本书提高时代的一种质疑,我希望各位看了能够喜欢。

我昨天在微博上读到,一位作家说有一个人在报亭买了我的书,上地铁看完,到站之后,把它放在站上也不会觉得遗憾,因为至少这本书填补了他生命中的某一段时间。我的心情也是如此,我希望我的书能够填补各位生活某些无聊的时刻,这样我也觉得挺荣幸的。

书没得卖,但是带来一些卡片送给大家,但是每想到今天来这么多人,一会有问答的时段,提问的朋友就送你这个卡片,上面还有这个活动的时间,还不错。这个是用封面的纸的边角,拿来印的宣传卡。这在台北会放在咖啡店拿,带来北京,也许有缘人可以得到。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29期]彭浩翔:爱的地下教育 寻找人生G点

[读书会第28期] 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读书会第25期] 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读书会第24期] 许知远vs李海鹏:我们时代的荒诞传奇

[读书会第23期] 林奕华:其实你不懂港剧

[读书会第22期] 李长声VS胡洪侠:纸质书向何处去?

[读书会第21期] 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读书会第20期] 陈远对话摩罗:需要自审的一代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读书会第17期] 从《藏獒》到《伏藏》:杨志军破解西藏密码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读书会第14期]张斌“大话”体育:我只是撑场子的人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一期:中法学者刘小萌、潘鸣啸共话知青一代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期:一个女生的无国界“沙发旅行”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马世芳 读书会 两岸流行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