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表述准确比什么都重要”

读者:您好,我特别喜欢您的小说,特别喜欢您的语言,我觉得您的小说有很漂亮的比喻,还有动词都用得特别传神,我自己也在学习写小说,觉得自己想不出来这么好的句子,有时候要花很大的功夫想,质量也没有这么好。我想问您,您的这些句子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还是绞尽脑汁的,这种对于文字的敏感度和语感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培养的?

严歌苓:我觉得要多听民间的谈话,我觉得最幽默的最传神的第一是四川人,第二是北京人,然后每个地方都有非常非常传神的说法。还有就是看好作家的作品,有先天的天赋对语言的敏感,也有后天自我的训练。我觉得第一遍进入脑子的东西不要轻易把它写下来,你再想一想,还有其它的方式表述吗?把几个表述写到纸上,然后写下你最满意的那个,现在有电脑了,我觉得更好了嘛。我没有诚心想写出漂亮的表述,我希望我的表述是最准确的,准确比什么都重要,比漂亮、比传神比什么都重要。应了那句话,我有一次跟美国的一个作者参加文学节,她说听起来很容易,但是准确是最难的。

读者:严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韩寒曾经说过,所谓的国内畅销作家单靠写书是不足以谋生的。您有这么多作品,我想问一下如果除去在海外的一些收入,在国内这些出版可以维持您现在的生活吗?可以谋生吗?

严歌苓:我早年在美国和台湾的出版社出版,不断地得奖,每年都有一笔很大的奖金,后来我成为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编剧也是有收益的。现在我觉得我已经活出来了,我已经可以靠写作谋生了。当然谋生和奢华是不一样的。

读者:那是在海外,在大陆呢?

严歌苓:在大陆,我现在吗?我可以谋生,因为书卖的还不错。

读者: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看您的作品,我本身是学英文的,我知道您有一本英文的作品就是《宴会虫》,你平时的作品,在描述很苦难的一些细节的时候,会有一些很轻松不乏幽默的成分在里面,这个作品翻出来,跟您以往中文的作品有一些抵触,感觉不太一样。我就在想,您以后会不会有一些英文作品,对其它国家的读者会不会有一些迎合,在成分和内容上会否有一些损失,你怎么来平衡?

严歌苓:在翻译作品当中,无论从中文翻到英文,还是英文翻到中文,都是有流失的。因为各国的语言,特别是中文和其他语言当中的那种不可译性,中文是特别独特的一个语言。有没有迎合,怎么说呢,写小说写文学没有百分之百的激情和诚意是写不好的,所以你迎合是没有用的。我只能说一点,就是说我英文的文字肯定不如中文的文字这么老辣,这么随心所欲,英文的文字总是要受一定的影响,就是说受我英文能力的影响。我先生和他的朋友说我的英文是很地道的,我总是很刻薄的在调侃一些事儿。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用在我的小说创作里,所以我就用这个喜剧题材写了我第一部英文小说。

凤凰网读书:好,今天多谢严老师和读者们,在这儿跟我们分享一些想法。欢迎大家关注接下来的凤凰网读书会。谢谢。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