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0期]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2010年12月16日 15: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两岸比较,以一部分代替全体是危险的

马世芳:接下的问题是“细腻”,这个是你们要告诉我的。第一个我绝对不敢说大陆音乐人的作品比较不细腻,或者比较不人文吗?我绝对不会这样说,人性,所谓的知识人性,我觉得知识人性四个字好像也很缺乏科学证据。

读者:这是我的感受。

马世芳:我知道这是你的感受,其实这也不是你一人的感受,可能是很多人都有这样类似的感受。我不确定,所以我还是要再重复一次,我不能够假装我很内行,就开始评点两岸的文化差异,我不能够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到想到,我之前和一个朋友聊天,我就想到一个事儿,我在读网络上面,或者是媒体上面有一些评论文字,评的可能是乐评、可能是书评、可能是影评。我这一开始接触到的时候非常的惊讶,因为在台湾年轻人写文章,在网络上面写文章,其实很多品质并不怎么样,而且也讲不太出一套意见,他们不太愿意,也不太有这样的目的去说出这样一套意见,把自己的感觉讲的稍微多一点就觉得很满足了,所以我比较难在台湾的网络或台湾的媒体看到比较像样的,篇幅稍微多一点点,甚至不用太多,可能1000字到1500字就很多了,有一个比较像样的书评、影评、或者乐评,然后讲出一个我觉得不错的意见,我觉得不多呀。

但是我在大陆,不要说别的,在豆瓣上看到一大堆文字,而且很厉害,非常厉害。我一开始非常的惊讶,而且非常的佩服,尤其是流行音乐的领域,看到大陆的年轻人,30岁以下人对数流行音乐是如数家珍,而且每个人都有一大套到论点跟观察,有很多的理论,何以如此,何以那样,他们哪个路线。他们因为台湾人,他们怎么怎么样,我觉得很惭愧,我那种心情非常强烈,然后看到公路女士的书非常惭愧,可能写流行音乐历史这么精彩的好书,居然是她刚刚到台湾,老家在黑龙江的一位姑娘,写出这么好的书,我们都在干嘛?再到后来在网络上看到更多好看的文章,那种感觉就强烈。

再到后面看到写到西洋音乐的时候,写到西方世界的东西,就慢慢感觉的有一点怪,某些文章有一种怪的感觉,后来知道为什么了,就是因为那些音乐的历史渊源、文化背景、时代传承他们有他们一套我所为之流行文化的教养。那个我自认为,其实接触的第一手材料还算不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读到某一些在大陆,在网络上面的文章也是觉得一套一套,有一种滔滔不绝的修辞,我觉得是这样吗?假如你建在一个我不认为对的基础上去答疑问,好像我后面所有的都是有问题的。后来我发现就是一种,我常常会碰到的一种修辞的状态,前两天在饭局上面我们就问了几个朋友,他们有人告诉我说,其实各位从小受的作文训练,就是给你某一种腔调去写文章,某一种态度去写文章,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

或许我的这种感觉反应出一部分您刚才的问题,这个是属于也许他有教育的问题,基础文化水平的问题,有文化教养礼遇的问题,但是总归回来讲一句,就是现在各位能够认识到听到,各位觉得特别好的,台湾的文化产品,在台湾也是特别好的,有小一部分的文化产品,我们要知道那个比较的到底基础在哪。

比如说我在逛一些书店,我在看这边的书,我有很多很多在这个地方看到非常好的作家的作品,在台湾是看不到的,在台湾是买不着,或者是没有作家,或者是没有这样的气质的,其实也是一样,所以我想还是建筑在一种彼此真心的理解,在这种心情上面,先不要太焦急的去要用一种全身式的语言去说,哎呀,这个大陆就是怎么样怎么样,台湾就是怎么样,跟大陆比较怎么样,跟台湾比较这样,我想这样难免都会犯了那种以一部分代替全体的唐突,那是蛮危险的。因为你们想,各位假如是北京当地的人,比方说你们跟上海人碰到一块儿了,可是你们不喜欢他们说你们北京人就这个样子,对不对?我住台北,台北的人就会说你们大陆的人就是这样,所以这是我对这个部分的理解就是这样。

第三个问题很具体,就是什么时候出300张?我觉得不会有300张,我在200张的时候就已经提到,我觉得专辑这个形势在21世纪走到这个时候,可能慢慢要面临一个转换的过程,专辑的重要性远远不在像之前那么重要了,我们可能会向单曲倒向的时代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所谓的百家也好,二百家也好,这种评选的事情,包括当年我们做这个事情开了头,或者是后来再续前缘做完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事情只有我们可以做,因为就像我们在书里提到,或者是杂志也提到,这种事情在美国、在英国、在日本、在西欧、甚至在澳洲,可能每年都有几十种的杂志在选各种各样的百大,500大、200大、300大分门别类各有各的态度、各有各的倾向、各有各的品味。然后也不会有人说,你这个榜怎么可以这样,你做好你自己再做这个榜吧,我觉得完全是比较健康的状态。

“百家”出来是1995年,到了2008、2009年还是没有人接着做,我们就接着做了,但是在这中间我一直期待有人做。200家出来之后很多人不满意,说这100之后是乱整,或者说是很多谁谁谁不应该进去,或者谁不应该进去那么多张,或者是谁弄的什么,我都觉得这个是很正常也很应该的反应,我自己也有多在那个里面,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本来我们也没有要树立什么不得了的权威,我真的觉得,我们要在意的是,我们能不能通过这样的一个出版体制,建立一种能够认真讨论流行音乐的书,虽然这个书一定还有很多的缺憾,一定还有大家觉得再好的地方,那就各位再继续让它变得的更好吧。

它未必是要通过评选的方式,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认真讨论,流行音乐作为一个创造领域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认识它?这个其实也是在履行某种属于流行音乐文化的教养,我个人认为这个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想第一个不太会有300家,第二是这个事不见得只有我们可以做,我觉得很多人都可以做,我想大陆现在杂志办的这么好,一定有人可以来做这件事情,我也曾经访问的时候说到,有一天我希望可以看到,比方说有人可以选出中国民谣100张最佳专辑,或者成都电影50张最牛专辑。我觉得有一天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的话那才是比较健康的状态,这是我觉得有一天也许我们等到这一天,现在就是没有办法,我们心里怀着这样的一个希望,也许这个文化内容越来越丰富,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等到,那就会挺开心的。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马世芳 读书会 两岸流行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