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乔晓光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乔晓光:剪纸是深层的文化

乔晓光:接下来看看几张图。这是我们在剪纸当中选定的22个产品,这个老奶奶叫库淑兰,她一个人在村子里剪花,为人热心,性格开朗,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她60多岁的时候,文化馆来普查民间剪纸能手,当把电光纸送到她这儿的时候,她拿着电光纸,利用彩色纸来创造。这个老奶奶也已经去世了,但是她用这种传统剪纸的纹样再进入精神世界,这个精神世界既不是传统的,也不是定性的,完全是她的精神世界,她说自己做梦,梦见人神,希望她来当“剪花娘子”,而这个剪花不但要剪好,而且要让世界,让人知道剪花好。在库淑兰的个案上我们可以看到什么?中国民间艺术,它的文化积淀,始终是一种一起的,从来没有剥离开来。第二,整个叙事思维和《诗经》是一个时代,即你的时间花在这儿,没有变化,仍然是一样的。在她所有作品当中都会找到相对的一首歌谣,口上文化和图上文化相得益彰。实质完全跟风雅颂一样,歌颂爱情的、讽刺现实的、讲解历史的,民谣、童谣,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跟文艺复兴特别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是一个综合性,和文化的融合性,和文化的共生性。

剪纸在中国会涉及到20种,我和我的老师做了二十年,今年还得做少数民族剪纸调查,大海捞针,我们还以志愿者的方式在做,很困难,但是也得到了支持。我的老家有两个节日,都在使用剪纸,跟中国24节气相关的,一个是春分打窖,一个是立夏。立夏烧的是活物,利用真正的活物祭祀;还有一个是春分打窖,他们用彩色的剪纸进行还原以后,做一个系统化的彩色剪纸,完全是民间自发的,没有任何人来组织,这样自发的用剪纸用来做记事空间,刚才所说的文化空间。

这个是贵州黄平县凤乡寨的一个重要节日,大概60岁的人一辈子只能参加两次。这地方的人属于苗族,但实际上他们不是苗族,他们是一个射日英雄的后代,他们在这个苗族地区生活很多年,但是跟苗族不同,发生过非常严重的冲突。他们的祭祀方式完全是一个真正祭祖的、还愿的,但是它完全融合了艺术、宗教、音乐、美术,无所不包,通过这种完美的由物化所延伸过来的艺术形态来展现,非常了不起。大概内容就是如果你病很危险,要死亡了,必须组织全村盛大的一种还愿祭祀活动,给祖先还愿。搞活动的时候要进行占卜,选好吉日,有两个人扮祖公和祖婆,坐在这儿三天三夜,中间有设计音乐,有很多民族音乐,没有音乐这个仪式就不能进行,把旗帜挂起来,把神话、传说全部融进每个细节,最后请他的祖先鬼神到他家,最后把鬼神去送走,三天三夜不睡觉,插上鸡毛,穿上民族服饰跳舞。这时候穿上他们最美丽的盛装,唱传统的民歌,有迎客的,有敬酒的,有敬神的。祭祀上来唱史诗,一直唱到后半夜,这个是杀牛,把心挂在屋子里。通过这样一个仪式,我们看到中古时期什么叫做祭祀,什么叫做社群,什么叫巫术,完全是一个活的时间,他们经历了一千多年,保留得非常好。

其实1985、1986年的时候很封闭,但是又都对生活充满了感情,所以这就是最初1985年创作的,后来坚持了十年。这是1990年读留学生的时候,一开始是一个感觉,像年画一样,这就把民间艺术升华了,已经不是简单的植物了,它在平原地方,在大自然当中,变成一种文化的圣物,变成我的扶桑树,是一种精神的扶桑树,加了象征主义的一种因素。中古世纪都知道乌鸦非常好,后来明清的时候,写小说时把乌鸦跟坟墓、死亡跟苦难画在一起。

我一直在寻找别的方式,我所说的方式就是比喻和象征,表达在实践当中产生感情的东西。这个画的全是乌鸦,一个失落的神话,它给我的感受很深。这个是太阳神,我画得很肤浅,也是乌鸦。剪纸能体现出个人的兴趣、感情。一个地道的农民一辈子下地劳动,养小牲口,羊、猪,贴近生活。这个是民间符号,但是代表我对这个时代的感受,在陕北这个东西太神了,一个窑洞,一个油灯,二十年我一直看这个东西,太阳从窗户进来,照到土炕上,然后在炕上慢慢撤回去,这就是生命体验。

这个是用这种线编织,新创造一种方法。用一种抽象的手法传达一种文化感受。这个是易卜生《玩偶之家》,纪念易卜生,用剪纸来做的。这个是海报,寻找罗拉,在北京开始首演的。这个是海报,这是其中一部分,这个是实景演出。这个是用中国的剪纸来做的,选择大量民间的符号,通过一种象征表达一种文化,实际上通过剪纸的方式,既符合剧情,也代表女人最本质的象征,繁衍、补给、生命。

剪纸这样一种深层文化,作为一种红色,作为一种符号出来了,不但体现出工农化时代的故事,也把女人给突出来了。这个是当代的生活,咱们看一下,这个是一组,其中有王府井,有我们熟悉的地铁,有停车场,有小孩,有农民工,有拆迁,有写字楼,有工作区,有天安门。我做一些尝试,用剪纸反映社会现象,用一种黑色,用剪纸的传统方式来做当代的东西。这个是青色门神,是我最近做的,有灯,有鸟儿,有动物的尾巴,天使的翅膀。从最早太阳和月亮创世,到生物进化,后来到史诗,迁徙,战争,爱情,死亡,神话传说,巫术,把细节融入到大树上。今天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时候,只认为乡村是一个生产粮食的地方,但是它忽略了中国7000年农业文明史,乡村是最重要的生产文化的地方。乡村变成城市,消灭掉,忽略了它是产生文化的地方,相对活的文化艺术。

这个是设计一个城市,在上面吃在上面住,利用太阳能,上班的人坐着飞机,这是未来的一个倾向。当然全球化发展是一把双刃剑,但是并不是全球化,我们就消灭了乡村,乡村有另外一个方面,它也是生产文化的地方。东方有很多概念,很多人对东方注入了毕生的努力,一代一代人的智慧创造形成一种真正的有血有肉,有文化细节,有文化精神的东方民族。

凤凰网读书会:谢谢乔老师,刚才我们看到乔老师的作品,一开始大家看到的完全是少数民族的,完全前现代化的一种生活方式,慢慢从作品里面,也开始展示出我们身边大家所熟悉的东西,所以我们发现剪纸在乔老师的手下,从一个土得掉渣的,从一个大家都不关心的,天天被人以往遗忘的,到走向世界这样一种艺术形式。无论是乔老师还是叶老师,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的来源都是我们生活的东方,可是他们最终的归属都是整个世界,看完乔老师的作品之后,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把叶老师请上来,聊一聊叶老师的作品。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