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6期]周云蓬VS柴静:从诗歌回到现实

2011年01月18日 18: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柴静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柴静:我是周云蓬的粉丝

读者:还想问一下罗老师,先夸一个罗老师,你在海淀剧场那个演讲,让我们非常High,从12点开始High到一点半,非常谢谢您。还想问一个问题,您说您的机构在赚钱的同时,也在保持一个非常理想的东西,新东方当时就是因为机构越做越大,出现了很多问题,我想问一下罗老师,您的这个机构现在规模比较小,所以您的一些想法还有一些创意,您在教育方面的理想都能实现,如果这个机构扩得越来越大,以后上了市,您如何能使您现在这个机构所拥有的一种特质?不要像新东方,它的核心部分可能还很好,但是伸出去的触角方面就有许多不太好的地方了,谢谢您。

罗永浩:这个也是我们开始这个机构以来,一直被问到的问题,我觉得比较简单,就是我会小心翼翼地保证这个机构控制在我手里,但在融资的过程中,我的控股权会一点点减少,等到有一天不能控制的时候,我就会退出,所以对我来讲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要我还能完全控制它一天,它就会是我的意愿,和我要的样子,如果有一天我控制不了了,我就会退出,下半辈子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所以我能控制的时候,它就不会变味,有一天我控制不了我就会退出。

读者:一旦您退出这个公司,对您也是比较遗憾,因为你这个公司还是没有保持你最初的一个想法,包括你们整个团队的想法。

罗永浩:有一天它控制不了的时候,那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在我能控制的时候,我会对它完全负责,但是有一天它如果不是我能控制的样子,我就会退出离得远远的,我不介意这个公司是不是因为叫了我的名字或者怎么样。你坚持做一个你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过程中有可能会成功,有可能会失败。对我来讲成功是可以预期的,失败也是毫不意外的,我不知道你们听我演讲的时候,是不是会觉得它是我必须会弄成什么样,还有就是你在做的过程中,有时候股份的割让,比如说引进投资,或者是拉一个优秀人才进来,不停地要割让这个东西,但是我并不介意,因为物质东西到一定程度就没有意义了,超过一定数量以后太多就没有意义了。我特别在意的就是能不能控制这个东西,因为等到人多的时候,一个董事会有七八个,然后每个人股份都挺多的时候,无论是从道理上还是法律上你都不能完全控制这个的时候,有可能你会看错人,比如说我们发展过程中有时候拉进来一个核心的董事,我们充分考虑了以后,觉得他跟我们的理想、意愿都是一样的,但是进来以后如果他其实不是,或者是他变得不是了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我会一直努力地,小心翼翼底维护这个控股权。

读者:您好,柴老师,我特别喜欢您的节目,在您的眼神中,我会看到您有一种很深很深的责任,是什么原因来参加今天的这个活动呢?

柴静:因为我是周云蓬的粉丝。

读者:周老师,您好,我首先替我一位朋友表达一下他对周老师的一个希望,因为他也特别喜欢周老师,他说我喜欢一辈子都能看到您诗意地迁徙着,一辈子都没有大唱片公司签约,永远唱着感动到心脏的歌,也是让我向您传达的,希望您收到。

周云蓬:是希望还是诅咒啊?

读者:他希望您一直这样自由创作。

周云蓬:永远要搬家,永远没有大唱片公司,永远在演出。

读者:我想问您,您是怎么感受大自然的,大自然它让您感动的那一刻是什么时候?

周云蓬:其实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得好,生活得特别幸福,每个艺术家也是希望自己生活得平安和幸福,这是一个人类普世美好的价值和追求,只有不正常的人才希望自己更苦,引用《大独裁者》的结论特别好,他们是个机器人,是个不正常的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希望你的朋友对我的希望应该是早点签大公司,唱片卖得更好,早点买一个海边的大房子。

空气,我觉得其实这是个底线问题了,空气好我认为就是大自然了,所以别的我是没有什么可奢望的,比如说看到一头老虎,或者是一个梅花鹿那样的,空气新鲜就是非常好了。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周云蓬 读书会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