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2011年5月14日,第五十期读书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行——邀请的嘉宾是享誉世界文坛的作家,也是多部电影编剧严歌苓女士。作为女性,她情感细腻,在美国有成熟的编剧经验,她对民国有着大量素材的积累,更为重要的是,她之前的小说对人性残酷的情感描述都是逼上绝境后,又都在逻辑上给予了安抚,这非常适合电影故事的讲述方式,铺开崎岖山路后,即使不柳暗花明,也能峰回路转,把情感的寄托做心理归属。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到的嘉宾是享誉世界文坛的作家,也是多部电影编剧严歌苓女士。她是一位让人觉得很近,又离得很远的人。

第一次读到严歌苓的作品是《扶桑》,让人“惊”。一开始,认为严女士在那么有温情的环境中生活,虽然做过战地记者,但是能够把19世纪60年代的中国妓女和家境殷实的白人少年情爱写得残酷又细腻,那她现实生活的经验要有多么的惊涛骇浪啊。细细去读,她的文字有多么精雕细琢吗?似乎没有。她的写作技巧有多么婉转迂回吗?似乎也没有。“我认为表述准确比什么都重要。”她认为写作的关键点是一针见血。

第一次开始很认真的去了解严歌苓,是因为要去做电影《梅兰芳》的专访。我当时没有问导演为什么会请严歌苓来做编剧,因为做功课的时候,预设了一下,若我是陈凯歌,要拍一个自己比较熟悉的伶人,要找什么样贴心编剧才可以把自己的情感挖出来?我也会选严歌苓。她是女性,情感细腻,在美国有成熟的编剧经验,她对民国有着大量素材的积累,更为重要的是,她之前的小说对人性残酷的情感描述都是逼上绝境后,又都在逻辑上给予了安抚,这非常适合电影故事的讲述方式,铺开崎岖山路后,即使不柳暗花明,也能峰回路转,把情感的寄托做心理归属。

毕竟做过这么多年的文字创作,严歌苓也并不是每每自信。她的解决方式是尝试用不同的人称、角度的转换去描述想写的话,然后选出自己认为最适合的表达方式。除此之外,她还依旧保持用笔写作的习惯,只有最近一次才首次用电脑打文稿,“那真是手和大脑的双重挑战。”这么多年,她每天的习惯没什么改变,上午8点送孩子上学,喝一杯咖啡,然后就写作到下午3、4点,打扮一下,等待爱人的归来。

去年,约严歌苓的时候,她刚好是回国开会,一副美国人在北京的姿态是我对她“精气神”上的感受,就是那种你非常不常见的那类人——1957的人身上,还有着80年代生人的骄傲劲。她可以在相机前,立刻摆出各种显身段的造型,用我们的行话说,就是“活不出年龄的人精”。

此次读书会也刚好借《金陵十三钗》的出版以及电影的即将出炉,一起听听严歌苓怎么说自己写作生涯的“痛与情”。(编者:曾宪楠)

严歌苓 著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2011年5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严歌苓与张艺谋导演合作的渊源

凤凰网读书:欢迎大家来单向街书店参加本期凤凰网读书会。我知道,今天能请到严歌苓老师来做客,是让很多人都激动的事情。刚才在路途上,严老师就已经被人拦住拍照了,严老师迅速而配合的摆出了姿势,非常漂亮。当然,今天我们的主题是谈严歌苓和她的书。我们就先从由严歌苓原创并编剧、张艺谋导演,即将出炉的电影《金陵十三钗》开始说吧。您改编的剧本与原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严歌苓:谢谢。其实,欧洲所有的西班牙文、荷兰文出版社都想出版这本书,当时我跟他们说,这是一本很薄的书,跟《麦田守望者》的薄厚差不多,我可以尝试把这本书扩充为长篇,出版社的人听了以后非常高兴。在给电影做编剧的时候,我又做了一次新的研究,发现在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我爸爸的姨夫是一名国民党卫生部的医官,他当时把大部分的伤兵撤离了南京,但是自己却陷在了南京,没有离开。当时他记下了一本日记,叫做《陷京三月记》,这本书后来也出版了,是三、四年前在国内出版的。后来我的亲戚--就是《陷京三月记》作者的儿子,把这部书送了我一本,我看了以后觉得自己是一个常常能够得到惊喜的人,因为这样一本书对我的帮助实在太大了。当时潜伏在南京的国民党高层官员经常会被汉奸指认出来,他居然躲过了这些指认,这本身就很值得关注,而且他在日记里记下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细节,我把这些细节写进了现在出版的这本长篇小说里面。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我们后人对南京大屠杀这个事件是如何追寻,如何缅怀,特别是对这十几个妓女。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姑且认为这13个妓女是牺牲了,为保护女学生而牺牲的妓女,后人怎么样去缅怀,我觉得这对我自己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作为一个海外华人,常常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纪念抗日战争的集会。我认为后人对这些事情是没有忘怀的,而是一直在反思,一直在缅怀,所以我把这样一个后人的角度也放进去了,因此现在这个故事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简言之,第一,我从文字上进行了重写,第二,我充实了很多资料,主要就是我从我爸爸的姨夫的日记里找到的,第三,我加入了我们后人对这件事情的态度。这样算是回答了你的问题了吧?

凤凰网读书:您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双重身份,一个是作家的身份,还有一个是编剧的身份,您是怎么在这两种身份之间转换的呢?

严歌苓:不管怎么样,写作都有共通的地方,它需要想象力,需要对人物进行细节描写,需要对人物性格进行密切观察,观察以后成为素材记在脑子里,在写小说和编剧的时候都是可以运用的。我是怎么转换的呢?我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修过一门课叫电影写作,认识到创作电影要求更多的是技巧。因为戏剧这个东西没有高潮,没有危机,没有人物冲突是不可能成为电影的,电影和戏剧是紧密相关的,而小说可以没有所有这些元素。所以我觉得如果小说能够有电影的这些元素,比如人物对话里的动作性,就是推动剧情往前走的这种动作性,小说会更好看。如果你想通过小说告诉读者一点什么,那么未尝不可以用电影的一些技法去弥补小说节奏慢的劣势。现在的人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有各种媒介,比如说网络、电影、电视剧等等,不能要求人们现在读小说还像19世纪那样,那个时候小说是人们唯一的娱乐,唯一的消遣。所以小说的创作必须求变,电影实际上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帮助小说的。

凤凰网读书:具体说到《金陵十三钗》,您跟张艺谋导演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呢?

严歌苓: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周晓枫,当时是《十月》的编辑,她也是我的小说《穗子物语》的编辑。当时她刚刚被张艺谋选做文学策划,她就向张艺谋推荐了这本小说。但当时这部小说的版权已经卖出了,张艺谋导演又把它给买过来了,所以这是一个比较曲折的过程,最后还是做成了。我和刘恒都是编剧。

凤凰网读书:有一些有意思的事吗?

严歌苓:写作都是痛苦的,都是艰苦的,都是寂寞的,有意思的事也是在写作的时候苦中作乐吧。跟张导演合作很愉快,因为他这个人很随性、很平易近人、很幽默、很乐观,跟他一起工作这一年是很快乐的。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47期] 对话周耀辉:“妖”字对我是赞美

[读书会第46期] 杨葵VS老六、柴静:凡人“百家姓” 琐事“过得去”

[读书会第45期] 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读书会第44期] 对话林怀民:“云门舞集”的岁月告白

[读书会第43期] 对话朱焱:换个角度啃世界

[读书会第42期] 沈旭晖VS陈冠中:国际政治梦工厂

[读书会第41期] 对话闾丘露薇:拒绝 “偏见”报道

[读书会第40期] 胡赳赳VS陈丹青、李健、叶蓓:北京的腔调

[读书会第39期] 易立竞VS张亦霆:明星访谈“有问题”

[读书会第38期] 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读书会第37期] 对话黄梅:人人都是奥斯汀

[读书会第36期] 周云蓬VS柴静、罗永浩:从诗歌回到现实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读书会第34期] 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