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写作很痛苦,但也是最大的乐趣”

读者:严老师,您好,人潮汹涌澎湃,我看不到您,您也看不到我。我只是大二的学生,我问的问题可能很俗,您被问过很多次,但是我很想亲耳听到您回答我,就是一个跟我们年龄相仿的一个小作家蒋方舟,她妈妈也是一个作家,她说过一句话,“给我一个孩子,我就能把她培养成作家”。其实我是赞同您的观点,就是70%是要靠天赋,我现在选了中文系,我很疑虑,我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因为我很喜欢写作,很喜欢文字。我看过您的作品,我就很矛盾,每一次都在颠覆我的思想,每一次都使我更加困惑。就像鲁迅,我觉得他的学识和才气根本比不上他的弟弟周作人,但是他被尊敬的程度,还有他被推崇的程度远远胜过他的弟弟。所以我就不知道,要成为真正的作家,到底什么才是更重要的?我到底应该坚持下去,还是应该把它作为一种业余爱好?我很怕我达不到那个高度,我做不到,所以我就想请您从您的角度出发,您对我有什么建议,您认为成为一位作家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然后补充的一个小问题,您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就是从女性的角度看,您觉得嫁给一位你爱的人好,还是嫁给一位爱你的人好?

严歌苓:作为作家,首先你要去经历,如果你经历了很多,而且发现你有这种灵感,你觉得有话要说,有故事要说,所有的故事都激发你一种欲望,你想把故事告诉别人,这就是你能成为作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还有一点,在你这个岁数,很容易对自己产生自我怀疑,不只是你,我常常自我怀疑。我在每部作品当中都会碰到好几个阶段会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这个才华把这个作品写完,你碰到的情况我想每一个作家都会碰到的。第二个问题,是说你想嫁给一个爱你更多的,还是你爱他更多的,这是因人而异的。

读者:严老师,您刚才说写作需要天赋,就我观察的话,因为您的书我几乎都读过了,我也读过其他作家的作品,我发现您和他们很不一样,我觉得您是事不关己的写这些东西,我觉得很棒。因为很多作家都会加入太多个人化的东西在里面,您好像没有太多个人化的东西,我想知道从天赋的角度讲,区别在哪里?

严歌苓:我也不太知道。我觉得我有的时候是这么想,有的时候是那么想,自我关照很多的人也能写出非常棒的作品,像卡夫卡,因为自我关照到了极致,他能写出这个《变形记》,我觉得他这种自我关照已经超越到一种意化现象。通过关照自己这种被意化的过程,然后想到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意化力量,这就是一个写到极致的有才华的人,他就是一个天才之作,惊世之作。很多人走不到这个高度,把个人的经历升华到概括一种宇宙现象,一种社会现象,常常会让人家感觉非常的自恋。我觉得好作家不是一定要怎么样,一定不能写自己,或者一定是写事不关己,这都没有关系,这是跟自己的素质、一个世界观、一个境界有关的,达不到那种境界怎么使劲都没用,就是这样。

读者:我想问一下,您刚一进来的时候,就说写作是一件挺痛苦的事情,我想问一下关于这个痛苦的事情,为什么写作会让您觉得痛苦,为什么您觉得它是痛苦的还是一直坚持?

严歌苓:最大的乐趣是从苦中来的,最好吃的不完全是甜的,比如说辣,痛苦不痛苦?痛苦,但是很好吃。苦,很好吃,苦茶、苦咖啡。最大快乐的东西总是要穿越痛苦才能得到的。写作一样很痛苦,我觉得我每天就像一只上磨的驴,在那儿转来转去,给自己找很多理由,我不必马上进入那个磨道,但是一进去我就知道我是出不来的,我会进入一种着魔的状态,我会写下去。就像我过去一样,我不能穿上舞鞋,穿上舞鞋我知道我不会脱下来的,我会一直在那儿把自己练得筋疲力尽,但是穿上舞鞋之前我天天要想,要找很多理由。所以我常常跟人家说,写作这个东西真不是人干的,但是反过来,我今天写完了,写得很开心,就觉得我是一个小神仙的感觉。这是一个爱和恨的双刃剑,你爱一个东西爱到极度,一定会有恨的成分在里面,恨一个东西一定也有爱的成分在里面。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