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第38期]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2011年01月21日 10:12
来源:凤凰网读书

李长声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太宰治是伪装的弱者

读者:我想问李老师,之前有评论家说他是伪装的,是一种对自己的批判、对社会的批判,他有坚定的信念和自己的声音,但是又可以感觉到某种程度的懦弱,我不知道那个评论家是怎么来分析这一点的?然后止庵老师刚才也说,他对别人不信任,对别人不满,但是又渴望获取,如果我觉得这个世界都不是我满意的话,我可能就会划一个界限,就觉得他跟我不是一类人,在这个基础上我再博取他对我的关爱,这是不是有矛盾?他到底是怎么来处理他和周围人关系?

李长声:这个评论家说的这一点,就当我说的吧,窃取人家的观点。我自己认为从文学来讲甚至从现实生活来讲,太宰治都不是弱者,他只是在作品里打扮成弱者,在现实生活中他骂了川端康成之后,第二次又变成哀求川端康成一定要给我奖,他这完全是一种装,太宰治这个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跪下给你磕头也行,然后他一旦得势,立刻就不理你了,所以我觉得太宰治是强者,他不仅在文学中是强者,在读者的面前他也是强者,而那些死的女人是弱者。但是我们大家读书,看出来他好像是弱者,但是我从来不认为他是弱者。

凤凰网读书: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觉得这个人像黑洞一样存在,可能是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系,他从小离开他的父亲,在乡下独自长大,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也非常缺乏认同的一个成长过程。但是江湖又给了他非常强大的压力,要他成才,出人头地,他自己的能力好像在童年的时候是不够的,他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可能是轻浮了一点,或者说是跟他母亲有关系的原因,他对于爱,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无能的人,他要很多很多的爱,周围的女人都必须爱他,都必须向他投入,必须以他为中心,把所有的热情全部奉献给他这个人,他自己一直是非常吝啬于付出,或者是没有能力去付出的这个人,所以就形成了他这种矛盾的人格。但是对于黑洞他不断地吞噬和摄取了别人的热情甚至是生命之后,他把它教化了,然后分出来,像新的白鹰展翅一样,最后神作问世了。

止庵:主持人已经回答了,比我说的好多了,我稍微补充一小点,首先太宰治他不是一个圣人,确实他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人,本身我自己理解的太宰治,不是一个条理很清楚的人,你说的那些问题,必须得有一个人冷静讲一讲,我给世界多少,这个世界给我多少,我得经过这么一个盘算,太宰治可能一生都没有机会想这个问题。所以你说那个问题,我觉得对他不是问题,因为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这个跟世界关系到底怎么样能够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一种比例,一种比重。很遗憾他生前没有人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他是比较混乱的,包括你看《人间失格》里面,有很多逻辑,很多事情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就像我刚才一直强调的不能够先想出一个理想的太宰治,或者是任何一个作家来去看这个作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法看书了。例如讲到曹雪芹,曹雪芹应该多活些,把《红楼梦》写完,但是他没做到,他死了,没办法,所以太宰治也是这样一个情况。但是我现在最后说一点,太宰治最后写了一个作品一直没有翻译到中国来,他最后有一本书叫《再见》,就是“Goodbye”,我看日文书上有这个,不是很长,他最后没有写完。我是希望能够再翻译一本,就是他最后的作品,因为《人间失格》以后他还有一个作品,我们可能能够通过它更多的理解太宰治。

李长声:对,那个作品就是讲人经常是在惜别之中,正如中国古诗人的人生如离别,把它翻译成日语,如果直译成中文就是《人生没有再见》,所以它和这个是比较有关系的。

凤凰网读书: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要结束了,感谢所有的朋友,感谢两位老师。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太宰治 李长声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