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乔晓光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乔晓光:非遗保护的根本是三农问题

读者:两位老师好,关于中国传统文化遗产,申报文化遗产之后,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乔晓光:你说说你个人的理解?

读者:我个人的理解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大多数人都在用它,都在关注它,它也不会成为一个遗产。关于中国传统文化,都是一些言词或者故事的,都是一些有具体载体的,而像我们去一些农村,故事存在的一些方式渐渐地被人淡忘了。

乔晓光:其实这个问题是这样,我长话短说。第一,非遗启动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首先不是遗产学,也不是文化学,是社会学的。尤其农民或者乡村所传承的中国多种的文化以前是不计入国家的文化事业,也不作为国家的文化资本,非遗启动以后,很快国家主席签字,进入到国家体制内,这是一个政治学的胜利。

人民的文化得到尊重,起码在名分上达到国家政治认为它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代表中华人民的遗产,但是任何事情都是两方面的。一个文化从自然状态走到今天,不是官方体制内解决不了的文化问题。它是生活形态,而不是体制形态,所以在生活形态的文化存在又不必须不变,做一个文化,以后就不能变了,文化就像水一样,文化是在流变当中的,中华民族才走到今天。

今天我们看不到明代的衣服,也看不到唐代的衣服,但是你可以通过昆曲,看到它那种接近于中国那个时期的舞步,它的很多唱腔。昆曲就是音乐的活化石。但是那个时代已经在动荡中消失了,文化是在不断的流变和运动当中传承的。这个时候,你把它定为遗产,不让它变,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说非遗保护在考验中国人的艺术,我们可以借助未来的教科文,使这样的文化得到重视,但是中国和欧洲不一样,和日本也完全不一样。30年之前,中国90%是农村,文明怎么能发扬光大,让民者增加自觉意识?这里边就不是文化问题了,它就是现在要解决的三农问题,三农问题解决不了,非遗是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

很多非物质文化因素在深刻地决定着中国的文化传承。如果三农问题得不到真正的尊重,没有真正的社会权益,没有一个的完整的公民身份,非遗保护的完成是一个体制问题,所以要想做好非遗保护,国家就得动真格的,这就是三农问题。三农问题解决好了,农民开始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和真正的文化尊重,他才会真正尊重自己的文化,才会传达。到春耕之前,如果我们要种粮食,农民一天才挣2块钱,到城里打工一天挣50块钱,如果继续种下去,怎么活?孩子还要上学,低产、绿色食品是很好,但是卖给谁?别人说你可以卖10块钱,你又不买。所以这样一个文化问题在今天已经不是一个文化问题了,我们国内社会大学教育最失败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把文化知识看成书本和几个权威讲话,这是错误的。

我们视野就这么宽,天天背书,天天看书本,文化是一个大千世界、活着的生命,很多问题实际上也是一种文化,但是按照非遗来说,很多不是民间文化。怎么解决民间文化?给奖励,给国际非遗的名份,或者再给5万块钱都不能解决问题,文化需要生态,需要整个社会,所以我个人觉得,三农问题不解决,非遗传承不可能可持续。

读者:文化是被淡忘的?

乔晓光:不是被淡忘,非物质文化遗产就从来没有得到过尊重,我们对它的重视不够。从“五四”以来,我们一直把它作为一个情感宣言,需要时把它拿过来,不需要就扔在一边,农业社会从内部开始发生变化,农民也要变化,农民走出了自己的乡村,他生存不下去了,到城市里自学变成一个泥瓦匠,变成一个建筑工,把城市建成这样辉煌灿烂,但是他们变成产业工人,最后我们还不承认。实际上他们是标准的工人,是专门的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离开了企业,就变成了小市民。

但是现在我们没有给他一个工人阶级身份,我认为他们作为一个非常伟大的--这个时代最伟大创作的史诗,就是这样一个农民工现象,太伟大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从文化上真正来尊重他们,就不可能称之为事实,我觉得应该让他们成为真正的产业工人,应该给他们一个工作,他们已经变成这个国家新兴的政府集团的一个生命群,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农民工,这个现在都能做到。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