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2011年01月19日 20: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李戡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留学:即使去国外念读书也会回到中国

读者:李戡你好,我有三个小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跟着你刚才说的101中学,我现在纠正你一下是101中学就是在你们学校的旁边。

李戡:对,颐和园那里?

读者:对,就在你们学校旁边。我其实特别好奇你跟101中学的这些学生的交流是怎么样的,因为他们可能是内地的中学生,所以我不知道你们中间是不是有有意思和有趣的事情发生,你可以跟我们分享。其实现在内地的学生也特别辛苦,包括高考的改革有好多,也特别乱,你觉得真正我们能够想像到,特别理想的青年能够接受到的教育是什么样子的?最后一个小问题也是挺急切的,就是我iPod刚下了一个软件,可以看好多的电视台跟节目,我想你给我推荐一些挺有意思的,台湾电视谈话节目。

李戡:101中学是在网上找到我的,刚好我看到,我也答应了。他们是一个班级的刊物,那天来的是6个同学,有两个家长陪在旁边是负责录影,他们大部分谈的,有一部分是谈书,他们向我问了很多意见,我向他们建议高中应该怎么过,我也跟他们讲了很多我自己的高中生活。他们把历史教科书摆在我的面前,表明他们对这些东西有意见,所以后来我也跟他们讲那一套。你做你的分内事,你高中把它念好,你成绩考好,你想念哪个大学都行,你想出国,不回来也可以。我跟他们也提到这个,另外他们有人也问我对出国留学的看法,因为他们有几个将来想要出国留学,所以我也跟他们分享了一些,我个人对出国留学基本上不反对的,我将来也可能去国外念个研究生。可是有一点就是我念完了绝对会回到中国来,我不会在国外,因为这里是我的家,我的根永远是在这边,我要为这个地方服务。

在国外留学你将来举家搬过去的,这些人是不大好的,如果你是个人考量,永远在国外,那是自由。可是国家培养一个人才出来,念这个研究生,要花掉几十万钱,在台湾要花四五十万,当国家培养你这个人才出来以后,可能有两三个人攀比效应,他可能沦落到社会的底层,然后你就这样子一走了之,这个事情是我比较不希望看到的。我爸爸常常跟我讲,我有六个姑姑,她们现在基本上都在国外,她们从台湾出来,在台湾读大学,去美国就永远待在那边不回来了。他其实很少跟他们来往,跟我讲,他不大瞧得起他们这种行为,所以这就是我对这些高中生的简单交流,跟一般媒体讲话不大一样的。

另外一个就是高考的感觉,今年4月我们要到北京去办手续,去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高考是港澳台的事件,可是当我去办好了,准考证的续考我已经拿到了。当我回台湾,才发现新办法拿出来,就是台湾学生可以凭着自己在台湾的成绩申请大陆的81所大学,所以这个东西也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因为我原本真的是买好书了,要准备这个高考,可是他有这么好的办法出来。只能说我碰到,我的运气不错。这个高考的改革问题,其实我是一个局外人,我可能觉得它的高考内容如果撇开政治,跟台湾的很多地方还是很像的。

比如说语文考作文,我觉得它这个部分呢,它都是有改进空间的,就是作文是不是有必要考,我初中考高中,我就是因为作文让我从台湾就掉了名次,就差两分,你换个评委改,可能那个分数就变了,你可能以后的人生也变了。所以我一直不太喜欢高考所谓的作文,考选择性的这种考试方式我也不大喜欢的,我对高考也有很多意见,我没有去把它写出来,就是因为它跟这个选修课的概念一样,它好不好是一回事,我的同学去上了,我跟着去上,我觉得高考好不好是一回事情。可是当我的同学他可以考出来,我就应该也能考得出来,所以这就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考出来的他不抱怨,就像我们那个同学,他其实是少儿班出来的,他是683分,考进北大,他这么年轻都可以做得到,他都没有任何的怨言,一般人可能会有一些意见,可是我自己是没有什么意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台湾的节目,大陆的同学最喜欢看《康熙来了》,我原本是要上的,我妈妈不准我上,她觉得那是台独,她不让我上。陈文茜的《世界周报》做的非常不错,做的非常好,因为台湾缺乏世界新闻,那一个礼拜的世界新闻,在她的节目里面,都完全改编出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另外台湾如果是都是这种新闻台的话,还有一些节目品种,我觉得只有陈文茜这个节目好,如果是政论节目的话,可能李涛水平高一点,他这个人还是比较理性一点,不像台独节目乱骂似的那种。他的来宾像邱毅,我觉得他的观点就很不错。

读者:你好,我想问一下,就是你刚来大陆那会儿,你发现登录不上一些网站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呢?因为我今年上半年是在台湾那边的大学交换生,所以我觉得那边很多台湾的同学对世界新闻、中国不感兴趣,可是仅是他们不感兴趣而已,假如他们想要去了解,他们还是有这个自由有这个渠道去接受一些正确的信息,而我们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想了解,可是我们完全没有渠道的。因为我们是台湾交换的学生,我们认识到台湾的确有很多地方不足,可是在我们的眼里它也有很多地方要比大陆要好。听了你说台湾那么多不好的地方,我觉得就是你来了两个多月了,你有什么觉得台湾比大陆好的吗?小吃的确比大陆好太多。

李戡:我今年大概9月的时候,有一天我也是偷偷的“翻墙”过来,,就是有点成就感,我就在我个人的主页那边发了一条消息,叫做妈呀,惊叹号,我终于可以上来了,五个惊叹号,这个东西我是写给我台湾的朋友看的,就有那种无聊的媒体,把它弄出来,然后大家宣传什么李戡来第一天,就受不了什么舆论管制,我现在看这个是很小心,就是碰到这种事情。我为什么用那个东西,就是因为我在台湾,台湾比较流行,因为它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交流平台,不管是跟海外的朋友联络,因为台湾没有这样的一种工具,所以它就变得非常流行,包括它网上的游戏。其实自从我跟台湾一夜之间结了十万个敌人之后,我基本上就不大用,因为我跑到那个留言板都是骂我。

我现在变得非常豁达大度,那个东西是基本上开放给所有人的,他可能在台湾的一个大论坛上面,一个BBS上面,这个人讲的话,骂我的话骂得好,他就转载过去,他就又红了,就用这个机会去红一阵子。我现在放在那边不动,几乎没有上去,现在全部都是用国内社交网,如果我在台湾有国内社交网,我就不用外国东西了,所以就是因为台湾没有这样的东西,我才用这个。那对于其它的问题,比如说很多网站上不了,我觉得这些都有改善的空间,确实觉得不方便,因为很多事情我查过,土豆网上面还是有一些缺乏的,包括台湾我看过的一些视频,这就是我爸爸他不用网络的原因,因为网络上太多这种恶性的(东西),当你一个人没有办法去区分什么是有用的,没有用的东西,很容易搅进去,你一搅进去就出不来了。所以网络游的问题,我觉得作为一个获取消息的渠道,你开放或者不开放,我觉得事情都有讨论的空间,它就开放了,对我来讲比较方便,我觉得开放我是支持的。只是开放了以后,我们作为去使用它的人,有没有像我爸爸讲的那种本事,就是区分什么是好的,什么是恶的,当你没有用的时候,给它搅进去了,你只会让这个环境变得更烂,所以这个就是我觉得开放以后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一个就是台湾的好处,台湾的好处除了吃的以外,我还在想,它那个垃圾分类,资源回收做得非常好。我只是讲台北,台北人确实比较守秩序,比较会排队,比较规矩一点,可是你到南部的地方还是没有,这一点也是我们大陆应该改善的。包括公共秩序,一些修养吧,我觉得这些就是台北的人可以比较好一点的地方。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