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0期]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2010年12月16日 15: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如何理解民谣音乐人李双泽与他们的时代

凤凰网读书:下一个关键词“Honey Pie”。

马世芳:你们知道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吗?在座有很多内行的读者,这是一首歌,他其实在歌里面是指对一个情人的绰号,这歌本来唱的人是玛拉卡尼亚,保罗麦卡特尼写的歌,大意就是说,我的女朋友向往美丽的好莱坞,所以飘洋过海到美国去发展他的演艺事业,我在英国这儿望穿秋水等不到她回来,他用的是一个故土的音乐风格。这个也是我在网上的ID。

一路听音乐的过程,自己觉得很寂寞,当然这种寂寞也包含着某一种优越感,这是年轻人非常需要的,但就在你自以为功力还好的时候,却发现有一堆高人在这边。当时一方面很高兴,另外一方面,其实云外有云,这个地方就变成了很重要的一段时间,认识了一群非常知心的音乐上的同好,想着我们要去申请一个波节的账号,那时候波节账号规定要八位字母,我就想八种字母。

然后一个挺实际的原因,当然我很喜欢Beatles,但那个ID看起来像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个很有用,因为当时上网都去BBS的版上去问,你是个莽汉的话,人家不理你的。用到现在,不知不觉15年过去了,所以这是一首歌,也是我的ID,认识一些音乐同好,开始比较大量的写跟音乐有关的文字,当时都是用ID发表的。

后来在网络上辗转看到,有一些大陆这边的出版或者是网络上的文章,他们会援引或者转帖,他们那时候实际上已经知道马世芳这个人,但是他们不知道Honey Pie就是马世芳,有时候还会用这个当做出处,我觉得这也是蛮有趣的机缘。

凤凰网读书会:关键词“李双泽”。

马世芳:在座的朋友知道李双泽的人请举手(大部分人举手了)。各位果然不简单,既然各位多半听过这个,我就不讲他的基本类型了。台湾所谓的“运动”,李双德是个重要的起点,或者是旗手,但是我觉得我们在回顾历史的时候,要克制那种制造英雄跟烈士的冲动。

我认为要真正去理解李双泽与他的时代,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对我个人来说,要能够回归一种平常心,去理解70年代的台湾居民的那种热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的具体内容,它的时代挑衅,以及它的局限性,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我们桎梏以远谈,我们隔着30多年的距离,我们很容易把一些环节浪漫化,夸大化。

但是我觉得只有回归平常心的过程,我们才能够去理解那个时候的台湾的青年,他们到底期待做什么事情,或者说像我刚才所说的,他们要踢反什么,或者无视什么,或者创造什么。李双泽的作品,凭良心讲,就我个人的感觉,他一生留下来的歌并不多,但其中真正称得上抵住了时代的淘洗的了不起的好歌,大概就是一首半,《美丽岛》算是一首,《少年中国》大概算半首。

其它的歌在形式和内容上还是比较粗糙一点,但是这个粗糙纯粹就是形式上来说,在精神上他们当然是元气都十分饱满的,但是我们不太应该用2010年的时代标准去重新定义那个时候,那种手工式的创作,因为李双泽从来没进过真正的录音室,他给带来的录音都是当时非常简陋的手提式的卡座去录下来的,他的作品还没有办法打磨到真正够样子的状态,他的歌的传唱大约也是因为他的造词。

真正创造理解李双泽这个字变成符号,变成象征,到底这个符号跟象征在后面,帮他准备后来的发展,他们怎么去看待这个名字的符号意义跟象征意义,以我们作为后辈,我们怎么从中去理解这个符号跟象征,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也没有办法说这些,尤其是两个人历经的路程根本就不一样,很怕一不小心就用了部分代替全称,或者不熟装熟的方式去解释历史。

但是我有一种感觉,可能从文革结束之后,到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么多年,在座的各位朋友,年纪大一点的也好,长一点的也好,或者是年轻的朋友也好,既然对台湾的艺术这么感兴趣,各位也能感受到一种跟台湾的一种语态,一种比较温暖或者柔软手段的态度,或者是一种比较细腻的,比较温柔的,比较人本的一种细致跟精神,这是我的一点粗浅的感觉。

在台湾我们当然也经历过教条导向的时代,也经历过家长权威的时代,但是台湾通俗文化这个路线并没有被太大的压制,所以在台湾,像李双泽所代表的这种,比较粗糙的,比较零碎的路线,还有很强烈的战斗意识,他有一种跟杨璇、吴楚楚,早期中国现代民歌路线,一种相对应的不同的态度,一种可能是反文艺青年的某一种身段,或者是更有时代现实意义跟使命感的这种愤青的伴,也许可以这么说。

当时他们那么年轻,支撑着粗糙或者是热血,或者是第一段话,或甚至第二段话的可能性,但是这些都来不及在后面更进一步的验证,他们只能够从后来他的同辈人后面的罢选去猜想,可能这个路线他要是还活着会怎么走,但是他本人就是这样先走一步,也因为他先走一步,他变成了一个符号。

但是真正我个人会讲会觉得我们理解杨祖珺,胡德夫他们的生命历程,也许会更能够频繁的了解70年代这一群,其实并不是在当初被大部分的观众跟地方所熟悉的名字,他们当时做的事情,能够给我们现在怎么样的启发,而我相信不管是李双泽也好,是杨祖珺也好,是胡德夫,他们也是宁愿不要当英雄的烈士。他们也是宁愿他们的作品,被更贴近的一个人本的方式去理解的,这是我对这个名字有点杂乱的理解,但都是我的肺腑之言,也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得。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马世芳 读书会 两岸流行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