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11月22日,第三十四期读书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邀请当代艺术创作家叶锦添先生和中央美术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乔晓光先生,通过他们各自擅长的领域,一起探寻“东方”文化现状。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的嘉宾是当代艺术创作家叶锦添先生和中央美术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乔晓光先生。

叶锦添的作品一直通过电影、舞台剧为众人所知晓,但是他的美学观、价值观或是自己的始发点到底是什么,恐怕并不是太多人真的理解。叶锦添先生的工作一直忙于世界几国的交流中,比大多数人有更多渠道认识并且较真实的反馈不同文化之差异。所以我们用“东方文化”的追问作为对自己的血脉和世界多元文化交融的现实的切入点,试图从叶锦添与乔晓光两位先生的对话中理解“东方”及其文化现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人民大学的这次交流长达3个多小时。乔老师是“非物质文化”研究方面的行家,在“剪纸”与“戏剧”艺术保护方面投入过很多心血,通过两位的对话,也能从传统与现代艺术中看到我们自身文化的强大魅力,如果你再耐心一些,结合对话去细细查寻这些“东方文化”背后的历史,它们的分量并不亚于“文艺复兴”。

所以,借此机会,也向文化兴起者、传承者、发扬者们致敬。

叶锦添《神思陌路》/中国旅游出版社2010年

精彩摘要:

历史上,无数劳动者用他们的人生,用他们毕生的生存行为,使中国这样一个纸的形态能走到今天。今天它依然在生活当中,尤其在乡村,还有存活的文化,就是这样一个传统,他是我们真正的老师,真正值得我们去致敬的文化传承人。

源自你的艺术一方面指的是本身有一种性格,一方面是我的知识来源和情感来源,实际上就是强调这样一个本土精神,不仅仅是一个理念,或者是一个口号,它是一种活的文化。这种活的文化不仅包含文化方式,也包含着文化细节和所有感动人的文化过程,就是时间。

我自己电影的东西我不太喜欢看,所以现在的感觉就是东方的是只有未来,没有现在。

文化跟女人一样,也是需要延伸自己的东西,这种延伸性、包容性是重要的,叶老师一开始创作得这么复杂,实际上核心思想并不复杂。

我觉得一个国家用想象来改变它的性格。他一开始与对生活的恐惧有关,所有的想象都来自于想象,它后来很爱美,它自己不是最美,它就把自己装扮得很美。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代,改革开放创造一个城市化的中国,拆迁实际上不会创造一个新中国,所以说21世纪上半叶是不能把乡村这些文化诗谣发掘保护下来的,因为这些东西以前是没有身份的,是不受尊重的,是没有文字的,它不是感同身受的。

艺术的温床并不是一个艺术本身,它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需要尊重个体,尊重自由,尊重文化,尊重创造,民间艺术那么伟大,连文化宫都没有,它非常遥远,你觉得这个泥菩萨能出高级的?不可能。该尊重的东西都尊重不了,怎么可能给一个艺术家提供一个自由的想象的、合理的市场和渠道?

艺术离开生活,离开了对人生的一种感觉,它是什么?它纯粹是方法论,是技巧。它是一种想法,是你心里面的东西。现在中国的艺术家还在每天研究这个东西真是一个神经病,跟所有的传统文化都脱离了。

非遗保护的完成是一个体制问题,所以要想做好非遗保护,国家就得动真格的,这就是三农问题。三农问题解决好了,农民开始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真正的文化尊重,他才会真正尊重自己的文化,才会传达。

乔晓光:艺术是一种活的历史

凤凰网读书会:欢迎各位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每个人,都生活在东方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不同的人对于东方都有不同的想法、理解和解读。然而,这样的问题到了艺术家那里,也许就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今天这场活动,到底能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答案?大家又能够从这场活动当中收获一些什么?让我们静静期待。首先邀请乔晓光老师与我们做一个简短的沟通。乔老师,我们都知道您是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保护工作的,在您看来,东方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乔晓光:说到东方,我想到的是阴阳五行的东方,太阳升起、春天、核桃树,我想到的是这些,是一幅画。

凤凰网读书会:我们知道中国的剪纸在去年成功地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乔老师是整个进程的推动者,我们大家也以热烈的掌声对乔老师这种孜孜不倦的、数十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精神和努力表示崇高的敬意。

乔晓光:惭愧了,我的老师已经80多岁了,实际上老师在我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在我之后,应该是一些学生,他们开始关注一些民间文化。解放以后,有很多基层工作者,今天他们都退休了,我觉得应该向他们致敬。历史上,无数劳动者用他们的人生,用他们毕生的生存行为,使中国这样一个纸的形态能走到今天。今天它依然在生活当中,尤其在乡村,还有存活的文化,就是这样一个传统,他是我们真正的老师,真正值得我们去致敬的文化传承人。

凤凰网读书会:所以说我们看到很多传统文化,或者说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们可能满脸沟壑。他们既作为我们的母亲,同时也作为我们文化不断传承的容器,他们是非常伟大的。我们也知道乔老师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地把中国的文化元素、中国的文化符号,尤其是剪纸,努力地带向世界,带向西方的观众,也获得了西方艺术界的认可。一会儿我们可以通过乔老师带来的一些作品进行更进一步的认识。我想问乔老师,您怎么做到把这样一个完全东方,甚至在我们今天很多人看起来都觉得有点古老、有点土的一种艺术形式带到西方,并且让西方的艺术界,让西方的很多评论家那么感兴趣?

乔晓光:这个时代确实是一个变革的时代,而且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2000年,我们在申报遗产的时候,“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是非常冷,大家还不了解。2001年,中国的昆曲入选,那时候中国的官方媒体,包括官方的文化机构刚刚开始宣传。我们申报剪纸的时候发现,中国人自己对剪纸觉得非常熟悉,熟知非真知,实际上他们不太尊重剪纸。我印象特别深,有一次我们到官方去谈申报的事情,官方说剪纸不就是潘家园一些小脚老太太剪的破纸吗,它怎么能和传统比呢?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太泛泛了。2001年到2002年非常困难,感觉推介剪纸的文化价值很困难,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叫简化剪纸现象。这种贫困的乡村生活,几百年上千年如一日的文化传承和它所创造剪纸这种看法形成一种鲜明的对照。

凤凰网读书会:不管现实多么困难,我们发现最终乔老师也把这样一种很困难,在外人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东西推向世界。乔老师艺术的根源或者东方到底是通过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在背后默默给乔老师力量?而乔老师的作品到底又是什么呢?乔老师给大家带来了一组自己的作品,我们来看一下,乔老师在旁边给大家做一个讲解。

乔晓光:刚才说到,虽然有这些现象,但是我们在做努力,不仅仅在申报遗产,同时也在寻找机会。后面我会讲到怎么能够把剪纸带入国际舞台,让世界来认识这样一个中国文化的价值。实际上我们想借助国际化的舞台来推动人对剪纸文化价值的认知。今天和叶老师对话,他是影视传媒领域和艺术领域当中一个非常活跃的新东方代表,我的工作实际上也是东方艺术,也是一个活的文化传统,表达着一种精神。

源自你的艺术一方面指的是本身有一种性格,一方面是我的知识来源和情感来源,实际上就是强调这样一个本土精神,不仅仅是一个理念,或者是一个口号,它是一种活的文化。这种活的文化不仅包含文化方式,也包含着文化细节和所有感动人的文化过程,就是时间。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读书会第29期] 彭浩翔:爱的地下教育寻找人生G点

[读书会第28期] 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读书会第25期] 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读书会第24期] 许知远vs李海鹏:我们时代的荒诞传奇

[读书会第23期] 林奕华:其实你不懂港剧

[读书会第22期] 李长声VS胡洪侠:纸质书向何处去?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