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叶锦添与乔晓光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反思剪纸和戏剧如何成为了“文化遗产”

读者:两位老师好,其实刚才有一个问题,中国的文化与情感其实是欣赏在中国民俗的变化当中,这给我一个非常大的触动。其实在今天来讲,很多中国民间的艺术品也在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剪纸也好,中国戏曲也好,剪影戏也好,很多很多的民间艺术品在今天这样一个工业化的现代社会当中面临这样一个状态:剪纸或者摄影正在进行一个交替,其实对于我们每个中国人来讲,像剪纸、戏剧是根植在我们老百姓生活当中很常见的东西,但是今天我们把它变成一种文物和遗产。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整个民族代表中国文化性格的一些东西正在渐渐消失,两位老师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在今天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能否说代表我们中国的这些精神东西获得了一个新生?

乔晓光:它只是一个想象,敬畏可以说是文化信仰里一个核心的要素,包括想象实际上对的是愿望,愿望对的是行为。从一个民族的行为可以看到一个民族的性格。而它的性格更多存在于它的行为当中,行为是没有目的的。对于中华民族这样一个多民族没有宗教的国家,对待生活、对待民间艺术,它所体现的对待生活的一种美好的愿望,对待生存本能最基本的需求就变成这个民族最具有原始性的想象力。为什么农村是中国生产文化的地方?如果说中华文明到今天是一个活文明,它绝不是故宫,也不是四库全书,更不会是几个教授和大学,研究所更不是。文化是活着的,文化不是知识,它通过意识形态,通过一个最真实的生存状态、生产状态、信仰状态、生老病死这样完全是一种原发的生活状态反映出这个文明的特性。所以说21世纪,它应该是非物质文化传统,遗产是死亡的概念,这是不准确的。换句话说,21世纪上半叶应该是一个农村急速变革的时代,全球化、城市化、快速发展,有人说拆迁创造了新中国,这是胡说八道,是农民创造了新中国。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代,改革开放创造一个城市化的中国,拆迁实际上不会创造一个新中国,所以说21世纪上半叶是不能把乡村这些文化诗谣发掘保护下来的,因为这些东西以前是没有身份的,是不受尊重的,是没有文字的,它不是感同身受的。这样的文化作为一种文明已经几千年了,没有进入到主流文化视野,那个是封建社会,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欧洲人,包括法国人,他们觉得中国文化很好,包括日本人他们也觉得很好。我到日本的时候,在东京大学住了30年,他们研究中国文化做得非常细致,可是中国人呢?专门申报遗产,什么工作都做得很糙,日本人认为这个文化是很重要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

1000年,一个机器拍了3000集,没有赚钱,是我们民族和平相处包容其中,仪式、婚俗、丧俗、史实、童谣、戏剧,音乐,美术全部围绕这个话题展开,这个文化非常完整,日本人认为他们是有关系的。它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库,我觉得大学滞后在哪?中国民族有很多遗产,我们并不反对故宫,不反对四库全书,不反对文字,文字是重要,但是文字代表不了汉文化,更代表不了整个民族文化。

当文化类型用活着的形态消失的时候,大学都不知道,或者都不太关心,他不知道还有史诗,不知道还有什么表现,即是说我们的教育太滞后了。所以我就想引用列宁说的一句话:“什么叫教授?教授就是敢于把腐朽思想变成体制的。”今天依然是这样,我们犯着这样的错误。借这个机会,我呼吁青年关注思想、关注社会这样好的大学,年轻人应该怎么样生活,为记录下来最后的文明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这是对你们的愿望,也是对你们的希望。

读者:两位老师好,因为前一段时间央视有创意空间,创意天空,创意天空可能是关注国内的,有一个是关注国外的,通过城里城外的,偶尔会看到。我觉得国内的设计师看上去比国外的设计师更大胆,但是他们做的东西有时候我实在看不懂。刚才两位老师一直在讲,我们东方文化很重要,是否更多地鼓励一下国内的设计师?应该从原始开始,去研究和发现,然后再去创作。您认为它的实际操作和它的创造,哪一个更重要?这两样都怎么样去培养?

叶锦添:这个很难说,我觉得领导就喜欢传统的东西,自己在国际上的时候,能力有限。现在我觉得很困难,很多学生画的画只有形,没有神。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