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0期]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2010年12月16日 15: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每个时代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

凤凰网读书:谈谈关键词“老灵魂”。

马世芳:这个词是王德威说的,提到这个,大概是因为我之前闲置出一种怀旧的感觉,以前也有人问我怀旧这个题目,我觉得一直以来都有年轻的朋友写信或者聊天的时候会说,看你写的文章,这个风行用的60年代,或者是在台湾我们的学弟妹会觉得你能在80年代末念大学是经历了一个动荡的大时代,他们都说这个时代是无比的无聊,我不觉得是这样。

我们现在看到的历史,尤其是我们没有机会亲身经验的那些历史故事,那都是经过放大、强调、淘选之后,才看得到的部分,只是一小部分而已。真正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他们一样也有很多人百无聊赖,或者更觉得那个时代非常无聊,我到觉得作为晚辈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们省掉了很多披沙沥金的过程,好像可以比较容易看到那个时代留下来的精华。

当然有一些对误杀的糟粕,当初被误认为糟粕的东西,后来被认为其实也是精华,我们对自己丰富去把它重新捞回来。但大致上,我觉得我只是所谓怀旧或者是有一种怀念过往种种的惊喜,并不是好古或者是觉得东西都只有老的好,或者只有惊喜,看不起现在的东西,我的工作是播音员,我每个星期都放播节目,必须要常常的聆听大量台湾的独立乐团的作品,常常访问他们,常常要去台北看演出。

以音乐这个领域来说,我觉得2010年的当下,还是有很多很棒的东西等待着出现。不是说每一个人出版,你就要拿来推荐,大家会去比。我觉得这样的比,用各位常讲的一个套语,所谓不具有可比性,我觉得其实不是这个样子。我觉得每个时代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每个时代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状态,只有那个时代的人才能够最准确的去传递这个时代的状态。

我始终在写作也好,做广播节目也好,赞助活动也好,我始终希望能够做的事情是能够扮演一个好的中介者的角色,时代有一些美好的东西我觉得挺不错的,我希望用我的方式让新时代的人可以认识到。认识到之后,我最期待看到的是朴实,是不是有更年轻的朋友,可以把新旧时代的种种美好调解起来,去创造出真正新的好东西。

因为历史一路走来,我发现很有趣的一个不同的状态,就是在任何的历史上,艺术的运动,凡是那种乍看之下,它是一般前人的具有非常暴烈的革命性格的艺术运动。那些掀起运动的中间分子,往往是在前面的那个传统风潮中,最能够娴熟而时代的掌握了一个精神跟技术的人,他们掌握了才知道,我要去革前时代的命,我要怎么样正确去撞倒哪一面墙,或者放火先烧哪个村,我要是说去扎那个稻草人,就去扎那个稻草人。

比方说20年代初期的达达运动,我想各位朋友应该很熟悉,回头去看,比方说马塞尔·杜尚,杜尚传统的油画,画的非常好,到后来开始做达达,开始做荒谬的,或者是缺乏意义的,或者玩尚成武的东西,或者做行为艺术的时候。他背后有一个他很清楚,要逆反或者嘲弄,或者无视的对象。

那么年轻时代是不是能够有这样的底气,你选择无视,你要无视什么?你选择踢反,你要踢反谁?我觉得那也需要一定程度的用功和教养,有这样的教养的新时代,最期待的新时代,我们这代有点不行了,所以我非常希望能够看到后面的东西。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马世芳 读书会 两岸流行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