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叶锦添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叶锦添:没有一直在讲,我一直在做

凤凰网读书会:叶老师,您好,之前看到很多的访谈资料,感觉您是一个特别矛盾的人,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叶锦添:完全对。

凤凰网读书会:我也看到叶老师虽然一直在讲所谓的新东方主义,可是叶老师也在其它场合曾经说过……

叶锦添:没有一直在讲,一直在做。

凤凰网读书会:对,您一直在做,可是我也看到您在其它场合也说过您其实挺讨厌新东方主义的,因为您觉得一旦讲出来之后,可能就死掉了。

叶锦添:能讲的都是过去的。

凤凰网读书会:刚才我们看到乔老师做的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乔老师也在倡导做活的文化,叶老师,您是怎么理解的?

叶锦添: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

凤凰网读书会:叶老师,我们换一个问法,您所有的艺术实践,包括在电影、电视、舞台、装置等等这样一些艺术实践里面,有很多东方的符号,您是怎么样选择这种东方的符号,您为什么这样选择?

叶锦添:为了东方文化。

凤凰网读书会:您为什么会去选择这样一种东方的精神,因为我们也知道,其实在您的知识背景里面,既有香港的、台湾的,西方的不同的生活的经历,也会有不同的文化的背景,可是您为什么会特别钟爱于东方的精神?

叶锦添:在香港的时候都是外国人,外国人比我们住得好,吃得好,那时候我喜欢艺术。有一年我有机会去欧洲,他们邀请我,当时我是第一个受邀请的东方人,所以他们问我,那个东西你是做的吗,我说是。我给他们看我以前的作品,他们说没有可能做出,我说怎么不可能做出来,我就做出来了。他们整栋楼是服装间,我家里只有一个房间是服装间。我请他们来中国,想办法说服他们做我的风格的衣服,所以我在自己家里做了所有的样板,后来他们看到这个衣服穿起来蛮有型的,就跟着我来做。我慢慢觉得很重要的是我跟国际的一些艺术家交流。在那边没有什么事情,几乎是11点起床,我去看看他们做成什么样,做完之后,看看他们有什么不喜欢的,再跟他们交流,我们要去喝咖啡,喝到三点钟又去看一下,没事情又走,整天是这样的。

凤凰网读书会:生活非常悠闲。

叶锦添:所以我们跟这些朋友聊天,拿不出东方的东西来,真的太丢脸了。

凤凰网读书会:当您拿出来东方的东西之后,既然有东方的,也会有西方的概念,西方对您拿出来这种东方的东西,是持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叶锦添: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比如,维也纳,非常欧洲的地方,他们好像连日本跟中国都分不出来,他们以为东方就是日本。我后来搞定日本跟中国的分别,对我们来讲,尤其是我们在国际上出现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两个中国的老东西在展台上。所以后来我发觉,我回来还是努力去找中国的东西。有一批香港的朋友,每天都在找,研究这些东西,标榜自己很喜欢,一直在强调,在衣服上写着--爱中国。

凤凰网读书会:现在很多大学生也会穿这样的衣服。

叶锦添:有没有超牛的感觉?以前都没有杂志在发表这个东西,国画在我们眼中看起来是很老套的东西,觉得不好看,我们都很喜欢西方的的油画,觉得他们真的很好。后来我们去了纽约,去了欧洲,觉得好得不好了,真的太好了。

凤凰网读书会:可是当您把东方的东西带出去之后,他们也会发现真的不得了,真的是太好了。

叶锦添:我很警惕这一点,他们说不好都不行的时候,我才来交换。

凤凰网读书会:您觉得现在还有多远的距离,还差一些什么呢?

叶锦添:这些东西都是不可量的。

凤凰网读书会:叶老师,我们知道,很多同学真正关注您,了解您,可能是因为您的电影和电视剧艺术创作,我们也知道您跟电影相关的事情,做了二十多年了。您是怎么样在电影里去跟其他的,比如说像导演、演员做沟通,把您想要传达出来的精神或文化,希望他们能够带出来?

叶锦添:我没有想得那么复杂,我选择一个戏,通常是喜欢这个导演,他的戏我觉得很牛,做的时候我会想很多他的东西,不会想自己的东西,他会怎么拍,我会自己看。我进来之后,可以给他没有的东西或者从这个角度给他看看,只是他想做还没做的东西,我会让有些人做过他没有做的,这种情况下,他应该蛮喜欢我的,我要给他这个。

凤凰网读书会:叶老师对中国的电影导演还是做了很高的肯定,只有觉得非常牛非常酷的导演,叶老师才去合作,可是我们仔细翻一翻,发现叶老师跟很多导演都合作过,所以我们发现中国非常牛的导演有很多。我们也看到叶老师还在装饰上做了很多尝试,比如说我非常有印象的一个作品,一会儿大家也会看到,叶老师在肯尼迪做了一个跟剪纸相关一般装饰的作品,叶老师当时会怎么想到会这样做的?

叶锦添:我个人非常喜欢中国的庭院,我看过苏州的庭院,那些庭院给我最深的印象是我可以看到另外的世界。它的境界还可以用很多方法来表达,比如说光、味道,庭院里面最有趣的东西是你必须要走,走的过程中你会看到不同的景色。中国庭院里面有特别的东西:墙壁,把摄影读到墙壁上去。还有小墙,其实是从一个空间到另外一个空间的间隔,所以感觉不断转换新世界,你完全可以用换世界的眼光来看,有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它就是一个盒子,是长方形的,但是我看到那个比例是惊人的,它是一个长方形的,中间有一个好像屋檐感觉的东西,屋檐一条一条的,这就让我想起中国走廊。

凤凰网读书会:长廊。

叶锦添:长廊非常大。我在中国庭院里面看到都是这些,天气好的时候,就会很清楚的映在地上,阴天的时候,会松开来,刮风的时候,那个影壁会动,我很喜欢这个感觉,整个画是一百米到两百米,非常大。如果我把剪纸的影子做长廊的画面,这个打在白纸上,一定很漂亮。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