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6期]周云蓬VS柴静:从诗歌回到现实

2011年01月18日 18: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周云蓬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周云蓬:年轻时看名著,内心有一种虚荣感

罗永浩:对,我同意周老师的看法,诗歌是小众的我反倒觉得正常一些,周老师刚才说的情况,我不知道你们可能是小没有经历过。80年代的时候看诗歌是非常普遍,普遍到所有工厂的蓝领工人,至少都有三到五本诗集,所有人都在看,这个里面有很多的原因,其中有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文化生活特别匮乏,没有什么娱乐。所以印象里我哥哥的一些朋友,当中有些是做蓝领工人的,有一些是种地的,但是这些小伙子都至少读过10本、8本世界名著,并且都有3、5本诗集,并不说明那个时候对文艺文化要求的水准比今天高,而是全国一年的出版物,可能除了政府的红色出版物以外,正常的出版物、可供阅读的东西,一年可能不会超过两三百种,所以有一个小人书,或者有一个小说,如果那个时代的某一个人听说过,那几乎可以肯定那个时代所有人都听说过,因为全国一年就出那么几种东西,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所有人都看诗,确实像周老师所说,是不正常的现象,大家都没有什么可看。比如说你14以后就开始想读书,结果全国一年就一百多种书,一百多种书里面至少有十个是诗集,另外八十个是世界名著,还有几本是建国手册,这样的话大家能看的,比如说他从审美趣味或者是理解思想上,并不想看那些消化起来比较吃力,阅读起来有门槛的那些东西,但是他识字以后能读的也就是那些东西了。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读世界名著也好,写诗、读诗也好,都是不正常的现象。今天我们可能看到很多书店里(当然,单向街还是比较有追求的书店)经常有一些垃圾读物,所以也有一些我认识的文化人认为这个是比过去堕落了,但是我不这么看,现在的出版物实际是太多了,垃圾当然很多,好的也特别多。单说好的话,比我们那个时代要多出几千、几万倍,所以我觉得现在这种是比较正常的,至少从出版上。

柴静:我看云蓬的书里面提到,他小时候,教别人吉他,教一段,这个人给他念两个小时的书,是用这个方式看完像《红与黑》、《复活》这种世界名著。我不知道,如果不是八十年代那个气氛,只看名著,你会不会还有这个劲去看?

周云蓬:其实看名著有一种内心的虚荣感,比方说《红与黑》是我伴随着睡眠和半梦半醒之间看的,有的名著像王小波说的那种比较长的,离我们现在的现实生活还是比较遥远的,其实他虽然是个伟大的名著,但是不见得适合你具体的生活,或者你具体的兴趣。所以那个时候抱着一种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大作家,或者是成为一个文学家,然后去阅读,但是其实到现在想,我觉得也有好处,跟小孩背古诗一样,当初可能是很残酷的,但是当他长大了其实那些名著也让你有一个知识的储备。现在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看《战争与和平》、《悲惨世界》。也是托福于那个时代,大家都喜欢这个,平常生活也枯燥,就进入这种生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读书也有一种内心交际的渴望,因为我们中文系比较封闭,外院的女生很少到我们这个班来,她们都去音乐班,音乐班每个都有琴房,琴房就是练琴的,所以一般女学生都喜欢去音乐班,唱歌、弹琴那种。后来我们就教琴,我觉得也是内心有一种交际的渴望,别人给你读书,你来弹琴。

柴静:我看书里面有一个细节,让我挺难忘的,云蓬写他小时候,他妈妈识字不太多,所以不太能够读书给他听。但是有一小朋友,他妈每天给他读很多很多的书,读完了之后他就来跟周云蓬说,我给你讲讲我今天念的书,那个时候他实际上听得也是挺难受的,所以他就是较劲,说你读的书比我多,但是我背的比你深,那个时候唐诗宋词什么的都是那么背的?

周云蓬:对,是那样的,就像失恋的人,你朋友老给你讲,我今天热恋的这个好,那个好,可能你会很生气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比这个,他妈妈是小学老师,天天给他读书,几乎每天都读二三百页,我心里是非常嫉妒的。我们那时候盲文书只有唐代三大诗选,还有唐宋诗歌选,所以就死啃一本,也是处于那种虚荣的比心态,但是挺好,我后来看七十年代的时候北岛他们,他们当然写诗也是比,所以经常有姑娘参加他们的诗会,每个都比。我写一首诗词,他也写一首诗,最初不可能是那种非常的高尚,其实最初的目的大家都是一种比,或者是一种虚荣的心态,但是他的确让你获得了一些东西。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周云蓬 读书会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