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叶锦添:艺术离开生活,只是一个技巧

读者:因为我比较喜欢巴塞罗那,我认为它是最美的,最简单地说,它盖的房子盖了150多年还没盖完,还得再盖50年。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多一点这样的?不光是建筑,服装也是如此,几十年后再看也非常前卫和时尚,它能代表这个城市。

叶锦添:我说一点点,他们有种奇怪的东西,都有点雕塑感,很喜欢说笑话。我跟他们一起聊天,他们每个人都很乐观,但是乐观里面也有他们非常悲观的东西。见到你什么都说,他们讲的东西确实很新颖,很鲜活。他们会永远都不及格,但是他们有某种美感或者理解,当某种美感达到他们所理解的那些理念,特别是像毕加索他们,都是很个性的。他们对人生不严肃,他们把人不好的东西挖出来,一直挖,一直挖,但是他还是能够在文化里面汲取营养,中国有那种唯美的东西在里面。

乔晓光:其实西方经过工业化,近300年的发展,社会特别稳定,很秩序化,所以很多著名画家到中国来可能都是一般的,但是他一生,一辈子很专心地探讨一件事。中国已经发展很快了,原来中国作为一个贫穷的国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突然之间近些年我们谈艺术,这已经发展非常快了。艺术的温床并不是一个艺术本身,它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需要尊重个体,尊重自由,尊重文化,尊重创造,民间艺术那么伟大,连文化宫都没有,它非常遥远,你觉得这个泥菩萨能出高级的?不可能。该尊重的东西都尊重不了,怎么可能给一个艺术家提供一个自由的想象的、合理的市场和渠道?这需要一个过程。

现在已经走得很快了,西方大学、西方艺术院校跟艺术没有什么关系,它只是职业,不是一个事业,但是在北京你还能做成事业,这就是国情,它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我们也不是光说的问题,我们应该尊重这些有创造力的人,有创造力的现象,应该创造性地传承文化。对《红楼梦》不能只是看它的故事情节,要看它的叙事方式,要看它的背景,要看整个小说传达的内容,它不同的真实,我们要继续来传达不同的真实,我们不能什么东西都按鲁迅来,那艺术还能发展吗?对新事物不是一个对与错的问题,它有一个社会土壤,允许新事物来健康茁壮,有过程的程度,这个是至关重要的。

读者:我看了一个画,很多人用西方的眼光在讨论艺术,但是我觉得从他的角度来说,很多人完全不懂艺术的本质是什么。我想在这里想请教两位老师,对于艺术是怎么理解的?艺术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叶锦添:现在的艺术离开了艺术的本质,它仅仅是一个存在,完全是从国外的观点出发,非常之简视的,非常虚无的一种状态。作为艺术家,我自己蛮欣赏现代艺术。艺术是什么样的东西应该尽早理清,不允许再做一些无厘头的形式。

其实很多朋友都在想这个事情,艺术可能落到什么地步?一点价值都没有?因为它已经给这个观念,把艺术的东西挖去。如果我们针对现在的发展看待市场,它还是一个传统艺术发展出来新的艺术,所有的东西都有价值,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一切。讲一点点美国的东西,美国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地方,当到60年代的时候,它开始把艺术中心搬来美国,花了非常大的力气去做现代艺术。艺术离开生活,离开了对人生的一种感觉,它是什么?它纯粹是方法论,是技巧。它是一种想法,是你心里面的东西。现在中国的艺术家还在每天研究这个东西真是一个神经病,跟所有的传统文化都脱离了。其实如果我们要做一个跟人有关的,跟心理有关的,重新找出新的理念来,所有传统文化都会一起起来,这个就是艺术来源于群众。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