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2011年01月19日 20: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李戡与主持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读者:李戡,你好,我是你的学长,非常关心你的学习。在我眼中李,戡是幸福的,单单一个90后却有着显赫的父亲,以及在中国新闻媒体前显赫的话语权。我觉得一个人在很多的光芒围绕的时候,他必须内心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去撑起来这种环绕的氛围,你平时内心当中那股力量是从哪儿来的?我觉得学经济学必须去研究大量经济类的读物、论文、著作之类,平时你接触了各方媒体的采访,参加了各种活动,会不会减少你很多时间去研究经济?第二个问题,《李戡戡乱记》的确写得很成功,我看过了,这个成功第一源于你自我写作很优秀,第二个毋庸置疑是源于家父的影响,这个我们都看到了,其实大陆很多的80后、90后当中,他们有一大批的人很优秀,但是很难有这种机会,当你在大陆遇到很多80后写出来的作品的时候,你能不能借助你在新闻媒体的力量,来帮他们去推一下,谢谢你。

李戡:面对这么多包括伴随来的压力,我觉得这种内心的力量,我觉得只有一个,就是我对家族、对民族、对国家的感情,这就是一个很强大的力量,可以让我在台湾,几乎一个人要打几十万的台湾学生,更多的话就是对抗几百万的台独、混独的这些人我深刻的感受到这种力量。我去山西,我在路上去了临汾大槐树,在那边祭祖,照片我会发到网上,我的信仰就是那个根,根就是我们家族、我们民族的根。我还对着李氏的牌子上香,其实我觉得这种力量是非常强大,一直在我心头,不会散掉的,还有在壶口那边我看到黄河那个气势,我一直特别感动,包括在台湾,我一早起来听的就是殷承宗《黄河协奏曲》,然后去上课,出去考试,所以这个力量一直就伴随着我,所以我觉得我做任何事情都有这股力量在我心里头。多数的时候就是要做社会有利的事情,不要胡作非为。

第二个问题,大陆的八零后的作家有很多优秀的作品,我在微博上面也认识一些,他们算是稍微有名气的作家,其实我坦白讲,我到目前还没有看过他们的著作。我唯一看过大陆的近代作家就是我在05年看过余华的《兄弟》,为什么看这本书呢?在我们台湾有一个杂志,我看它最后一页有北京、重庆、广州跟上海畅销排行榜,这本书全部都是第一名所以才买这本书,看了这本书也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80后的作家里面,一定也有真正的好书,可是我没有时间看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做事还是要有顺序的。像刚才我讲到学经济学,我现在经济学除了看教科书以外,我还从台湾买书,包括台湾写的一些经济学,可是这些都是近代的,近代的看完了以后我还要花时间看《国富论》等著作。对于这些近代的作家,等到我有时间了我才能看,因为我除了看经济学的书以外,我还要花很多时间在文学、历史书上面。

讲到文学,我的文学看的都是19世纪以前的文学,因为量太大了,小学跟初中因为学校搞的太紧,从早到晚在考试,我到现在还后悔,我那个时候看的不够多。我看过一些世界文学,小学五年级我就看,有一些印象,高中念完了你基本上都忘了,所以我就再重新把这个看一遍。所以这个占到我大量的时间,为什么这些东西要摆在现在这种大陆的80后作家前面呢?因为台湾的历史学家钱穆先生他讲过一句话,他就说一本书,他的知名度,他没有超过五十年这本书不要看,我基本上我是相信这句话的。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有很多书不见得是这样的,可是我到现在还是相信这句话,我看的是世界文学,就是从19世纪流传到现在的,一定有它的意义和它的影响力。现在就像我回头看,也许我也觉得不怎么样,其实写得很烂,但是它里面有很多是有很多观点,到现在我觉得都还是有用的。所以这就是我对这些读书的看法。

80后作家一定有像余华《兄弟》那本书,上册读完了还要从北京托人寄来看,一定有这样的好书,可是我近期可能不会看的。因为我觉得我有更需要先看的书,看完了我才会看。

读者:李戡同学,你好,首先我声明我同您父亲一样,是同乡人,第二点我是您父亲忠实的粉丝,其实我有的李敖的书比书店有的书还要多。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也认识很多台湾的朋友,因为我们一般认为台湾是民主开放的社会,所以我觉得台湾接触的面会非常广,但是我觉得通过接触,他们给我一个印象,我的视野也会比较狭窄,相对来说。而且他们甚至跟我说,让我很惊讶,他说台湾内部世界新闻的比重会非常非常小,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吗?

李戡:没问题,台湾表面上看来它是比较自由、比较开放,但是实际上它的视野确实非常狭窄,所以它在这个狭窄视野里面确实是比较开放,可是它闹不出什么名堂来,像这次我说的那个新闻就可以看,就是他被判失格的那天晚上,新闻就播了这个消息,我的干妈陈文茜一个新节目《台湾大论坛》,她旁边坐几个嘉宾,就是整天在那边七嘴八舌的在讲跆拳道,我觉得她怎么变成那个样子,她怎么有这种时间耗在这个上面。

她谈这到这个事情是新闻应该谈的事情,隔天报纸当然是头条报,五家新闻台最大的新闻台全程直播,他从机场到大厅,然后一直到上车,他待多久电视台就拍多久。然后他被戴上什么正义金牌,然后跟谁挥手讲什么东西,一直到他离开上车都在谈,每一个报纸都是头版,讲台湾人敬你什么。台湾人关心的都是这个事情,像类似明天要投票的选举,每一天的新闻就是这些,哪一些候选人讲了什么话,骂了对手什么话,他的发言人又讲了什么话,他又去哪一个街、哪一个巷拉票,整天都在关心这些事情。国际新闻几乎一天就有那么一两条,所以这就是非常非常大的差别了。

像我在北京看凤凰卫视就完全不一样,凤凰卫视就是高水平的电视台,它的视野是全球大格局的。有一天凤凰台在台湾收到的话,对台湾民众的视野来讲,是一种很大的震撼,所以我觉得让台湾看到凤凰台也可以促进两岸的交流,因为陈文茜有一个节目叫做《文茜的世界周报》,一个礼拜一次,有些做大陆节目的专题,就受欢迎,可是欢迎还是比不上台独的政论节目,台湾比较高水准的节目,看陈文茜这种节目的人还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关心我爸讲的屁事。就是每个台湾人你让他讲这些事,可以讲得头头是道,立法院打架多丢脸,他们可以这样讲,可是你要是让他们投票,你给他钱让他买票,他就买票。所以这就是台湾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改善,因为台湾他们整天关心的就是这种小事,哪个人弄出来一点名堂就是台湾的光荣,整天不睡觉就是欢迎他,这个东西可能就需要我们用一些刺激的手段,用那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像这种电视台去改善他们的视野,我觉得这是我的看法。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