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熊培云“自由在高处”

2011年03月29日 14:13
来源:新京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改变小环境也是改变大环境

新京报:你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说“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能决定自己几点起床”,你怎么理解大环境与小环境的关系?

熊培云:是啊,我也喜欢这句话。

我想这既是一种务实,也是一种清醒。一来,我们都很渺小,我们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二来,虽然言必称国家、言必称时代,其实我们的生活同时又很具体,我们只是在一个小环境里生活。只要你守住良心的底线,尊重他人的自由,积极作为,与人为善,尽可能保卫自己的自由,生活就会美好很多。

严格说,所谓大环境也是无数个小环境组成的。你参与改变了小环境,也意味着改变了部分的大环境。

新京报:怎么开拓自己的小环境?“私域”可以独立于“公域”而拥有“自由裁量”空间吗?

熊培云:我从不认为大环境不可改变,只是需要多少时间和耐心罢了。

前些年电影《无极》被大家批得一无是处。其实里面有句台词我还是很喜欢的———“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就像风起云涌,日升月落,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不知道婴儿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

这里所说的速度,我认为就是自然的速度,万物生长的速度。今天中国社会之所以有发展,也在于它渐渐恢复了自然生长的本性,这方面微博便是个例子。国家没有号召大家来用微博,新闻联播也没有播,墙上也没有谁贴标语,但是转眼之间,微博已经大行其道,正在改变互联网的版图。

至于说自由裁量,这本是我们固有的,否则我们怎么成其为人。作为个体,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可让渡的。历史上的“大公无私”是违背人性的,所以历史终于翻过了那一页,走到了今天。

正如伯林所说的那样,最重要的是要为自由预留一个底线,即个人自由应该有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可侵犯的最小范围,如果这些范围被逾越,人就会彻底失去自我与自由。

为此,我们应当在个人的私生活与公众的权威之间,划定一道界限,使人类生活的某些部分必须独立,不受社会控制。若是侵犯到了那个保留区,则不管该保留区多么褊狭,都要引起警惕。

新京报:怎么理解追求小环境的自由不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反求诸己,是不是面对大环境的鸵鸟态度、阿Q精神?

熊培云:不是。

首先,小环境本来就是大环境的一部分,改变小环境,也是在改变大环境。

其次,一个人努力经营自己的小环境,比如让一家人过得幸福,既是对自己尽责,也是对家人尽责,本身也是一种担当。我们不能用一个“你为什么不去改变大环境”来批评他,要挟他,过去觉得这是很道德的事情,现在不是这样的。

奥巴马的父亲没有机会竞选美国总统,但他生养了小奥巴马,后者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但你不能说奥巴马的父亲当年逃避现实,而小奥巴马才够伟大。

着手改变小环境,只是在做改变世界的加法。而且我们对现实的改变,也是孕育、生长于日常的。这种从小处着手,从日常着手的精神,和阿Q精神完全是两回事。

[责任编辑:马培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