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第38期]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2011年01月21日 10:12
来源:凤凰网读书

止庵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基督教文化对太宰治的影响

凤凰网读书:今天正好是圣诞节,所以在开篇之书里面李老师就提到了太宰治对基督教文化是非常感兴趣的,他平时写作的时候,写不下去的时候,他看圣经,所以我们把他受西方基督教的影响,是不是也拿出来给谈一谈?

李长声:我对基督教不了解,但是补充一下,刚才说《奔跑吧!梅勒斯》就是因为他写的友情,写的信誉和信赖,所以在日本才能被选进中学生伦理教育课本里,像《人间失格》在日本是不可能被选入教科书的,但是年轻人、高中生、大学生肯定是想读的,青春骚动的时候正好读《人间失格》,我听你说这个时突然想到这一点。

基督思想渗透在他的作品里面,比如他在作品里面也说过“基督神父,爱你的邻居吧”等等,这些话他都是按照基督的思想来写的,他接受的那个所谓正面的东西来写的。比如说他反对什么,想批判什么,他立足于这种基督教的思想。

止庵:我给大家稍微讲一下《奔跑吧!梅勒斯》的故事吧。有一个人被判了死刑关在监狱了,临死的时候他跟国王说,我有一个要求,我回家看看我太太,我有一个朋友是个石匠,他在这儿替我,我要是不回来你就杀他,然后这个人就奔跑,为什么叫奔跑,就是着急的跑回家,这个国王同意了。因为国王想,这个人肯定不回来了,就把他这个朋友杀了,之后他就背着两个罪名,第一个是他原来这个罪,第二个是他背信的罪。

然后他确实回来了,所以这个国王后来就改变了,结尾说我能加入你们一伙吗?因为这个友情很重,所以我觉得《奔跑吧!梅勒斯》和《人间失格》这本书看起来真是两种作品,一种是特别亮,一种是特别暗。其实这两个东西里面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太宰治是一个特别重情的作家,我觉得像这样的作家很少。很多年前我看《斜阳》,其实《斜阳》影响力最大的就是那个开头,开头就是他母亲给他煮一碗汤,他一看这个汤有头发,他就知道母亲老了,所以这就是日本人很微细的那种感觉。《斜阳》、《人间失格》和《奔跑吧!梅勒斯》这三部作品其实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它们都是对情很重,不管是正面的写还是反面的写,这个无所谓。其实我不太认为他有多大的信仰,我同意刚才李老师的看法,他不是一个讲理的作家,而是一个讲情的作家,他能够打动大家。我刚才跟大家说太宰治是日本为数不多的有世界影响的作家,他是一个世界性的作家,不光是在日本。太宰治其实已经死了六十多年了,一代一代的读者不太爱看老的东西,其实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就像咱们中国面临的情况是一样,从1909年到1948年,我们本国与太宰治在同一时期的作家好多,我们也不爱看,为什么?因为和我们离得太远了,他写的事情跟我们关系不大,太宰治是一个能超越这个时代限制,能够为当代读者所接受、所喜欢、所追捧的这个原因我觉得就是他笔下有东西。虽然他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特别多的关于堕落、关于颓废、关于死亡,这三个东西在他的作品里面都体现得很鲜明。

比方说像死亡在《斜阳》里特别明显,颓废可以说在《人间失格》里面特别明显,而堕落是体现在《维荣的妻子》里面,我觉得可以看看《维荣的妻子》,这是拍得特别好的一个电影。《维荣的妻子》是一个很短的小说,就讲一个人到一个酒馆里面喝酒,第一次他拿了很多的钱到这个酒馆,这个人说搁在这儿我慢慢喝,结果这个老板就相信他了,说这个人拿了这么多钱来,你随便喝,然后喝了好多年之后,这个酒馆一看太亏了,早就超过这个钱数了。然后这个时候就跟他谈,说你这个时候该给钱了,他就趁老板娘打开抽屉的时候,直接把抽屉里面的钱拿走就跑了。然后老板就跑出来找他的妻子,说丈夫太不像话了,不仅白吃这么多年,白喝这么多年,还直接到我们家来挣钱了。这个太太说,那我就到你们酒店里打工帮他付这个钱吧,然后她就去打工了,后来有一个人老是来喝酒,就是他丈夫还继续来这个地方喝酒。堕落这一点在《维荣的妻子》里面表现得是特别鲜明,我自己觉得这几部作品中《维荣的妻子》写得更完满。不管是怎么样,他的作品里面做了一个特别深的关于情的东西,我觉得是值得大家特别注意的。

凤凰网读书:止庵老师刚才所说到的,特别是他这种死亡的景象,颓废、没落、英俊,我觉得跟咱们现在80后、90后生活中泛滥的这种思潮,深层的压力,信仰的普遍缺失,比较流行的那种心态还是有吻合之处的。这是不是现在开始他这个作品在我们中国大陆也开始引起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呢?80后、90后从他的这种作品当中找到一个跨时代的镜子。

李长声:我也不太了解90后,但是我和太宰治本身也是隔代的,我就从我自己读他的作品来谈谈。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认为他写的是人生,写的不是时代。刚才止庵先生也说了,中国人没有产生无赖派的一个制度,这也不允许,不然警察早就给抓起来了,尤其是现在更不可能产生了,如果说六七十年代,特别是文革之后可能还产生一点无赖派的思想,但是现在是不可能的。特别像止庵刚才说的日本人比较有情,我认为太宰治也是非常有情的,一般日本人肯定他都是很有情谊的,比如说他一生中有非常重要的五个女人,有两个女人没有跟他去自杀,他也没让她们跟他去自杀,为什么?她们都生孩子了。比如他和太田静子,按道理应该是太田静子自杀,但是太田静子已经怀孕了,所以他后来另找一个,他跟山崎富荣就自杀成功了,他和他的妻子也从来没有想自杀,他不是随便自杀的。情作为人的一个普遍的东西,一种永世存在的东西,我想无论什么时代的年轻人可能都要读太宰治的作品,因为他写出了这个人生。

止庵:李老师给我们讲讲,他每次都是请死,给我们讲讲日本人心中的请死吧。

李长声:首先,日本人有时候觉得死是一种解脱,或者是能达到某种境界的这种感觉,所以日本对于死有的时候会觉得很轻生,自杀也好、请死也好,请死应该是属于自杀的一部分。它不像我们中国人受孔子教育的影响“不知生焉知死”,对死是比较在意的,在日本都没有好死不如歹活着这句话的。日本人觉得死有时候更利索,而且死也是一种生的延续。所以日本人认为自杀,包括像太宰治的自杀都不是一个很恐惧的东西。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太宰治 李长声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