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1期]对话闾丘露薇:拒绝 “偏见”报道

2011年01月25日 17: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闾丘露薇与金玉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最基本的教育就是做一个正直的人

读者:大家好,我是一个退休教师,在你的这本书上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教育是成功的教育?我想你对我们中国大陆的和国际上的教育应该有自己切身的体验和比较。

前天我们听到陈丹青的讲座,在这个讲座当中我也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我说尽管我们教育有这么多问题,但是我们学校还要办,我们教育还要办,我们的孩子不可能都到国外接受教育,那如果你认为应该怎么在现有的情况下当好一个教师?

闾丘露薇:我们的教育整体来说确实有很多的缺点,甚至是非常的糟糕,但是,刚才您在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忽然想,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教育体制非常的糟糕,而你有机会在这个地方做老师的话,我真的是鼓励他继续做下去,因为你的离开只会让糟糕的因素又增加了一点,而你的留下来可能会让这个糟糕的因素稍微减少一点点,虽然可能做的不是太多。

因为我最近听到我身边朋友的一个真实的例子。北京的一个重点学校里面的历史老师,是海外留学回来的,他告诉同学说,你们如果是为了考试就可以不用听我的课,你们自己看教材,但如果你们真的想学东西的话,你们就认认真真的听我的课。他是一个初三的老师,在那里讲三权分立,讲了三节课,然后告诉这些中学生们什么是公民社会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他真的是在每天的日常教学当中在做,而且我觉得非常欣慰的是没有家长去告发他,所以不能说这是什么现象。

我觉得其实有很多的环境我们不知道,但是有很多好的东西发生着,而这些所有好的东西是每一个人在那里尽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的在做,而且我觉得好的东西是会引起共鸣的,不然的话,如果有一个孩子回去跟自己的爸爸、妈妈讲了,今天我们在学校里面教的是这个东西,很难保会不会有家长跑到学校去投诉。当然可以看到至少在这个学校里面这批学生和家长,不管是认同,还是默默接受,允许一些好的东西诞生于这样的环境。

其实大学里面教书,胡老师应该更有感受,我个人觉得大学里面我们更需要鼓励的是老师真的能够在教书的时候敞开来讲,而不是有很多的担心。我去北大做过一次讲座,说老实话,我蛮担心的,但我会告诉自己,下次我再去的话,就好像现在坐在这里,大家既然这么坦诚的提出问题,朋友们、同学们毫不顾忌,我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顾忌呢?我为什么不能讲我想讲的东西呢?

胡泳:这个我可以接着刚才那个再说两句,因为刘震云的小说《我叫刘跃进》就写到一个警察对自己警察生涯的回忆,说刚开始当警察的时候,因为都觉得警察就是要捉坏人嘛,所以很努力的去捉坏人,但是警察干的时间长了以后,发现坏人可能就在自己身边,而且你还不能捉他,而且很多时候你捉的都是小的坏人,他就反过来说那我做警察有什么意义呢?我为什么要做警察?既然这个所谓的好坏是如此的难以分辨。

我后来在纽约拿这个例子写过记者的困境。记者是一样的,记者发现自己要去披露真相,要去主张这个社会的正义,但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所努力的方面遇到的障碍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体制的力量远远大过个人,这个时候你也会质疑,我为什么做记者呢?因为人是追求利益的动物,他会问自己说我做这个事情,我安身立命的东西在哪里?因此就是无论做记者,还是做警察,你最后做到一定时候,满腔的热血就会冷却,所有的理想就都会变成现实的东西,因此你会产生个人的无力感。

这个问题跟教育有关系,我自己是记者出身,现在转到大学做老师,老师也是一个被赋予太多的正面言词的职业,就像记者本身就被赋予很多东西,老师是所谓人类灵魂工程师,我觉得这说法特别可笑,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会给这个职业赋予一个高于这个职业的意义在里面。

你很多东西不能讲,现在的学生也不用听你讲,学生一进学校大概有两年的工夫还能够读点书,到第三年的时候他们的心思就已经不在读书上了。因为在北大,至少我们学院的学生60%到70%都在学第二学位--为了就业。在我看来,在四年当中学两个学位是扯淡,因为一个专业都学不好,还学两门专业,你把大部分工夫用在考试。所以每次我上课的时候,学生最关心的是你的考试方式是什么,因为他不是根据你上课讲什么东西来选择课,他根据哪门课好过,可以得到高的分数,他可以有更多的余力做更多的事情来选择课,所以我从来不公布我的考试方式,我觉得你愿意学就学,不学就不学嘛,对不对?所以做老师的话,你马上会遇到这种现实的挑战。

如果所有人传递的价值全都是你在社会上怎么混,比如我们在市面上看到大量的谋略书,看各种厚黑学,然后所有企业家都是热衷于毛泽东经营思想,这样的一种现实你当然会产生理想与现实之间巨大的反差,我觉得归根结底就是如果你追求意义的话,在你的职业当中追求你安身立命的东西的话,如果你有一个比较强大的内心或者是强调的自我来使你克服所有的东西的话,你还是可以在这个社会当中做一个正直的人,然后尽可能影响你周围的世界,哪怕这个影响可能仅仅只限于比如说我觉得我的所有这些学生当中,有一两个学生让我觉得很高兴,那我觉得我就很高兴,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读者:金玉米能不能讲一讲你怎么看?

金玉米:我只想说一点,就是前一个星期在美国出了一本新书,一个美籍华人写的一本关于她教育孩子问题的书,她的理论是作为中国妈妈,小孩子必须跟中国的学生一样,考试必须百分之百,每一课都是A+,有任何不好的成绩,妈妈就特别高兴,就不会原谅。她说这个跟西方的教育比较起来,西方人现在更重视一些自己喜爱的东西去发展自己。

我觉得这两种之间有一个平衡,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确实很多,但是西方也有,这本书中文版的名字叫《我在美国做妈妈》,从这里我觉得能够看到中国人养孩子的这些习惯是可以学的,在中国,中国人还是觉得美国养孩子的习惯也是可以学的,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闾丘露薇:其实我想补充一点的是,比方说我们在谈论很多教育的时候,我们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觉得这个教育体制不好或者怎么样,我想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每个人可以自己做一点点什么,就像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武汉大学的毕业生发了一个帖子,他自己反省自己,觉得大环境很差,老师不认真教书,都见不到老师,同学都不读书,女孩子追韩剧,男孩子打游戏机。

他觉得至少有一点自己是可以掌控的,那就是我自己选择怎么样做。我忽然觉得这一点在我们的教育里面一直很缺乏,也就是教育大家自己为自己负责任。其实大家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养成这样的习惯,尤其是年轻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可以有意识的去养成这样的习惯,但是这需要一定的舆论环境,包括我们有一点点话语权和影响力的过来人。

我一直觉得很大程度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决定了孩子会是怎样的人,因为现在这个社会的规则是50年代的人、60年代的人去制订的,话语权其实是在这些人的身上,出版商都是差不多这个年纪人。

所以我们这些过来的人,平时既得利益者的人能够偷偷地反省一下,我们自己能够为我们的下一代真正的考虑一下。

[责任编辑:马培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